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亂清 青玉獅子

第二零三章 滿引弓,箭在弦,天南望,射梟狼!

    為之感嘆的,不止輔政王一人。

    張勇直嚷嚷,“老丁!你們海軍,真正是家大業大了!原先以為,你們只有一支艦隊,沒想到,還有這樣大的一個基地!不對,是兩個還有一個威海衛!嗯,威海衛基地既為艦隊之永久駐泊地,自然要比旅順基地還大些,對吧?”

    丁汝昌笑了笑,點了點頭。

    “不得了!”張勇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不過就三年的功夫,怎么就置辦出這一大屋子的家什來了?就是變戲法兒,也沒有這樣快啊!老丁,你他娘的可真正成了暴發戶了!”

    說著,舔了舔嘴唇,“哎,早知如此,我就去撞王爺的木鐘,咱們兩個,掉換一個位子來做做我去做海軍提督,你來做這個副軍團長好了!哼哼,別的不說,單說火炮我們陸軍最大的炮,不過堪堪及得上你們海軍最小的炮!”

    “撞王爺的木鐘,咱們兩個,掉換一個位子來做做”云云,自然是玩笑話,沒有人當真,不過,對于張勇的“變戲法兒”一說,許多人卻都有“于我心有戚戚焉”之感。

    沒來過旅順軍港的人,不會對“三年”這個時間段有什么大的感觸;到了旅順軍港,港塢內外、山上山下,一大圈兒轉了下來,始知工程之繁浩宏大,遠過想象,就算七年、八年竣工,亦不為不速,短短三年,實實在在是一個奇跡了!

    張勇的“少見多怪”,其實是在拐彎抹角的拍輔政王的馬屁呢。

    不過,也不算“虛諛”。

    原時空,旅順軍港從勘察到竣工,耗時十余年;本時空,雖然旅順軍港的“二期工程”正在進行中,目下竣工者,只是“一期工程”,就工程總量來說,尚未及原時空,但是,就工程的進度來說,比原時空快了一倍不止。

    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第一,輔政王是開了掛的,原時空旅順軍港建設之得失,了然于胸,既有了鏡鑒,便不走彎路;第二,工程一經鋪開,由始至終,無人掣肘,亦無人可以掣肘,效率更高;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資金投入的密度,遠非原時空可及。

    李中堂花的錢,都是朝廷的錢,請款、審批、到賬,都不是他一個人能說了算的事情,既需要時間,也難免周折,有錢就開工,沒錢就停工,因此,整個工程,斷斷續續的拖了十多年。

    關親王花的錢,名義上也是朝廷的錢,然而,開工之前不對,是“勘察之前”就已經足額備好,待整個工程完結之后,方才拿賬單去向朝廷“報銷”,因此,三年之中,半天的功夫也沒有耽擱過。

    目下,“二期工程”還在進行中,海軍工程局和戶部兩家,還沒有正經對過賬,因此,迄今為止,旅順軍港的建設,到底花了多少錢,非局中人,皆不知究竟,不過,就算是外行也看得出來,就這工程的規模,以及那些叫張爵爺艷羨的“家什”,這筆錢,一定是一個龐然鉅數!

    略略曉得些底細的,對這個“鉅數”,有更深廣的想象。

    實際上,旅順軍港比看上去的,還要花錢許多錢,花在了你看不見的地方。

    譬如,旅順本地雖產石料,但是石質太脆,因此,港塢、炮臺所用條石,全部自山東運來;只有“夾道”的石墻,才用本地石料。

    這筆海運費,就很厲害了。

    又譬如,前文所說的炮位的前、左、右三面所培的厚土,并非就地取材,甚至不是旅順本地的土炮位的培土,須有相當的粘性,旅順本地的土,達不到相關要求;這些土方,都是拿毛驢,從金州、瓦房店等地,一筐一筐運到旅順,再一筐一筐,運上山頂的。

    土不值多少錢,但工費、“腳價”,可不是一筆小數!

    再譬如,水泥這樣東西,目下的中國,是生產不了的,盡數自泰西進口這個海運的費用,又不是從山東往旅順運大條石可比了。

    至于何以朝廷一兩銀子還沒有撥下來,輔政王就能夠將如此鉅數的工程款備足,也不必去細究了,反正,咱們關王爺一向神通廣大,大伙兒見怪不怪了。

    *

    *

    “柯將軍,”關卓凡說道,“一期工程已經結束,旅順基地算是初具規模了,以你之見,目下若法國艦隊來攻,有幾成把握,可以拒敵于口外?”

    柯烈福雖然已“退出現役”,不穿軍裝了,不過,關卓凡照舊呼之為“將軍”,反正,“狄克多法案”只是拿來迷迷外人的眼,自己人關上門來,該怎么叫還怎么叫。

    “幾成?”柯烈福說道,“殿下,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哦,請殿下不要誤會,我的話,并沒有任何夸張的成分,就是百分之百!”

    “哦?”關卓凡微笑說道,“將軍,你很樂觀嘛!”

    “殿下,”柯烈福很認真的說道,“我不是樂觀,是客觀!就地形、地勢來說,旅順港是我見過的全世界最難以被敵方艦隊攻取也就是說,從海面方向攻取的軍港!殿下,我強調一遍,是‘最’,沒有之一。”

    頓了一頓,“現在,海岸炮臺皆已竣工,火炮皆已就位,從海面方向攻取旅順軍港,就不是‘難以’了,而是‘不可能’了!殿下,我重復一遍,我認為,旅順軍港是世界上最不可能被敵方艦隊即是說,從海面方向攻取的軍港!而且,是‘最’,沒有‘之一’。”

    張勇以下諸將,相互以目,都是微微動容的樣子。

    “威海衛軍港一樣是‘天然形勝’,”柯烈福繼續說道,“不過,因為出海口較為寬闊,入夜之后,敵軍還有可能以小艇入港偷襲,旅順軍港連這個可能性都沒有口門實在太窄了,只要始終保持戒備,再小的船,也進不來!”

    頓了頓,“所以,我的把握是百分之百!”

    輔政王終于微微頷首了。

    “從海面方向攻取旅順軍港”柯烈福受到鼓勵,有些意氣飛揚了,“法國人做不到,英國人也做不到!法國人加上英國人,還是做不到!我有絕對的把握,全世界,沒有人做得到!”

    法國人加上英國人?那不是

    呃,你還真不“避嫌”啊。

    “將軍,”關卓凡沉吟了一下,“我留意到,你強調了‘海面方向’反復強調。”

    “是的,殿下!”柯烈福說道,“敵人如果自南方即海上攻來,旅順港固若金湯,堅不可摧;可是,如果敵人不是從南方,而是從東方和北方也即是從陸地方向發動攻擊,目下的旅順港,并非無隙可乘。”

    關卓凡點了點頭,“這就是我們為什么要進行‘二期工程’的原因。”

    所謂“二期工程”,是說在旅順的東、北兩個方向構筑陸路防御體系,共計炮臺十五座,炮位八十一個,以從側、后兩翼保護旅順海軍基地。

    與此同時,在大連灣修筑海岸炮臺五座,陸路炮臺兩座,炮位三十五個,除了掩護旅順后路,還兼防金州。

    大連灣距旅順港雖有一段距離,不過,統統算成旅順軍港的“二期工程”。

    “您說的對,殿下,”柯烈福說道,“不過,‘二期工程’還在進行之中,戰爭卻已經開始了。”

    “是啊,”關卓凡微微一笑,“此役,保衛旅順軍港側、后翼的任務,自然不能夠派給‘二期工程’旅順這邊兒也好,大連那邊兒也好,都還是一片工地呢。”

    說到這兒,關卓凡的目光,掠過張勇和丁汝昌,落在他們側后方的田永敏身上。

    “是這樣”他收回目光,“我在天津的時候,軍事會議已經做出了決定,調一個師到奉天,在金州一帶布防;調一個師到山東,在榮成一帶布防。”

    柯烈福微微一怔,隨即欣然色喜,“太好了!這真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如是,旅順基地無恙了!”

    頓了一頓,“雖然,法國人在奉天沿海登陸的可能性不大,不過,做萬全之備,總是好的!”

    話說的比較委婉如果法國人真的在奉天沿海登陸了,就說明,我方艦隊已經敗于敵方艦隊,失去了制海權了。

    “事實上,”柯烈福繼續說道,“威海衛基地也有和旅順基地相似的問題都是難以從海面方向強攻而陸路方向相對空虛,榮成在威海衛的……嗯,東南!若法國人打算從側后攻擊威海衛,在榮成登陸,是最合理的選擇!”

    頓了頓,用贊嘆而懇切的口氣說道,“所以,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正確的決定!”

    事實上,軒軍出津,一部赴奉天,一部赴山東,在去天津之前,關卓凡就已經有了決定了。

    為此,田永敏奉招入京,“用備咨詢”。

    田永敏認為,即便我艦隊戰敗,但只要還保有一半以上的實力,遁入軍港堅守,法國人在沒有徹底消滅中國海戰潛力的情形下,無論如何,不敢貿然突破旅順和威海衛之間的連線,進攻京津,因此,對旅順、威海衛兩個基地的保護,是“堅守待變”的重中之重。

    至于法國人可能的登陸地點,因為旅順港“二期工程”未成,大連灣自然是第一選擇,則入奉的部隊布防金州一帶,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關卓凡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田先生,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目下旅順港‘二期工程’已成,法國人大約就不會以大連灣為登陸地了,奉天海岸線甚長,如果你是法國人,你會選擇在哪里強行登陸呢?”

    田永敏微微一怔,不過,也沒有多想,一邊兒看地圖,一邊兒默謀,過了一會兒,抬起頭來,說道:“回王爺,我會選擇莊河莊河的花園口。”

    微微一頓,“其地形,以及其同旅順之間的距離,作為登陸地,都最為合適。”

    莊河?花園口?

    嗯,有趣的巧合您還真是日本人啊。

    巧合不止一端。

    對于入魯部隊的布防地,田永敏的建議是榮成。

    關卓凡故意問道,“煙臺如何?距威海衛也不算遠。”

    田永敏搖了搖頭,“回王爺,我若是法國人,不會選擇在煙臺登陸”

    頓了頓,“第一,煙臺到底是商港,泰西各國在煙臺,都有些瓶瓶罐罐,打爛了,彼此面子須不好看;第二,也是更重要的,煙臺在威海衛之西,如果在煙臺登陸,就得先越過威海衛和旅順之間的那條連線,則法國的登陸部隊,側、后兩翼,將同時受到我殘存海軍戰力之威脅,殊為不智。”

    關卓凡心中感嘆:是啊,殊為不智!可是,原時空,朝廷、北洋、山東,袞袞諸公,沒有一人一念及此,一個一個,或者顧此失彼,或者以鄰為壑,各自為戰,一步錯,步步錯,終于滿盤皆落索。

    哦,我說的,不是中法戰爭,是甲午戰爭。

    本時空,只有中法,沒有甲午,則原時空中法之戰的遺憾的彌補,甲午之戰的恥辱的洗雪,盡皆之付于接下來的這一戰吧!

    好了,我滿弓蓄勢,箭已在弦,一觸即發。

    *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股票推荐骗局法律责任 金铺子配资 亚投行配资 最好的投资理财方式 配股对股价的影响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 中首投资 世界各国股票指数 上证指数怎么算出来的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