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绝代名师 相思洗红豆

第82章 实锤

    “下一个!”

    孙默说着,在教室中?#22411;?#20449;步。

    学生们的手臂举得高高的,注视着孙默,渴望被点到。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20426;?br />
    孙默看向了一个坐在第三排的男生,他长得很帅气,尤其是两道剑眉,让他英武不凡。

    “哈哈!”

    冯泽文?#35835;?#24867;,跟着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孙默这运气也是没谁了,他选的那个学生,正是他的亲传弟子。

    “你这?#20301;?#19981;死?#20426;?br />
    冯泽文冷哼,等着看好戏了。

    “范丁!”

    剑眉男生站了起来,举止得体。

    “你有亲传老师吗?#20426;?br />
    孙默询问。

    范丁英武的剑眉蹙了起来,他担心说出来,孙默会来一句‘那你为什么不去问你的老师?#28212;?#20449;不过他,还是刁难我?#20426;?br />
    师兄段武可是刚刚被轰出了教室,还要罚抄《灵气概要》一百遍,自己可不想重蹈覆辙。

    但是在这种问题上,范丁又不敢撒谎,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有!”

    冯泽文的笑容消失了,这个孙默怎么不按照常理出牌?问?#24605;?#30340;老师是谁干什么?

    好在范丁避重就轻,没有指名道姓。

    “哦?#28212;?#35841;呢?#20426;?br />
    孙默继续追问。

    这一次,范丁没办法敷衍了,语气恭敬的回答:“是冯泽文冯老师!”

    “哦!”

    孙默点头。

    坐在教室后几排的老师们看了看冯泽文,随即又把目光投在了孙默身上。

    关于两个人在实习老师大会上的约?#32602;?#19981;少人都听说了,所以他们用屁股想也知道,范丁身为一位名师的亲传弟?#23588;?#26469;听一位刚入职老师的公共课,要说他没受冯泽文的吩咐,谁信?

    现在的问题是,孙默是接受挑战呢,还是会问他一句‘你问我,是觉得自己的老师不?#26032;穡俊?br />
    教室中的气氛,凝重了起来,每个人都在等着孙默的下一步。

    “冯师,你不介意?#19968;?#31572;他的问题吧?#20426;?br />
    孙默微笑,看向了冯泽文。

    一般来说,如果学生有亲传老师的话,是不会轻易向其他老师请教的,除非是亲传老师不擅长的学科。

    否则这就是一种不尊重。

    “不介意!”

    冯泽文也在笑,名师风度尽显。

    “那么这位范同学,你有什么问题?#20426;?br />
    孙默态度亲和。

    “啧,好胆!”

    哪怕是姜永年这种谁也不服的性子,此时都忍不住赞了一声。

    叮!

    来自姜永年的好感度+1.

    与姜永年的声望关系开启,目前状态,中立(1/100)。

    “年轻人,有魄力!”

    周山逸欣赏。

    叮!

    来自周山逸的好感度+1.

    与周山逸的声望关系开启,目前状态,中立(1/100).

    范丁既然是冯泽文的徒弟,那么问出的问题,肯定不会太简单,孙默还敢挑?#21073;?#36825;份魄力值得称赞。

    “我最近冥想时神魂摇?#32602;?#26080;法定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20426;?br />
    范丁请教。

    你不是按摩术厉害吗?那我就问炼神境的问题,你的按摩术总不会对神识也管用吧?

    孙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范丁,就知道你们的问题很刁钻,不过没关?#25285;?#21453;正我也没打算回答。

    “老师?#20426;?br />
    范丁被盯得发毛,当孙默的手突然落在肩膀上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哈哈,他回答不?#20384;矗俊?br />
    张翰夫?#19978;?#30340;老师们?#36947;幀?br />
    “这位同学,你少去几次妓馆,就不会无法定心了。”

    孙默的声音平淡,但是全场却哗然声顿起。

    “什么鬼?#20426;?br />
    “哈哈,笑死人了,?#19968;?#26159;第一次听到这种解答。”

    “这都行?#20426;?br />
    教室中的众人,听到这个指导,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了。

    “太轻浮了,这可是在上课,孙默怎么能说出这种话?#20426;?br />
    有老师指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范丁的表情一下子狰狞了,脸红脖子粗的辩解:“我没有,你胡说,?#20063;?#19981;会去妓馆!”

    虽然在?#22411;?#20061;州,就像和中国古代一样,将狎?#25628;?#27426;当做是一件雅事,但是对于学生们来说,是明令禁止了。

    正在成长期的学生们,一旦沾上了女色,不仅会损伤身体本源,影响修?#21486;?#36824;会腐化意志,沉迷在温柔乡?#23567;?br />
    “是吗?那你身上的花柳病是怎么得的?#20426;?br />
    孙默质问。

    在范丁身边,浮现着各种数据,其中就有一条被红色标注了,五个月前,感染了花柳病,气血衰弱?#23567;?br />
    这是一种脏病,有很强的传染性。

    哗!

    整个教室就像被飓风刮过一般,瞬间?#24615;?#20102;起来。

    学生们惊?#25285;?#32780;老师们则是皱眉。

    这个问题的性质,已经非常严重了,如果证实,范丁绝对会被开除。

    身为范丁的老师,冯泽文自然坐不住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孙师,你有证据吗?就这么信口胡说,你将老师的名誉置于何地?#20426;?br />
    冯泽文瞪着孙默,如果说之前还是出于张翰夫的指使,要找孙默的麻?#24120;?#37027;么现在,就是真的对他不爽了。

    范丁英俊帅气,家世不凡,对自己敬爱有加。

    当然,更重要的是范丁天赋杰出,是自?#22909;?#19979;最优秀的一个学生,见到他被孙默如此诋毁,冯泽文就像看到自己的珍宝被玷污了,怎么能忍,都想打破孙默的头了。

    “你知道吗?范丁在整个五年级中,无论实力天?#24120;?#36824;是相貌身?#27169;?#37117;是数得着的人物,追他的女学生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他就算忍不住女色的诱惑,也不会去妓馆。”

    冯泽文嘲弄。

    在冯泽文看来,范丁如果想,换女朋友能?#28982;?#34915;服还勤快,怎么可能去妓馆那种地方。

    “冯师,是不是得了脏病,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20426;?br />
    孙默撇嘴。

    “范丁,你?#38180;?#35785;他。”

    冯泽文大吼。

    “孙老师,你才有花柳病呢,你全家都有花柳病!”

    范丁有了主心骨,立刻吼了起来。

    现场的气氛顿时充满了火药?#19969;?br />
    “哎,孙老师太托大了,他以为他有神之手?#21073;?#25720;几下就能知道学生得了什么病?那还要医师干什么?#20426;?br />
    周旭摇?#32602;?#35273;得孙默肯定是前面太顺利,以至于心态飘了。

    大多数老师,都是相同的想法,毕竟就算是医师看病,还要讲究望闻?#26159;心亍?br />
    “呵呵,不承认?哦,也可能是你自己都不知道呢,来,现场有哪位名师擅长医术吗?给他诊断一下!”

    孙默扫视后几排。

    几个会医术的老师没动,因为给范丁检查,可就得罪冯泽文了,犯不着趟这摊浑水。

    “孙默,你不要得寸进尺。”

    冯泽文怒吼。

    “既然?#24066;?#26080;愧,那就自证一下?#21073; ?br />
    孙默耸了耸肩膀。

    “要是没检查出花柳病怎么办?#20426;?#20911;泽文咄咄逼人:“我给你找一个染花柳病的妓女让你睡一觉?#20426;?br />
    “可以!”

    孙默的回答,相当淡定。

    但是围观的老师们不淡定了,孙默这也太狠了吧?那可是花柳病?#21073;?#23646;于顽疾,而且最重要的是,得了这病,太丢人了。

    “怎么办?#20426;?br />
    ?#31649;?#33509;很急,抓紧了李子柒的手臂。

    “放心,一切有我!”

    李子柒面色凝重:“反正我相信老师。”

    “我也相信。”

    “周师,你的副职业不是医师吗?你?#38180;?#33539;丁检查一下!”

    冯泽文说完,又看向了范丁:“不要怕,你受到的侮辱,我都会帮你?#21482;?#26469;!”

    周山逸是老好人性格,总是笑眯眯的,什么事都不掺和,所以被点了名,拖?#20384;?#25289;,不想动。

    “周师,不要磨蹭!”

    张翰夫催促。

    安心慧黛眉紧皱,看向了孙默,正要出言阻止,却看到他朝着自己微微摇了摇?#32602;?#20570;了一个口型。

    “放心啦!”

    因为是青梅竹马,所以安心慧读懂了这几个字,再加上孙默自信的模样,她决定相信他这一次。

    周山逸带着范丁出了教室,去厕所了,作为证人,还有两位老师跟着。

    冯泽文气咻咻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孙默,他就等着周山逸报告结果后,全力对付孙默。

    “我一定会把你赶出学校,让你再也无法翻身。”

    冯泽文发誓。

    检查一下身体,用不了多久,五?#31181;?#21518;,四个人就回来了。

    “周师,你?#38180;?#35785;他结果!”

    冯泽文急不可待。

    周师吞了一口口水。

    “说?#21073; ?br />
    张翰夫催促:“是什么情况,如实报告就好,你不用为他们的面子操心,他们既然敢说,就要有承担后果的?#24613;浮!?br />
    虽然张翰夫用的是‘他们’这个复数词汇,但是大家知道,他针对的是孙默。

    “那个……那个……”

    周山逸看向了冯泽文,欲言又止。

    “周师,你可不要为了同事的面子说假话哦,毕竟人在这里,?#19968;?#21487;以要求其他医师再检查!”

    孙默警告。

    ?#24605;?#25226;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周山逸还能怎么办?他叹了一口气,看向了范丁:“这个少年,感染了花柳病,估计就是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哗!

    全场都是惊呼,恍然,上百道难以置信的目光钉在了范丁身上,什么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已经不重要了。

    花柳病三个字,就是实锤。

    “不!不可能!”冯泽文急了,眼睛一下子充血:“范丁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他怎么会感染花柳病?你胡说!”

    周山逸虽然是老好人,但是被人大庭广众之下?#23460;桑?#20063;是会反击的。

    “冯师,你要是不信,再找?#24605;?#26597;下?#21073; ?br />
    周山逸冷哼,?#23460;?#25105;的医师能力?我不要面子的?#21073;?/dd>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