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妙手心医 陈家三郎

第1182章 敲诈勒索

    过了五点半,林杰和安可馨等人赶到了金鼎大厦安家公寓,发现这里已经是宾朋满座。

    因为天气阴冷,孩子太小,安伟泽决定满月宴就在家里举行,只邀请一些关?#21040;?#30340;亲朋。

    看看到客厅里聚集的几十人,林杰就明白,有很多人是不请自来。

    “哥哥!嫂子!”

    “杰哥哥!姐姐!”

    早一步来到的林淼和安可梦,小跑着过来迎接。

    林杰把手中的长羽绒服递给了安可梦,打量着一段时间没见的她,就发现她又消瘦了一些,眼睛显得更大了一些,下巴都?#34892;?#23574;了,随口道:?#25226;?#20064;刻苦是应该的,但是营养和锻炼也得跟上。”

    “要成为?#24187;?#22909;医生,首先要有一个好身板。”

    安可梦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撒娇道:“杰哥哥,你就没发现,我这么变瘦了一些,更显得可爱?#25512;?#20142;吗?”

    林杰伸手捏住她的脸,笑道:“女孩子还是有肉一些好,捏起来手感好!”

    安可梦拍掉林杰的手,不满的哼了一声,转身给林杰放衣服去了。

    林淼拉住林杰的手,语带高?#35828;?#36947;:“哥哥,我领你去看小宝宝,眼睫毛长长的,小嘴红红的,很可爱的呢。”

    “将来你和嫂子的宝宝,一定会更可爱的。”

    对于林淼,林杰就?#34892;?#26080;语。

    这个小家伙在他和安可馨结婚后不久,就变成了催生婆婆,?#30475;?#35265;面都会直接或间接的谈到孩子的事情,弄的安可馨都?#34892;?#24597;见她了。

    和客厅起身相迎的客人,随意的打了下招呼,林杰,安可馨就和林淼一起,来到了二楼的主卧。

    这里的温度,比客厅又要高上好几度,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奶香味。

    在这里的人也不少,不过都是女子和小孩,林杰见到了唐悠、邹曼青、陈凡之的老婆孟秀雅,还有安可馨的几位长辈。

    看着孟秀雅鼓起的小腹,林杰不由的感叹,三年两个孩,这效率真的高啊。

    坐在床边,丰腴了不少的翟?#21152;ǎ?#36215;身轻笑着招呼:“阿杰、可馨,你们来了!”

    林杰走到床前,就看到了裹在红色襁褓里,正睡的香的,?#25104;?#32418;扑?#35828;?#23567;家伙。

    “翟阿姨,这是送给弟弟的礼物。”安可馨把手中的锦盒递给?#35828;運加ā?br />
    ?#25226;劍?#36865;的什么好礼物?”

    “打开?#26790;?#20204;瞧瞧。”

    周围的几位长辈好奇的询问。

    翟?#21152;?#30475;了安可馨一眼,见她没什么特殊表示,就笑吟吟的打开了锦?#23567;?br />
    一片金色展现在众?#35828;?#30524;?#21834;?br />
    锦盒里是一个?#27809;?#37329;打造,式样精巧的长命锁,还有带着小铃铛的手链和脚链。

    围观的几人纷纷出声称赞道:“好漂亮的黄金长命锁,真好看!”

    “这造型真的是太精巧了!”

    “要是实心的话,至少得有半斤重吧?”

    “可馨,这应该是林专家投资的那?#21307;?#24215;打造的吧?”

    安可馨笑了笑,说:“这正是黄师傅亲自设计并打造的,这个造型的长命锁就这么一件。”

    黄小锤的金店,已经在上月开业。

    安可馨在婚礼?#26174;?#32463;戴过黄小锤送的那黄金头冠,还与不少人合过影,照片流传了出来。

    没想到,那黄金头冠受到了许多女士的喜爱和?#25918;酢?br />
    如今,到黄小锤的金店,预定黄金头冠的订单,已经不下三十单。以黄小锤平均一月打造一个头冠的速度,要用两年半?#25293;?#23436;成。

    现在,黄小锤正在打广告,用高薪全国招聘金匠师,准备增加金店的出货量。

    与翟?#21152;?#31561;人简单的谈了几句孩子的话题,心中有事的林杰和安可馨,就出了主卧室,来到了书房。

    书房里只有安伟泽、陈石和陈凡之三人,林杰明显感觉到气氛的沉凝,看着?#25104;林?#30340;三人,询问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安伟泽也没有说话,只是把书?#37070;系?#19968;个平板电脑递了过来。

    林杰接过平板,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封电子邮件。

    安可馨也凑了过来,一起观看。

    仔细看过这封邮件后,表情肃然的林杰,目光转向陈石和陈凡之,问:“你们想怎么做?”

    这是一封敲诈勒索信!

    敲诈勒索的金额,是二千万美金!

    在这封邮件里,先是详细的给出了印度格兰马克制药公司那仿制药的配方和生产工艺,表明对方是确切知晓此事的。

    紧接着,对方在邮件里揭示了一个秘密。

    这个配方和生产工艺,是格兰马克制药公司专门研制出来,供竞争对手窃取的。

    虽然使用这个配方和生产工艺,也能生产出和原研药差不多功效的药品,但是,相比原研药,这个配方和生产工艺做了一些特别的改动。

    尤其是在配方方面,多了三种微不足道的化学成分。

    但就是这三种看似不起眼的化学成分,在经过与其他成分的一系列化学反应之后,最后生成一种物质。

    这种物质随着药品被人体吸收后,对人体是无害的。

    但是,它一旦与某一种特定的物质结合,就会转变成一种剧毒成分,对人体产生巨大的损害,有很大的几率造成病人死亡。

    对方在邮件中威胁,如果他们的瑞?#31354;?#21495;在五天之内,收不到二千万美金;如果陈家在这段时间内有任何的异动,诸如报警、药业公司警告病人、收回药品、停产等等;他们早就布置在全国各地的人就会行动。

    他们会通过诱导等方式,让已经服用了该仿制药的病人,吃下含?#24515;?#29305;定物质的食品,形成全国性的药品恶性不良反应事件。

    在威胁的同时,对方在邮件的末尾,还给了一个?#20449;怠?br />
    在五天之内,收到了二千万美金,他们就会给出正确的配方和生产工艺,从此各不相干,互不打扰。

    看完这封邮件,林杰暗道,对方可真TM够狠的,竟然用遍布全国的病人生命安危作为威胁手段。

    陈石面色?#34892;?#28784;败的说:“从这封邮件来看,他们应该是从一开始就盯上我们了,利用一年多的时间,布下了这个局。”

    “邮件中所说的,那个和特定物质结合,就会变成剧毒成分,有很大的?#24597;?#19981;会是假的。”

    “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也没有可能通过试验手段,检测出来那特定的物质,做出有针对性的预防和警告。”

    陈石又哀叹道:“虽然这款药,上市还没有一个月,但是全国上下至少也有上万名病人服用过药物了。”

    “为病?#35828;?#29983;命安危考虑,我的想法是……”

    他犹豫了一下,?#34892;?#19981;确定的说:“先把他们要的二千万美金,给了……”

    安可馨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说:“大舅,你不会是信了只要我们给了钱,他们就会把正确的配方和生产工艺交出来吧?”

    她提高了一下嗓门,道:“大舅,我们不知道那特定的物质是什么,全国有这么多服用过该药物的病人,在这段时间,万一阴差阳错的吃了含?#24515;?#29305;定物质的东西,怎么办?”

    “这可是会死?#35828;摹!?br />
    “爸爸,大舅,表哥,?#21307;?#35758;立刻报警,在全国?#27573;?#20869;发布警报,请服用过药物的病?#25628;细?#25511;制饮食,直到体内的有害物质排出。”

    ?#23433;?#33021;报警!”

    陈凡之急促的道:“可馨,林杰,如果报警了,后续的追责,还有赔偿问题……这样的话,药业公司就完了,我们陈家也就完了!”

    他看着林杰,祈求道:“现在我?#25970;?#26377;两千万美金,但是林杰你是有的。”

    “给了对方二千万,如果对方真的按照?#20449;担?#32473;了正确的配方和生产工艺,?#30631;?#19981;是可以圆满的解决此事?”

    “林杰,你放心,这二千万,我肯定还的,一定还的。”

    “这款仿制药的收益,一年就能有好几个亿的,还上你的?#25151;?#26159;绝对没有问题的。”

    林杰摇了摇头,说:“陈凡之,敲诈勒索的人,是不会满足只勒索一次的。”

    “第一次的成功,只会诱惑他们狮子大开口,进行第二次,进而无数次的勒索,直到我们再也承受不住为止。”

    他语气肃然的道:“假设邮件中所说的都是真的,为防止病人误服含?#24515;?#19981;知名物质的食物,造成不可测的后果,必须立时报警。”

    林杰想了一下,说:?#24052;本?#21578;?#25970;?#22810;的病人,动静肯定不会小,保密的可能性不大。”

    “?#19968;?#36890;过自己的渠道,联系一下军方和有关部门,请他们协助,看能不能抓住这件事的幕后主使。”

    他看向一脸担忧,欲言又止的陈石和陈凡之两人,沉声道:“这件事,对方一开始的目的,?#20063;?#27979;,很大的?#24597;?#24212;该是我。”

    “因为我,还有安家与这件事的割裂,对方见最终的目的达不到,或许才把目的转为求财。但是,一旦这个勒索赎金,我?#27493;?#20837;的话,这件事,相当于我也是卷了进来。”

    “我的猜测是,一旦给了这赎金,对方下一次的条件,肯定会是更加的?#37327;蹋?#22240;为他?#25970;?#30333;,这个赎金你们交不起的,肯定是背后的安家和?#21307;?#20837;了。”

    林杰停顿了一下,对陈石和陈凡之劝道:?#26263;?#26102;的割裂,不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事情吗?”

    “只要安家不倒,我不倒,陈家也倒不了。”

    和陈凡之对视了一眼,陈石面容苦涩的道:“都怪我们太贪心了,面对这么大的利益诱惑,没有听从你们的劝告,把持住本心……”

    他目光从安伟泽、林杰和安可馨脸上扫过,长叹了一口气,说:“就按照你们的意见,报警吧……”

    当即,林杰把跟随他们而来的关木华和任怡然叫到了书房,把此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们,请他们汇报给军方和国安部门,处理此事。

    这可是涉及到上万名病?#35828;?#29983;命安危,关木华和任怡然两人不敢大意,立时通过身上携带的通讯器材,向上级汇报了此事。

    事情很快就得到了反馈。

    此事由军方的情报部门配合国家公安部的一位司长领导的大案督办组,全力侦办此案。

    同时,为协调全国的医院,在不引起对方警觉的情况下,在同一时间对服用了那药物的病人发出警报,将会由卫健委的?#24187;辈?#38271;亲自处理这个危机事件。

    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有各部门的大人物介入,并做出了处理方案,这让陈石、陈凡之,甚至是安伟泽,都?#34892;?#21457;呆发愣。

    这让他们再一次对林杰的能量?#25991;?#30456;看。

    在众?#35828;?#19968;片沉默中,安可馨提醒道:“爸,满月宴?”

    安伟泽?#35825;?#24778;中惊醒,道:“对,对,满月宴!”

    “时间不早了,不能让客人久等!”

    “舅兄,凡之,这件事情已经交?#19978;?#20851;部门处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装作?#25512;匠?#19968;样,静观其变即可……”

    心事重重的林杰,吃过这食不甘味的满月宴,回到祥泰公寓刚过了晚上十点。

    随同他们回来的安可梦,伸手拉住准备回卧室的林杰,问:“杰哥哥,明天可是圣诞节,又是周六,你还要回医院吗?”

    见安可梦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林杰询问道:“你可是有什么事?”

    安可梦犹豫了一下,说:“最近吃不好,也睡不好,我就想着明天好好的休息一天,让自己放松一下,想让你陪陪我。”

    说到这,她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在林杰眼前晃了?#21361;行?#19981;舍的说:“我可以使用这张愿望兑现卷的。”

    林杰就是一笑,伸手摸着安可梦的头,说:“用不着使用这兑现卷,陪自己的小姨子,还是这么一位漂亮可爱的小姨子,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明天的行程由你做主,我听你安排!”

    “太好了!”

    安可梦高?#35828;?#25289;着林杰的手蹦了蹦,又郑重其事的道:“杰哥哥,我可是说好了,明天就你和我两个,不许带姐姐,也不许带淼淼!”

    林杰嗯了一声,说:“好,明天就你和我,不让你姐姐和淼淼跟着!”

    安可梦伸出小指头,高?#35828;?#30524;睛眯成了一条线,说:“说话算话,我们拉?#24120; ?br />
    林杰一本正经的与安可梦拉了?#24120;?#22238;到卧室,就看到换好睡衣的安可馨,就?#35010;?#27915;的躺在了床上。

    林杰来在她身边坐下,握住了她的手,问:“还在担忧大舅家的事情?”

    安可馨坐了起来,头枕在林杰的肩膀上,轻声道:“说实话,我不怎么担心。”

    “这事从一开始就埋在心里,如今它就这样爆了出来,我反而有种身心轻松的感觉。”

    “在国家全力侦查下,我相信这件事会有一个较好的结果的。”

    “没了药业公司,也没了钱,大舅还可以继续当他的博导教授,表哥想必也能吸取教?#25285;?#20197;后踏踏实实的做事情了。”

    林杰嗯了一声,说:“在某种程度上,大舅一家算是被?#24050;?#21450;的池鱼了。他们的以后,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安可馨伸手抱住林杰的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这事也怨不得你,当时,我们可都是劝说的。”

    “面?#38405;敲?#22823;的诱惑,很少有人能不动心呢。”

    林杰感慨了一句,又把安可梦让他明天陪着玩的事情,说了一下。

    安可馨点?#35828;?#19979;巴,叹息说:“那你就好好的陪陪她!”

    “和我相比,可梦的少女时代是够苦的。母亲去世,爸爸得了脑瘤,又娶了后妈,还生下了同父异母的弟弟。”

    “说起来,这个小家伙还挺令人同情的。”

    林杰暗自一撇嘴,这有什么苦的。

    见安可馨又打了一个哈欠,林杰拍了拍她的腰,说:“你这么困,赶紧的去洗漱一下,好上床休息。”

    ?#23433;?#24819;动!实在是不想动!”安可馨慵懒的?#21487;?#36947;!

    林杰无?#21361;?#21482;得用行动代替语言,起身把安可馨抱在了怀中,笑道:“我抱你去?#37070;?#38388;。”

    他装作很吃力的样子,说笑道:“可馨,我感觉你怎么又胖了?好像是抱了两个人似的!”

    “我哪有变?#37073; ?br />
    安可?#23433;?#28385;的拍了一下林杰的胸口,哼道:“我的饮食一直都控制的很好的,每天也都有做锻炼的,好不?”

    林杰知道,安可馨对自己的身材一直很在意,只是他能感觉到,她确实是胖了几斤。

    他明智的没坚持自己的意见,把安可馨抱进?#37070;?#38388;,和她一起洗漱。

    安可馨想起一事,一边刷牙,一边道:“据说菲雪公司拍摄的那部电影,将在下周开一场试片会,征求意见,可梦有收到邀请。”

    “你知?#21202;?#20107;吗?”

    林杰摇摇头,说:“没有印象!”

    安可馨漱了一下口,?#34892;?#20260;感的说:“她也没邀请我。看来,我们和她的关系,确实是疏?#35835;恕!?br />
    林杰不在意的道:“疏?#35835;耍?#23601;疏?#35835;耍?#26377;了心结,勉强在一起做朋友也不好。”

    安可馨又叹了一口气。

    或许是因为今晚心情不好,她在今晚只是简单的洗了一脸,那些什么水啦,什么乳啦也没补,也没擦,就上床休息了。

    林杰翻了一个身,伸手往前一探,习惯性的抓住了那团柔软,满意的道:“可馨,我感觉你这里又变大了一些呢!”

    然则,他这话却没有得到丁点的反馈。

    林杰稍一注意,才发现安可馨竟然睡着了。

    “竟然睡的这么快!”

    林杰只得收回了手,躺好,准备入睡。

    忽然之间,他又睁开?#25628;?#30555;,变得精神起来!

    疲倦?#20154;?#20307;重增加,那里增大,这似乎是?#21507;?#30340;征兆啊……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