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29.前奏

    夏極在小爐鼎的目光中,拿起赤紅瓷瓶,拔開塞子,一口喝光,挺爽。

    寧夢真感動了。

    “圣子,你你原來這么愛我呀?竟然可以為了我去死你放心,我不會獨活的!”

    嬌小少女捏了捏拳頭。

    死亡如是兩人一起,好像恐懼感減少了些。

    小爐鼎感受到了殉情的神圣。

    夏極沒搭理她。

    兩個人此時根本不在同一頻道上。

    他在腦海里直接問:“以此液體兌換內力。”

    回應:“可兌換兩年內力,是否兌換?”

    兩年?

    那可真是很毒了。

    但夏極沒有立刻兌換,而是細細體會著這毒藥在身體里的效果。

    很快,他感受到腹中有一絲陰涼如蛇的寒氣在蟄伏著,似乎在等著被喚醒。

    這就像一顆定時炸彈,而按鈕握在敵人的手里。

    這個世界的毒藥體系真是發達。

    夏極理智的思索著。

    而一旁,寧夢真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顧自地說著:“圣子,從前我誤會你了,我以為你只是把我當做一個物品,用完就拋棄,然后讓我一個人生活在痛苦里,一直到老死。

    對了,反正我們都快死了,你現在雖然看起來沒事,但我覺得那個女人能給你吃這毒藥,肯定是算準了你解不掉的。

    畢竟下毒容易解毒難。

    反正我們都要死了”

    小爐鼎的聲音緩慢了下來,“你要不要我穿黑色緊身皮衣,踩著金色閃亮亮的高跟,拿皮鞭抽你?你要抽多少下,我都滿足你!”

    夏極忍不住道:“你抽我,這還叫滿足我?”

    小爐鼎點點頭:“從前你很喜歡這樣,沒事,如果你不高興,換成我被抽也可以。哎?你怎么一點都不緊張?

    難道你就不怕死嗎?”

    夏極拍拍她的腦袋,一副“電腦宕機了拍拍就可以修好”的架勢:“行了,你就當你給我悄悄下了毒而我不知道,然后你就等那女人后續的安排,她很可能會再來和你接觸。”

    小爐鼎沒明白眼前男人什么意思。

    夏極簡單道:“演戲會不會?你就裝作你狠心給我下了毒,現在要等解藥。”

    小爐鼎沉吟片刻,恍然大悟,露出一副已經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拉長音“哦”了一聲,然后道:“原來你想犧牲你自己,來救我?”

    夏極:

    寧夢真:

    兩人四目相對。

    夏極徹底失去了耐心:“寧夢真,你再不配合,小心我抽你!!”

    小爐鼎愣住了:“圣子,你說什么??”

    夏極重復了一遍:“你再不配合,我就抽你了。”

    小爐鼎仔細想了想,忽然發現心跳加快了,好像自己心底沉睡的某些東西徹底蘇醒了,這位嬌小的姑娘脫口而出:“我愿意!”

    經過簡短的對話,夏極徹底明白了小爐鼎的屬性。

    又經過許久的交談,寧夢真才明白了面前少年的意思,雖然她不明白為何圣子這么有信心,這么不把那毒藥當回事,但她知道自己應該配合了。

    腦回路奇特并不意味著傻。

    小爐鼎弄明白了自己需要做什么

    圣門的枯葉亭里,圣心長老正悠閑地泡了一壺茶,目光看向不遠處的湖。

    忽然她眼睛一亮。

    寧夢真回來了,那么毒是下了吧?

    只是還需要測試。

    這個就需要圣子回來了。

    至于什么“下完毒可以有充足時間逃離圣門”,這純屬騙人的。

    魯家大夫人鄭芙蓉拿出來的毒藥,是大師制作的子母引,本質上是一種奇特的蠱蟲。

    只要刺激母蟲,就可以讓子蟲發瘋,進而爆裂。

    而最可怕的是這子蟲是沒有生命的。

    所以一旦入了身體,除非排除,否則無法消滅。

    圣子死了,寧夢真背黑鍋,這事就了結了。

    畢竟天天都是她為圣子送餐,而她也知道自己會成為爐鼎,因此生恨,動機很明確。

    圣心長老優雅地為自己倒了一杯茶。

    真是可惜啊,才恢復了功力,就又要死了。

    下毒雖然不好,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對付惡人,再去注意手段,這是迂腐。

    就當她要去巨墨宮前,為圣門做一件好事,鏟除了這圣子吧!

    寧夢真乘著舟靠岸之后,神思不屬,急匆匆地向著屋舍方向走去,腳步慌亂,甚至連枯葉亭有人都沒察覺道。

    圣心長老又微微頷首,寧夢真的反應都在掌握之中,看來這毒是下了。

    只要等圣子從云心閣回來,就是他的死期了。

    而就在這時。

    火山湖遠處又出現了一葉小舟。

    圣心長老眼睛亮了亮。

    今天運氣很好嘛,寧夢真前腳才離開,圣子后腳就返回了,那么不需要猶豫了,等他靠了岸,自己就啟動母蟲。

    竟感應距離存在千米,足夠了

    夏極很遠就看到了枯葉亭有人在喝茶。

    那個人根本沒躲著他,似乎覺得很穩。

    孤舟靠了岸。

    他踏上了陸地,側頭看去,終于看清了。

    是三大執事長老之一的圣心長老。

    后者也微微笑著看著他,以一種盡在掌握的優越感俯瞰著他,又以一種充滿憐憫同情的眼神看著他。

    圣心長老藏著袖中的手已經開始刺激母蟲。

    子母引很是神奇。

    夏極只覺腹中一陣絞痛,好像體內那藏著的“蛇”爆裂了,化作一絲一絲極細的流涌入整個身軀,使得他五臟六腑都凍僵了。

    但似乎還行。

    他決定再看看,所以故意面容一愣,露出震驚之色,然后急忙盤膝,開始運氣打坐,一副發現自己中毒了的模樣。

    而就在這時,一股傳音入密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聲音不緩不急,充滿了塵埃落定的悠閑。

    這正是圣心長老的聲音。

    “圣子,你當初狠心殺死魯長刻之時,可曾想過自己也有被殺的一天?

    我是知道的,魯長刻那孩子雖然問你要丹藥,但只是孩子氣未曾消泯。

    他雖然當眾指責你,卻是希望你解釋清楚,畢竟誰知道你在短短三個月時間恢復功力會不會用了邪法,可是你不僅不解釋,還直接殺了他。

    他可是你的同門啊,就算說話態度有點不對,你就可以直接殺了他,誰給你的這個權力?

    你體內毒素已經爆發了,是你心愛的女人下的毒。

    用你剩余的時間懺悔吧。”

    夏極猛然睜眼。

    心中默念:“以我體內之毒,兌換內力。”

    頓時,這子母引的毒素全解,甚至在原來兩年內力的基礎上又給了半年。

    夏極站起身,扭了扭脖子,側頭看向圣心長老,后者有些詫異,但并不驚慌,一副“即便有些意外,但無妨”的樣子。

    夏極瞇了瞇眼。

    今天誰來都沒用。

    這個女人,死定了!!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融正配资 恒信宝 芮勇美欣达 申捷配资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泽钜配资 股票分析师工资 娃哈哈股票在哪里可交易 通昭配资 丰城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