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老子是阎王(老子是大王) 司马浪

第342章 我们分手吧【3】

    妈妈的病情稳定住了,住院费也暂时无忧,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温柔知道,如果不是江枫,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种良好状况。

    到了外面,温柔深深看着江枫,想要感谢他;可是,这么大的恩情,又岂是一句“谢谢?#26412;?#33021;表达的?

    两人正相对无言,凌开华也走了过来,一脸感激地看着江枫,道:“小柔啊,这位是……”

    温柔擦了擦眼睛,道:“他是我的学弟,也是我的老板,之前我给您那五万块钱,就是他……”

    江枫打断温柔的话,因为他并不想卖人情出去,免得人?#19968;?#19981;起人情、心里难受,道:“?#21496;?#22909;,我叫江枫,你叫我小枫就可以了!”

    凌开华抱着江枫的双手,语无?#29366;?#36947;:“小枫老板,真是……太谢谢您了,我……我给您磕头了!”说着,他真的要跪下去。

    “别!”江枫一把扶住他,道,“您这不是折煞我么!”

    凌开华道:“我们老一辈的没用,生病的生病,穷困的穷困,也害了自己的孩子跟着受罪!幸亏小柔遇到了您这么一位好心的老板,否则……我们两家人真的都完了!”

    江枫不太?#19981;?#36825;种场景,轻轻碰了温柔一下,道:“咱们带?#21496;?#21435;吃饭吧!”

    “嗯!”

    温柔搀扶着凌开华,道:“?#21496;耍?#21681;们先去吃饭,别妈妈没醒呢,您老先倒下了!”

    “好,好,先吃饭……”

    凌开华看着自己的侄女,又看着江枫,一脸欣慰。

    ……

    温柔妈妈的病情恢复得不错,三天之后,就?#21448;?#30151;监护室转了出来。

    不过,医院里人满为患,每个病房里都摆放着四五张病床,已经没有空位子了,只能在走廊里加?#30149;?br />
    江枫中午放学过来的。

    一看阿姨的病床摆放在走廊里,这怎么行,来来回回不小心就会被人碰到,于是拿出手机,给白冰凝打了个电?#21834;?br />
    过了不到五分钟,白冰凝过来了,看着江枫,有些好奇,道:“你怎么在这里?”

    江枫道:“是这样的,我朋友的妈妈需要转病房,你们这里有没有VIP病房,一人一间的那种?”

    “你等等,我帮你问问!”

    白冰凝打了个电话,过了不到五分钟,就来了两个护士,把温柔妈妈的病床,推进了直通VIP病房的电梯。

    江枫帮了白冰凝那么多次,前天还去她家、陪她父母喝酒聊天的,白冰凝自然要投桃报李。

    ……

    温柔妈妈的病情基本稳定了,接下来就是输液,调理身体。

    老一辈人太操劳了,很多器官都被透支,让医生们给她调理身体也有好处,江枫就没有插手。

    毕竟这也不是什么疑?#35328;又ⅲ?#21487;以瞬间妙手回春。

    ……

    为方便?#23637;?#22920;妈,这几天,温柔白天呆在病房,晚上则去东方名?#20999;?#24687;。

    江枫想让凌开华也去那里住的,可是他怎么也不肯答应,坚持在病房里打地铺。

    温柔都被弄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21496;?#22909;像误会了自己和江枫的关系。

    可是这种事情吧,自己又不好意思开口解释,一来二去,倒像是默认了一般。

    ……

    这天晚上,牡丹面馆?#24184;?#38498;店,装修完工。

    江枫请了两位阿姨好好打扫一番,等温柔妈妈出院,这边就可以正式开业了。

    只是不知道,温柔做面的手艺学得怎么样了,如果能得到?#22235;?#20025;的三成真传,已经算很不错了!

    新店完工,江枫心情大好,买了一些水果,准备去医院看望温柔妈妈。

    ……

    且说,上次邹宁捅了江枫一匕首,吓得连学校都没?#19968;兀?#22312;天桥底下度过了几夜。

    后来他试着联系温柔,想打探一下情况,可是温柔根本不接自己电话;去学校找,也没看见她人?#21834;?br />
    邹宁就联系了同学,一打听,才知道温柔家里人生病了,最近温柔都在医院里?#23637;?#23478;人。

    “居?#24187;?#27515;?”

    邹宁心想,温柔那个所谓的“家人?#20445;?#32943;定就是江枫了,想不到这小子命挺大,居?#27426;?#36807;了一劫。

    这样也好,自己就不用背负杀?#35828;?#32618;名了。

    邹宁长长松了口气,准备去医院,找温柔好好谈一次。

    上次刺杀江枫,温柔没有报警,可见,她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说不定,她和江枫在一起,只是为了钱一时糊涂;好好谈一次,这段感情还可以挽救。

    ……

    邹宁在医院转了一下午,到了天色发黑时分,终于找到了温柔。

    当时温柔正在盥洗室帮妈妈洗衣服,面色看上去还不错。

    邹宁正要进去,忽然,外面又有人进来了,正是温柔的?#21496;?#20940;开华。

    邹宁伤了江枫、身上犯着事儿,不敢光明正大地现身,于是把帽檐压?#25628;梗?#36530;在门口。

    “小柔啊!”进去之后,凌开华一边刷碗一边道,“我问下,你和江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温柔一阵害羞,道:“?#21496;耍?#20320;?#25910;?#20010;干嘛?”

    凌开华笑道:“你个?#23601;罰?#36824;害羞起来了,?#21496;司?#26159;随口一问!”

    温柔道:?#21543;?#27425;不是说了嘛,他是我的学弟,也是我的老板!”

    “不是男朋友?”凌开华笑着问。

    “不是啦!”温柔道,“我有男朋友的,是我同学,叫邹宁!”

    听到这话,邹宁心中窃?#30149;?br />
    他寻思温柔虽然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和江枫搞了一次,但还是承认自己这个男朋友的!

    虽然被戴了绿帽子不太好受,但,自己也捅了对方一刀,现在那货还在病床上躺着呢,也算是两清了。

    不过,接下来凌开华和温柔的对话,就让邹宁有些不舒服了。

    ……

    凌开华道:“我觉得吧,江枫好像挺?#19981;?#20320;!”

    温柔脸色更红了,根本不敢搭?#21834;?br />
    凌开华道:“你没感觉出来么?”

    温柔不由想起了那天早上,江枫偷亲自己的那两口,于是轻轻“嗯”了一声,嗫嚅说道:“我……知道!”

    凌开华道:“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不要怪?#21496;?#22810;嘴,是该认真考虑一?#20262;?#24049;的终身大事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至于那个什么邹宁,呵呵……”

    凌开华冷笑一声,没有说下去,转身离开了盥洗室。

    其实,凌开华对邹宁不满,当然是有理由的。

    温柔妈妈病了这么久,他作为温柔的男朋友,连个面都没出现,反倒是人家江枫忙前忙后的,还垫了那么多钱,凌开华肯定对江枫有好感!

    ……

    目送着凌开华走远,邹宁赶紧进门,颤声道:“温柔!”

    温柔茫然回头,看见邹宁,一阵惘然。

    邹宁快步走上前,拉着温柔的手,道:“姓江的没死掉?”

    温柔冷着脸,默默把手抽了回去,道:“算你命大,他没死,否则,我肯定会报警抓你的!”

    邹宁干笑一声,道:“刚刚那人是你?#21496;?#21834;?”

    温柔“嗯”了一声。

    邹宁道:“老人家目光短浅,你可别听他的啊!”

    温柔心里一阵厌恶,道:“你管我听谁的!”

    邹宁一听?#22270;?#20102;,道:“你……你不会是真想和姓江的在一起吧?”

    见邹宁没完没?#35828;?#25235;着这一点不放,温柔又是失望又是生气。

    本来她还想和邹宁解释一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做对不起男朋友的事情。

    可是,见到邹宁这么咄?#25413;?#20154;,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相信自己、误会自己,温柔连解释的心情都没有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几年的感情摆在那里,也不是说断就彻底断?#35828;模?#28201;柔深呼吸几口,心平气和道:?#30333;?#23425;,我们俩都冷静一段时间吧;最近,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现在真的不想和你说话!”

    邹宁一听也急了,道:“你什么意思?”

    温柔道:“就是这个意思,你自己理解吧!”

    邹宁脸上青白不定,最后,眼里突然?#33080;?#20004;团炙热的光芒,道:“温柔,其实,我有一个大胆的提议!”

    温柔根本没理会他,继续洗衣服。

    邹宁自?#35828;潰骸?#20170;天我在学校打听过了,这江枫,是个孤儿!如果,咱们趁他受伤住院的时候做点手脚,他就再也出不去了;那间牡丹面馆,也是咱们的了!”

    听到这话,温柔身躯一颤。

    她扭过头去,一脸震惊地看着邹宁,道:“你想谋杀?”

    邹宁狞笑道:“也不一定非得杀了,随便用点化学药剂,让他变成植物人也行!你放心,我化学最好了,保证没有医生能查出来!”

    邹宁误以为住院的人是江枫,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居然真的有杀人之心!

    这也太可怕了!

    温柔像看着?#21543;?#20154;一样看着邹宁,甚至有些害怕,只想离他越?#23545;?#22909;,颤声道:?#30333;?#23425;,我们……分手吧!”

    (本章完)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