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老子是閻王(老子是大王) 司馬浪

第342章 我們分手吧【3】

    媽媽的病情穩定住了,住院費也暫時無憂,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溫柔知道,如果不是江楓,根本不可能有現在這種良好狀況。

    到了外面,溫柔深深看著江楓,想要感謝他;可是,這么大的恩情,又豈是一句“謝謝”就能表達的?

    兩人正相對無言,凌開華也走了過來,一臉感激地看著江楓,道:“小柔啊,這位是……”

    溫柔擦了擦眼睛,道:“他是我的學弟,也是我的老板,之前我給您那五萬塊錢,就是他……”

    江楓打斷溫柔的話,因為他并不想賣人情出去,免得人家還不起人情、心里難受,道:“舅舅好,我叫江楓,你叫我小楓就可以了!”

    凌開華抱著江楓的雙手,語無倫次道:“小楓老板,真是……太謝謝您了,我……我給您磕頭了!”說著,他真的要跪下去。

    “別!”江楓一把扶住他,道,“您這不是折煞我么!”

    凌開華道:“我們老一輩的沒用,生病的生病,窮困的窮困,也害了自己的孩子跟著受罪!幸虧小柔遇到了您這么一位好心的老板,否則……我們兩家人真的都完了!”

    江楓不太喜歡這種場景,輕輕碰了溫柔一下,道:“咱們帶舅舅去吃飯吧!”

    “嗯!”

    溫柔攙扶著凌開華,道:“舅舅,咱們先去吃飯,別媽媽沒醒呢,您老先倒下了!”

    “好,好,先吃飯……”

    凌開華看著自己的侄女,又看著江楓,一臉欣慰。

    ……

    溫柔媽媽的病情恢復得不錯,三天之后,就從重癥監護室轉了出來。

    不過,醫院里人滿為患,每個病房里都擺放著四五張病床,已經沒有空位子了,只能在走廊里加床。

    江楓中午放學過來的。

    一看阿姨的病床擺放在走廊里,這怎么行,來來回回不小心就會被人碰到,于是拿出手機,給白冰凝打了個電話。

    過了不到五分鐘,白冰凝過來了,看著江楓,有些好奇,道:“你怎么在這里?”

    江楓道:“是這樣的,我朋友的媽媽需要轉病房,你們這里有沒有VIP病房,一人一間的那種?”

    “你等等,我幫你問問!”

    白冰凝打了個電話,過了不到五分鐘,就來了兩個護士,把溫柔媽媽的病床,推進了直通VIP病房的電梯。

    江楓幫了白冰凝那么多次,前天還去她家、陪她父母喝酒聊天的,白冰凝自然要投桃報李。

    ……

    溫柔媽媽的病情基本穩定了,接下來就是輸液,調理身體。

    老一輩人太操勞了,很多器官都被透支,讓醫生們給她調理身體也有好處,江楓就沒有插手。

    畢竟這也不是什么疑難雜癥,可以瞬間妙手回春。

    ……

    為方便照顧媽媽,這幾天,溫柔白天呆在病房,晚上則去東方名城休息。

    江楓想讓凌開華也去那里住的,可是他怎么也不肯答應,堅持在病房里打地鋪。

    溫柔都被弄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舅舅好像誤會了自己和江楓的關系。

    可是這種事情吧,自己又不好意思開口解釋,一來二去,倒像是默認了一般。

    ……

    這天晚上,牡丹面館中醫院店,裝修完工。

    江楓請了兩位阿姨好好打掃一番,等溫柔媽媽出院,這邊就可以正式開業了。

    只是不知道,溫柔做面的手藝學得怎么樣了,如果能得到潘牡丹的三成真傳,已經算很不錯了!

    新店完工,江楓心情大好,買了一些水果,準備去醫院看望溫柔媽媽。

    ……

    且說,上次鄒寧捅了江楓一匕首,嚇得連學校都沒敢回,在天橋底下度過了幾夜。

    后來他試著聯系溫柔,想打探一下情況,可是溫柔根本不接自己電話;去學校找,也沒看見她人影。

    鄒寧就聯系了同學,一打聽,才知道溫柔家里人生病了,最近溫柔都在醫院里照顧家人。

    “居然沒死?”

    鄒寧心想,溫柔那個所謂的“家人”,肯定就是江楓了,想不到這小子命挺大,居然躲過了一劫。

    這樣也好,自己就不用背負殺人的罪名了。

    鄒寧長長松了口氣,準備去醫院,找溫柔好好談一次。

    上次刺殺江楓,溫柔沒有報警,可見,她對自己還是有感情的。

    說不定,她和江楓在一起,只是為了錢一時糊涂;好好談一次,這段感情還可以挽救。

    ……

    鄒寧在醫院轉了一下午,到了天色發黑時分,終于找到了溫柔。

    當時溫柔正在盥洗室幫媽媽洗衣服,面色看上去還不錯。

    鄒寧正要進去,忽然,外面又有人進來了,正是溫柔的舅舅凌開華。

    鄒寧傷了江楓、身上犯著事兒,不敢光明正大地現身,于是把帽檐壓了壓,躲在門口。

    “小柔啊!”進去之后,凌開華一邊刷碗一邊道,“我問下,你和江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溫柔一陣害羞,道:“舅舅,你問這個干嘛?”

    凌開華笑道:“你個丫頭,還害羞起來了,舅舅就是隨口一問!”

    溫柔道:“上次不是說了嘛,他是我的學弟,也是我的老板!”

    “不是男朋友?”凌開華笑著問。

    “不是啦!”溫柔道,“我有男朋友的,是我同學,叫鄒寧!”

    聽到這話,鄒寧心中竊喜。

    他尋思溫柔雖然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情、和江楓搞了一次,但還是承認自己這個男朋友的!

    雖然被戴了綠帽子不太好受,但,自己也捅了對方一刀,現在那貨還在病床上躺著呢,也算是兩清了。

    不過,接下來凌開華和溫柔的對話,就讓鄒寧有些不舒服了。

    ……

    凌開華道:“我覺得吧,江楓好像挺喜歡你!”

    溫柔臉色更紅了,根本不敢搭話。

    凌開華道:“你沒感覺出來么?”

    溫柔不由想起了那天早上,江楓偷親自己的那兩口,于是輕輕“嗯”了一聲,囁嚅說道:“我……知道!”

    凌開華道:“你現在也老大不小了,不要怪舅舅多嘴,是該認真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了!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至于那個什么鄒寧,呵呵……”

    凌開華冷笑一聲,沒有說下去,轉身離開了盥洗室。

    其實,凌開華對鄒寧不滿,當然是有理由的。

    溫柔媽媽病了這么久,他作為溫柔的男朋友,連個面都沒出現,反倒是人家江楓忙前忙后的,還墊了那么多錢,凌開華肯定對江楓有好感!

    ……

    目送著凌開華走遠,鄒寧趕緊進門,顫聲道:“溫柔!”

    溫柔茫然回頭,看見鄒寧,一陣惘然。

    鄒寧快步走上前,拉著溫柔的手,道:“姓江的沒死掉?”

    溫柔冷著臉,默默把手抽了回去,道:“算你命大,他沒死,否則,我肯定會報警抓你的!”

    鄒寧干笑一聲,道:“剛剛那人是你舅舅啊?”

    溫柔“嗯”了一聲。

    鄒寧道:“老人家目光短淺,你可別聽他的啊!”

    溫柔心里一陣厭惡,道:“你管我聽誰的!”

    鄒寧一聽就急了,道:“你……你不會是真想和姓江的在一起吧?”

    見鄒寧沒完沒了地抓著這一點不放,溫柔又是失望又是生氣。

    本來她還想和鄒寧解釋一下,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他,自己并沒有做對不起男朋友的事情。

    可是,見到鄒寧這么咄咄逼人,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相信自己、誤會自己,溫柔連解釋的心情都沒有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幾年的感情擺在那里,也不是說斷就徹底斷了的,溫柔深呼吸幾口,心平氣和道:“鄒寧,我們倆都冷靜一段時間吧;最近,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現在真的不想和你說話!”

    鄒寧一聽也急了,道:“你什么意思?”

    溫柔道:“就是這個意思,你自己理解吧!”

    鄒寧臉上青白不定,最后,眼里突然閃出兩團炙熱的光芒,道:“溫柔,其實,我有一個大膽的提議!”

    溫柔根本沒理會他,繼續洗衣服。

    鄒寧自顧道:“今天我在學校打聽過了,這江楓,是個孤兒!如果,咱們趁他受傷住院的時候做點手腳,他就再也出不去了;那間牡丹面館,也是咱們的了!”

    聽到這話,溫柔身軀一顫。

    她扭過頭去,一臉震驚地看著鄒寧,道:“你想謀殺?”

    鄒寧獰笑道:“也不一定非得殺了,隨便用點化學藥劑,讓他變成植物人也行!你放心,我化學最好了,保證沒有醫生能查出來!”

    鄒寧誤以為住院的人是江楓,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居然真的有殺人之心!

    這也太可怕了!

    溫柔像看著陌生人一樣看著鄒寧,甚至有些害怕,只想離他越遠越好,顫聲道:“鄒寧,我們……分手吧!”

    (本章完)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股票配资顶牛ˉ信任杨方配资 公牛配资 大丰收配资 胡立阳炒股100招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好配资 谋略天下配资 个人投资理财项目推荐 炒股票融资 沪深股票价格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