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代名師 相思洗紅豆

第190章 優秀到讓人絕望(1更)

    辦公樓,校長室。

    “安心慧,這幾天一直有老師和學生來我這里投訴,說孫默的靈紋學課,只畫聚靈紋,這根本就是在敷衍了事,還有人說,是你以權謀私,你準備怎么解釋?”

    張翰夫質問。

    他準備忍一段時間,畢竟等孫默去了黑暗大陸,十有八九回不來了,可是今天在學校巡查的時候,不時地聽到有人討論孫默,還全都是正面評價不說,也有不少人說周永這么久沒有被開除,全都是因為自己包庇他。

    聽著那些很難聽的罵人話,張翰夫哪還忍得住,立刻來找安心慧了,不管如何,先給孫默一點兒顏色看看。

    不然還真以為自己是吃素的。

    事實上,這件事還真不是孫默干的,是李工揣摩他的心意后,私自找了人,散播的留言。

    李工很幸運,舉報了楊才后,不等楊才把他供出來,那個倒霉蛋就被張翰夫滅口了。

    所以李工還在學校中當著后勤部的工頭,當得知新來了后勤部長后,他還很失望,為什么不是孫默?

    不過他也知道,孫默太年輕了,不可能擔任這種要職的,可誰知道過了沒幾天,學校就發布了公告,宣布孫默就任后勤部長一職。

    別看是副的,但是那個正的滾蛋了呀,所以后勤部就是孫默的一言堂。

    現在孫默突然間成了頂頭上司,本就已經是狗腿的李工大喜之余,也趕緊抓住機會大拍馬屁。

    李工覺得,孫默肯定是在床上把安心慧‘睡’服了,不然怎么可能給出這種認命?

    反正讓他這么一搞,張翰夫的名聲直接臭了半條街。

    以安心慧和王素的人品,是絕對不會干這種事情的,所以張翰夫覺得肯定是孫默干的,于是就開始找他麻煩。

    “孫默課堂上的聽課人數少于十人了嗎?少了的話,我會取消這節課!”

    安心慧反問。

    “我正要說這點,孫默公然送給學生聚靈紋,這不是利用財貨拉攏聽課人數嗎?這是不公平競爭!”

    張翰夫暴怒:“已經有好多老師來我這里舉報了。”

    “那些聚靈紋是不是孫默描繪的?”

    安心慧打斷了張翰夫。

    “額!”

    這個沒辦法反駁呀,因為的確是孫默當堂描繪出來的,而且據說品級還不低。

    “是就沒問題了,老師親手描繪的東西,獎勵給學生,激勵他們更用心的學習,難道有問題嗎?”

    安心慧的口才也是不錯的。

    “好吧,這個暫且擱置,你說孫默解決了學校經費的問題,他怎么解決的?”

    張翰夫好奇,總不會是真的去賣屁股吧?

    “張副校長日理萬機,這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安心慧才不會告訴這個家伙呢,省得他壞事。

    “你也知道我是副校長嗎?孫默的任職書,我可沒簽名呢!”

    張翰夫很生氣。

    “王師簽了!”

    安心慧強硬地頂了回去,噎的張翰夫難受。

    “……”

    張翰夫心中罵娘,王素那個神經病,也不知道看上孫默哪一點了?對他這么好,真是讓人嫉妒。

    “我還要有很多工作,你沒事的話請出去吧!”

    安心慧下了逐客令。

    張翰夫臉一黑,看到安心慧不理自己,只覺得一股怒氣沒地方可以發泄,他重重的哼了一聲,摔門離開。

    不行,不能就這么算了!

    張翰夫決定找幾個老師和學生,來投訴孫默,就算停不了這節課,也要惡心死他。

    校園內,一處花壇旁,路過的張翰夫突然看到了兒子。

    “乾林,你發什么呆呢?”

    看到自己最爭氣的兒子,張翰夫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可是跟著就皺起了眉頭。

    兒子這一臉落寞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你去見安心慧了?”

    在張翰夫看來,兒子肯定是又去邀請安心慧吃飯被拒絕了,哎,我早說了你們沒可能的。

    “沒有!”

    張乾林搖頭。

    “誒?那你怎么了?”

    張翰夫意外。

    “沒事。”

    張乾林皺眉,不耐煩的站了起來,準備離開,不過走了幾步后,又停下了,問了一句:“爹,我在靈紋學上,是不是有很高的天賦?”

    “肯定呀,我為什么要豁出老臉去求人,把你送出去深造?就因為賀元瑾不配教導你!”

    張翰夫走了過來,滿臉堆笑,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別胡思亂想了,你就是最棒的,那個只會描繪聚靈紋的孫默和你一比,就是垃圾。”

    說這話的時候,張翰夫滿臉都是不屑,他覺得孫默肯定只熟悉聚靈紋,不然他為什么不講別的?

    不得不說,張翰夫久經社會鍛煉的老狗式目光,就是準確,他要是早一些瞄著這點下手,孫默這節課還真上不下去的。

    “好了,去放松一下吧,別太緊張了,你剛回學校,大家不熟,等過上一、兩個月,全校師生就知道我兒子是最厲害的靈紋師了。”

    張翰夫安慰。

    “嗯!”

    張乾林重新振作了起來:“對了,你這是要去干什么?有沒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

    “找人,搞孫默!”

    張翰夫倒是直言不諱。

    “……”

    張乾林聽著,表情變得不自然了,欲言又止。

    “怎么了?”

    張翰夫皺眉:“有話就說?”

    “爹,別去了。”

    張乾林勸說。

    “為什么?”

    張翰夫不解,我兒子的心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軟了?而且他還是你的情敵呀,你應該不放過任何一個惡心他的機會。

    張乾林不想說的,可是一想到老爹如果在靈紋學上找孫默的麻煩,肯定吃癟,所以硬著頭皮說了出來。

    “他很厲害的!”

    “誰?厲害什么?”

    張翰夫有點不爽了:“一個大男人,說話不要這么吞吞吐吐,氣質都變得猥瑣了。”

    “是孫默,他靈紋學很厲害的,別在這上面找他麻煩。”

    張乾林一口氣說完反倒是輕松了。

    “什么?”

    張翰夫以為自己聽錯了,自己這個兒子,在靈紋學上的天分極高,而且從小到大,自信自傲,從不服輸,可他現在,竟然說孫默厲害?

    “你趕緊把這個想法放棄吧,不然絕對是自取其辱。”

    張乾林準備去圖書館,今天一定要把那個靈紋的來歷弄清楚。

    “等等,你一臉落寞的坐在這里,不會是去上孫默的課,被打擊到了吧?”

    張翰夫大吃一驚,這怎么可能?那個孫默竟然比我的天才兒子還優秀?

    “哎,實話和你說吧,孫默在這門學科上的造詣,在整個中州學府,恐怕可以排進前五。”

    張乾林嘆氣,跟著又攥了攥拳頭,我不會認輸的。

    “你說胡話呢?”

    張翰夫嘴角一抽,可是他心里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從不輕易夸人,但凡被他夸得,那都是又真才實學的。

    張乾林沒再回答,轉身離開了。

    張翰夫站了一會兒,跟著就大罵一句‘臥槽’,開始猛踹旁邊的一棵梧桐樹。

    砰!砰!砰!

    大片的綠葉,紛紛揚揚的落了下來。

    張翰夫真是沒想到,一個新入職的老師,竟然讓自己這條積年老狗吃了這么多癟。

    隨即他又開始羨慕安心慧的好運氣,你這挑未婚夫的眼光還真是好呀,靠著一個孫默,竟然扭轉了劣勢!

    等等,這事與安心慧沒關系,應該是老校長慧眼識人!

    “哎,真是可惜了,要是老校長能夠晉升圣人,中州學府十有八九可以重回九大豪門名校之列。”

    張翰夫嘆氣,隨后臉上也有了落寞,我要是四星名師該多好呀!

    連張乾林都在說孫默優秀,可見王素識人是多么厲害,自己這個二星,真正是差了好多。

    “我要不要放棄爭奪校長之位,專心于學術研究和教導學生呢?不,不行,那樣的話,李王爺會第一個殺了我。”

    這個念頭剛剛冒頭,張翰夫就趕緊甩掉了,這種事,已經不是自己一個人可以做主的了。

    ……

    “鄭老?您怎么來了?”

    孫默看到鄭清方,就趕緊迎了上來,對于這位志趣相投的老者,他很有好感。

    “我實在是等不及了,《西游記》的下半部呢?快兩個月了,你應該已經完成了吧?”

    鄭清方眼巴巴地望著孫默,等待投食。

    “額!”

    孫默抓了抓頭發:“我沒寫!”

    “什么?”

    鄭清方一把抓住了心臟,心疼的都要窒息了,竟然是最壞的一個答案,他還想著,哪怕孫默只寫了一點,自己也能先看看稿子解解饞。

    這下,連望梅止渴的梅子都沒了。

    “鄭老!”

    孫默想解釋。

    “叫我叔!”

    鄭清方打斷了孫默。

    “鄭叔,我最近很忙!”

    孫默之前寫小說,是因為初來乍到,生活費所剩無幾,才想靠著寫書賺錢,但是現在已經不用了。

    不說身懷巨人藥包和泉水美人藥包配方,就是隨便描繪幾張靈紋,幾千兩銀子就到手了,何必辛辛苦苦去寫書呢?

    “……”

    鄭清方嘴唇動了動,很想說一句,你一個實習老師,忙什么忙?頂多干一些跑腿打雜的事情吧?

    哼,肯定是忙著追女孩,我可聽說了,今年萬道學院的校花,好像叫顧秀珣,來了中州學府。

    孫默一看鄭清方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差了,趕緊澄清。

    “我一個多月前,正式入職了,現在是中州學府的在職老師。”

    孫默解釋。

    “啊?你是張翰夫的干兒子?”

    鄭清方意外。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走势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 犀牛配资 众赢鑫配资 股票代码查询 炒白银是什么 现在最好的理财方法 聚富配资 股票涨跌如何计算公式 手机炒股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