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绝代名师 相思洗红豆

第190章 优秀到让人绝望(1更)

    办公楼,校长室。

    “安心慧,这几天一直有老师和学生来我这里投诉,说孙默的灵纹学课,只画聚灵纹,这根本就是在敷衍了事,还有人说,是你以权谋私,你准备怎么解释?”

    张翰夫质问。

    他准备忍一?#38382;?#38388;,毕竟?#20154;?#40664;去了黑暗大陆,十有八九回不来了,可是今天在学校巡查的时候,不时地听到有人讨论孙默,还全都是正面评价不说,也有不少人说周永这么久没有被开除,全都是因为自己包庇他。

    听着那些很难听的骂人话,张翰夫哪还忍得住,立刻来找安心慧了,?#36824;?#22914;何,先给孙默一点儿颜色看看。

    不然还真以为自己是吃素的。

    事实上,这件事还真不是孙默干的,是李工揣摩他的心意后,私自找了人,散播的留言。

    李工很?#20197;耍?#20030;报?#25628;?#25165;后,不等杨才把他供出来,那个倒霉蛋就被张翰夫灭口了。

    所以李工还在学校中当着后勤部的工头,当得知新来了后勤部长后,他还很失望,为什么不是孙默?

    ?#36824;?#20182;也知道,孙默太年轻了,不可能担任这种要职的,可谁知道过了没几天,学校就发布了公告,宣布孙默就任后勤部长一职。

    别看是副的,但是那个正的滚蛋?#25628;劍?#25152;以后勤部就是孙默的一言堂。

    现在孙默突然间成了顶头上司,本就已经是狗腿的李工大喜之余,也赶紧抓住机会大拍马屁。

    李工觉得,孙默肯定是在床上把安心慧‘睡’服了,不然怎么可能给出这种认命?

    反正让他这么一搞,张翰夫的名声直接臭了半条街。

    以安心慧和王素的人品,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的,所以张翰夫觉得肯定是孙默干的,于是就开始找他麻烦。

    “孙默课堂上的听课人数少于十人了吗?#21487;倭说?#35805;,?#19968;?#21462;消这节课!”

    安心慧反问。

    “我正要说这点,孙默公然送给学生聚灵纹,这不是利用财货拉拢听课人数吗?这是不公平竞争!”

    张翰夫暴怒:“已经有好多老师来我这里举报了。”

    “那些聚灵纹是不是孙默描绘的?”

    安心慧打断了张翰夫。

    “额!”

    这个没办法?#24202;?#21568;,因为的确是孙默当堂描绘出来的,而且据说品级还不低。

    “是就没问题了,老师亲手描绘的东西,奖励给学生,激励他们更用心的学习,难道有问题吗?”

    安心慧的口才也是不错的。

    “好吧,这个暂且搁置,你说孙默解决?#25628;?#26657;经费的问题,他怎么解决的?”

    张翰夫好奇,总不会是真的去卖屁股吧?

    “张副校长日理万机,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安心慧才不会告诉这个?#19968;?#21602;,省得他坏事。

    “你也知道我是副校长吗?孙默的任职书,我可没签名呢!”

    张翰夫很生气。

    “王师签了!”

    安心慧强硬地顶了回去,噎的张翰夫难受。

    ?#21834;?

    张翰夫心?#26032;?#23064;,王素那个神经病,也不知道看上孙默哪一点了?对他这么好,真是让人嫉?#30465;?

    “?#19968;?#35201;有很多工作,你没事的话请出去吧!”

    安心慧下了逐客令。

    张翰夫脸一黑,看到安心慧不理自己,只觉得一股怒气没地方可以发泄,他重重的哼了一声,摔门离开。

    不?#26657;?#19981;能就这么算了!

    张翰夫决定找几个老师和学生,来投诉孙默,就算停不了这节课,也要恶心死他。

    校园内,一处花坛旁,路过的张翰夫突然看到了儿子。

    “乾林,你发什么呆呢?”

    看到自己最争气的儿子,张翰夫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笑容,可是跟着就皱起了眉头。

    儿子这一脸落寞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你去见安心慧了?”

    在张翰夫看来,儿子肯定是又去邀请安心慧吃饭被拒绝了,哎,我早说了你们没可能的。

    “没?#26657; ?

    张乾林摇头。

    “诶?那你怎么了?”

    张翰夫意外。

    “没事。”

    张乾?#31181;?#30473;,不?#22836;?#30340;站了起来,准备离开,?#36824;?#36208;?#24605;?#27493;后,又停下了,问了一句:?#26263;?#25105;在灵纹学上,是不是有很高的天赋?”

    “肯定呀,我为什么要豁出老脸去求人,把你送出去深造?就因为贺元瑾不配教导你!”

    张翰夫走了过来,满脸堆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别胡思乱想了,你就是最棒的,那个只会描绘聚灵纹的孙默和你一比,就是垃圾。”

    说这话的时候,张翰夫满脸都是不屑,他觉得孙默肯定只熟悉聚灵纹,不然他为什么不讲别的?

    不得不说,张翰夫久经社会锻炼的老狗式目光,就是准确,他要是早一些瞄着这点下手,孙默这节课还真上不下去的。

    “好了,去放松一下吧,别太紧张了,你刚回学校,大家不熟,等过上一、两个?#25314;?#20840;校师生就知道我儿子是最厉害的灵纹师了。”

    张翰夫安慰。

    “嗯!”

    张乾?#31181;?#26032;振作了起来:“对了,你这是要去干什么?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

    “找人,搞孙默!”

    张翰夫倒是直言不讳。

    ?#21834;?

    张乾林听着,表情变得不自然了,欲言?#31181;埂?

    “怎么了?”

    张翰夫皱眉:“有话就说?”

    ?#26263;?#21035;去了。”

    张乾林劝说。

    “为什么?”

    张翰夫不解,我儿子的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了?而且他还是你的情敌呀,你应该不放过任何一个恶心他的机会。

    张乾林不想说的,可是一想到老爹如果在灵纹学上找孙默的麻烦,肯定吃瘪,所以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他很厉害的!”

    ?#20843;?#21385;害什么?”

    张翰夫有点不爽了:“一个大男人,说?#23433;?#35201;这么吞吞吐?#25314;?#27668;质都变得猥琐了。”

    “是孙默,他灵纹学很厉害的,别在这上面找他麻烦。”

    张乾林一口气说完反倒是轻松了。

    “什么?”

    张翰夫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这个儿子,在灵纹学上的天分极高,而且从小到大,自信自傲,从不服输,可他现在,竟然说孙默厉害?

    “你赶紧把这个想法放弃吧,不然绝对是自取其辱。”

    张乾林准备去图书馆,今天一定要把那个灵纹的来历弄清楚。

    “等等,你一脸落寞的坐在这里,不会是去上孙默的课,被打击到了吧?”

    张翰夫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那个孙默竟然比我的天才儿子还优秀?

    “哎,实话和你说吧,孙默在这门学科上的造诣,在整个中州学府,恐怕可以排进前五。”

    张乾林叹气,跟着又攥?#35785;?#25331;头,我不会认输的。

    “你说胡话呢?”

    张翰夫嘴角一抽,可是他心里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从不轻易夸人,但凡被他夸得,那都是又真才实学的。

    张乾林没再回答,转身离开了。

    张翰夫站了一会儿,跟着就大骂一句‘卧槽’,开始?#29579;?#26049;边的一棵梧桐树。

    砰!砰!砰!

    大片的绿叶,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张翰夫真是没想到,一个新入职的老师,竟然让自己这条积年老狗吃了这么多瘪。

    随即他又开始羡慕安心慧的好运气,你这挑未婚夫的眼光还真是好呀,靠着一个孙默,竟然扭转了劣势!

    等等,这事与安心慧?#36824;叵担?#24212;该是老校长慧眼识人!

    “哎,真是可惜了,要是老校长能够晋升圣人,中州学府十有八九可以重回九大豪门名校之?#23567;!?

    张翰夫叹气,随后脸上也有了落寞,我要是?#30007;?#21517;师该多好呀!

    连张乾林都在说孙默优秀,可见王素识人是多么厉害,自己这个二星,真正是差了好多。

    “我要不要放弃争夺校长之位,专心于学术研究和教导学生呢?不,不?#26657;?#37027;样的话,李王爷会第一个杀了我。”

    这个念头刚刚冒头,张翰夫就赶紧甩掉了,这种事,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做主的了。

    ……

    “郑老?您怎么来了?”

    孙默看到郑清方,就赶紧迎了?#20384;矗?#23545;于这位志趣相投的老者,他很有好?#23567;?

    “我实在是等不及了,?#27573;?#28216;记》的下半部呢?#38752;?#20004;个月了,你应该已经完成了吧?”

    郑清方眼巴巴地望着孙默,等待投食。

    “额!”

    孙默抓了抓头发:“我没写!”

    “什么?”

    郑清方一把抓住了心脏,心疼的都要窒息了,竟然是最坏的一个答案,他还想着,哪怕孙默只写了一点,自己也能先看看稿子解解馋。

    这?#25314;?#36830;望梅止渴的梅子都没了。

    “郑老!”

    孙默想解释。

    “叫我叔!”

    郑清方打断了孙默。

    “郑叔,我最近很忙!”

    孙默之前写小说,是因为初来乍到,生活费所剩无几,才想靠着写书赚钱,但是现在已经不用了。

    不说身怀巨人药包和泉水美人药包配方,就是随便描绘几张灵纹,几千两银子就到手了,何必?#21015;?#33510;苦去写书呢?

    ?#21834;?

    郑清方嘴唇动了动,很想说一句,你一个实习老师,忙什么忙?顶多干一些跑腿打杂的事情吧?

    哼,肯定是忙着?#25918;?#23401;,我可听说了,今年万道学院的校花,好像?#27844;?#31168;珣,来了中州学府。

    孙默一看郑清方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差了,赶紧澄清。

    “我一个多月前,正式入职了,现在是中州学府的在职老师。”

    孙默解释。

    “啊?你是张翰夫的干儿子?”

    郑清方意外。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