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青玉狮子

第二零三章 满引弓,箭在弦,天南望,射枭狼!

    为之感叹的,不止辅政王一人。

    张勇直嚷嚷,“老丁!你们海军,真正是家大业大了!原先以为,你们只有一支舰队,没想到,还有这样大的一个基地!不对,是两个还有一个威海卫!嗯,威海卫基地既为舰队之永久驻泊地,自然要?#22199;?#39034;基地还大些,对吧?”

    丁汝昌笑了笑,点?#35828;?#22836;。

    “不得了!”张?#20081;?#21103;大惊小怪的样子,“不过就三年的功夫,怎么就置办出这一大屋子的家?#24598;?#20102;?就是变戏法儿,也没有这样快啊!老丁,你他娘的可真正成了暴发户了!”

    说着,舔了舔嘴唇,“哎,早知如此,我就去撞王爷的木钟,咱们两个,掉换一个位子来做做我去做海军提督,你来做这个副军团长好了!哼哼,别的不说,单说火炮我们陆军最大的炮,不过堪堪及得上你们海军最小的炮!”

    “撞王爷的木钟,咱们两个,掉换一个位子来做做”云云,自然是玩笑话,没有?#35828;?#30495;,不过,对于张勇的“变戏法儿”一说,许多人却都?#23567;?#20110;我心有戚戚焉”之?#23567;?br />
    没来过旅顺军港的人,不会对“三年”这个时间段有什么大的感触;到了旅顺军港,港坞内外、山上山下,一大圈儿转了下来,始知工程之繁浩宏大,远过想象,就算七年、八年竣工,亦不为不速,短短三年,实实在在是一个奇迹了!

    张勇的?#21543;?#35265;多怪?#20445;?#20854;实是在拐弯抹角的拍辅政王的马屁呢。

    不过,也不算“虚谀”。

    原时空,旅顺军港从勘察到竣工,耗时十余年;本时空,虽然旅顺军港的“二期工程”正在进行中,目下竣工者,只是“一期工程?#20445;?#23601;工程总量来说,尚未及原时空,但是,就工程的进度来说,比原时空快了一倍不止。

    之所?#38405;?#20570;到这一点,第一,辅政王是开了挂的,原时?#31456;?#39034;军港建设之得失,了然于胸,既有了镜鉴,便不走弯路;第二,工程一经铺开,由始至终,无人掣肘,亦无人可以掣肘,效率更高;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资金投入的密度,远非原时空可?#21834;?br />
    李中?#27809;?#30340;钱,都是朝廷的钱,请款、审批、到账,都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事情,既需要时间,也难免周折,有钱就开工,没钱就停工,因此,整个工程,断断续续的拖了十多年。

    关亲王花的钱,名义?#24358;?#26159;朝廷的钱,然而,开工之前不对,是“勘察之?#21834;本?#24050;经足额备好,待整个工程完结之后,方?#25293;謎说?#21435;向朝廷“报销?#20445;?#22240;此,三年之中,半天的功夫也没有耽搁过。

    目下,“二期工程”还在进行中,海军工?#21497;?#21644;户部两家,还没有正经对过账,因此,迄今为止,旅顺军港的建设,到底花了多少钱,非局中人,皆不知究竟,不过,就算是外行也看得出来,就这工程的规模,以及那些叫张爵爷艳羡的“家什?#20445;?#36825;?#26159;?#19968;定是一个庞然钜数!

    略略晓得些底细的,对这个“钜数?#20445;?#26377;更深广?#21335;?#35937;。

    实际上,旅顺军港比看?#20808;?#30340;,还要花钱许多钱,花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

    譬如,旅顺本地虽产石料,但是石质太脆,因此,港坞、炮台所用条石,全部自山东运来;只?#23567;?#22841;道”的石墙,才用本地石料。

    这笔海运费,就很厉害了。

    又譬如,前文所说的炮位的?#21834;?#24038;、右三面所培的厚土,并非就地取?#27169;?#29978;至不是旅顺本地的土炮位的培土,须有相当的粘性,旅顺本地的土,达不到相关要求;这些土方,都是拿毛驴,从金州、瓦房店等地,一筐一筐?#35828;?#26053;顺,再一筐一筐,运上山顶的。

    土不值多少钱,但工费、“脚价?#20445;?#21487;不是一笔小数!

    再譬如,水泥这样东西,目下的中国,是生产不?#35828;模?#23613;数自泰西进口这个海?#35828;?#36153;用,又不是从山东往旅顺运大条石可比了。

    至于何以朝廷一两银子还没有拨下来,辅政王就能够将如此钜数的工程款备足,也不必去细究了,反正,咱们关王爷一向神通广大,大伙儿见怪不怪了。

    *

    *

    “?#38470;?#20891;,”关卓凡说道,“一期工程已经结束,旅顺基地算是初具规模了,?#38405;?#20043;见,目下若法国舰队来攻,有几成把握,可以拒敌于口外?”

    柯烈福虽然已“?#39034;?#29616;役?#20445;?#19981;穿军装了,不过,关卓凡照旧呼之为“将军?#20445;?#21453;正,“狄克多法案”只是拿来迷迷外?#35828;难郟?#33258;己人关上门来,该怎么叫还怎么?#23567;?br />
    “几成?”柯烈福说道,“殿下,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哦,请殿下不要误会,我的话,并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就是百分之百!”

    “哦?”关卓凡微笑说道,“将军,你很?#27490;?#22043;!”

    “殿下,”柯烈福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是?#27490;郟?#26159;客观!就地形、地势来说,旅顺港是我见过的全世界最难以被敌方舰队攻取也就是说,从海面方向攻取的军港!殿下,我强调一遍,是‘最’,没有之一。”

    顿了一顿,“现在,海岸炮台皆已竣工,火炮皆已就位,从海面方向攻取旅顺军港,就不是‘难以’了,而是‘不可能’了!殿下,我重复一遍,我认为,旅顺军港是世界上最不可能被敌方舰队即是说,从海面方向攻取的军港!而且,是‘最’,没?#23567;?#20043;一’。”

    张?#20081;?#19979;诸将,相互?#38405;浚?#37117;是微微动容的样子。

    “威海卫军港一样是‘天然形胜’,”柯烈福继续说道,“不过,因为出海口较为宽阔,入夜之后,敌军还有可能以小艇入港偷袭,旅顺军港连这个可能性都没有口门实在太窄了,只要始终保持戒备,再小的船,也进不来!”

    顿了顿,?#20843;?#20197;,我的把握是百分之百!”

    辅政王终于微微颔首了。

    “从海面方向攻取旅顺军港”柯烈福受到鼓励,有些意气飞扬了,“法国人做不到,英国人也做不到!法国人加上英国人,还是做不到!我有绝对的把握,全世界,没有人做得到!”

    法国人加上英国人?那不是

    呃,你还真不“避嫌”啊。

    “将军,”关卓凡?#28872;?#20102;一下,“我留意到,你强调了‘海面方向’反复强调。”

    “是的,殿下!”柯烈福说道,“敌人如果自南方即海上攻来,旅顺港固若金汤,坚不可摧;可是,如果敌人不是从南方,而是从东方和北方也即是?#21191;?#22320;方向发动攻击,目下的旅顺港,并非无隙可乘。”

    关卓凡点?#35828;?#22836;,“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进?#23567;?#20108;期工程’的原因。”

    所谓“二期工程?#20445;?#26159;说在旅顺的东、北两个方向?#24618;?#38470;路防御体系,共计炮台十五座,炮位八十一个,以从侧、后两翼保护旅顺海军基地。

    与此同时,在大连湾修筑海岸炮台五座,陆路炮台两座,炮位三十五个,除?#25628;?#25252;旅顺后路,还兼防金州。

    大连湾距旅顺港虽有一段距离,不过,统统算成旅顺军港的“二期工程”。

    “您说的对,殿下,”柯烈福说道,“不过,‘二期工程’还在进行之中,战争却已经开始了。”

    “是啊,”关卓凡微微一笑,“此役,保卫旅顺军港侧、后翼的任务,自然不能够派给‘二期工程’旅顺这边儿也好,大连那边儿也好,都还是一片工地呢。”

    说到这儿,关卓凡的目光,掠过张勇和丁汝昌,落在他们侧后方的田永敏身上。

    “是这样”他收回目光,“我在天津的时候,军事会议已经做出了决定,调一个师到奉天,在金州一带布防;调一个师到山东,在荣成一带布防。”

    柯烈福微微一怔,随即欣然色喜,“太好了!这真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如是,旅顺基地无恙了!”

    顿了一顿,?#20843;?#28982;,法国人在奉天沿海登陆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做万全之备,总是好的!”

    话说的比较委婉如果法国人真的在奉天沿海登陆了,就说明,我方舰队已经败于敌方舰队,失去了制海权了。

    “事实上,”柯烈福继续说道,“威海卫基地也有和旅顺基地相似的问题都是难以从海面方向强攻而陆路方向相对空虚,荣成在威海卫的……嗯,东南!若法国人打算从侧后攻击威海卫,在荣成登陆,是最?#20384;?#30340;选择!”

    顿了顿,用赞叹而恳切的口气说道,?#20843;?#20197;,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正确的决定!”

    事实上,轩军出津,一部赴奉天,一部?#21543;?#19996;,在去天津之前,关卓凡就已经有了决定了。

    为此,田永敏奉招入京,“用备咨询”。

    田永敏认为,即便我舰队战败,但只要还保有一半以上的实力,遁入军港坚守,法国人在没有彻底消灭中国海?#35282;?#21147;的情形下,无论如何,不敢贸然突破旅顺和威海卫之间的连线,进攻京津,因此,对旅顺、威海卫两个基地的保护,是“坚守待变”的重中之重。

    至于法国人可能的登陆地点,因为旅顺港“二期工程”未成,大连湾自然是第一选择,则入奉的部队布防金州一带,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关卓凡问了一个有趣的问题:“田先生,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目下旅顺港‘二期工程’已成,法国人大约就不会以大连湾为登陆地了,奉天海?#26029;?#29978;长,如果你是法国人,你会选择在哪里强行登陆呢?”

    田永敏微微一怔,不过,也没有多想,一边儿看地图,一边儿默?#20445;?#36807;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说道:“回王爷,?#19968;?#36873;择庄河庄河的花园口。”

    微微一顿,“其地形,以及其同旅顺之间的距离,作为登陆地,都最为合适。”

    庄河?花园口?

    嗯,有趣的巧合您还真是日本人啊。

    巧合不止一端。

    对于入鲁部队的布防地,田永敏的建议是荣成。

    关卓凡故意?#23454;潰把?#21488;如何?距威海卫也不算?#19969;!?br />
    田永敏摇了摇头,“回王爷,我若是法国人,不会选择在烟台登陆”

    顿了顿,“第一,烟台到底是商港,泰西各国在烟台,都有些?#31185;?#32592;罐,打烂了,彼此面子须不好看;第二,也是更重要的,烟台在威海卫之西,如果在烟台登陆,就得先越过威海卫和旅顺之间的那条连线,则法国的登陆部队,侧、后两翼,将同时受到?#20063;?#23384;海军战力之威胁,殊为不智。”

    关卓凡心中感叹:是啊,殊为不智!可是,原时空,朝廷、北洋、山东,衮衮诸公,没有一人一念及此,一个一个,或者顾此失彼,或者以邻为壑,各自为战,一步错,步步错,终于满盘皆落索。

    哦,我说的,不是中法战争,是甲午战争。

    本时空,只有中法,没有甲午,则原时空中法之战的遗憾的弥补,甲午之战的耻辱?#21335;?#38634;,尽皆之?#38431;?#25509;下来的这一战吧!

    好了,我满弓蓄势,箭已在弦,一触即发。

    *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