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54.日常1:偏不

    沒有人知道大魏刀王此時在做什么。

    因為大魏刀王在摸尸

    說實話,他收獲了不少東西,通常出征之人都會帶些護身玉符,或是一些在禪院佛堂求來的開光之物。

    這些物品,統統被他兌換成了內力。

    意識再次被“+1+1+1”的飄紅所充實。

    他不厭其煩的摸了六千多具尸體,但總共收獲的真氣卻不過只有10個單位。

    其中,那位能槍化白鳥的天元高手一個人就貢獻了4個單位。

    做完了提升,反正時間還長。

    屠宰場上此時只有他一人存在。

    無論魏燕的支援都還未抵達。

    至于腹中饑餓了,異數峽谷的山上有準備過冬而出沒的野獸,這些野獸還沒等到冬眠就被干掉了,然后被夏極做成了燒烤。

    雖說是在魏燕邊境等待,但夏極并不是一直坐在那里。

    從之前魏人駐營之處拎了一壇完好的酒。

    趁著月尚圓滿,夏極坐在了異數峽谷的一座小山之巔,背靠青松,眺望著遠方。

    昏黃光彩彌漫著,天地自有一種奇特的美。

    拍開酒壇的封泥,又將面前升騰起的篝火撥了撥,把剛殺死的一個熊瞎子的肉轉了轉。

    油脂滴答,落在火焰里,火苗嗖地一聲竄高了些,像是紅蛇躍起,舔舐著肉。

    “這個世界并不簡單,永遠不要覺得自己已經無敵,覺得可以將底牌全部丟出。”

    油脂噼里啪啦響著。

    “如果有一天我的假身份被揭露了,可是又能撐過去,那么我該做些什么呢?”

    百里之內,怕是再無人煙。

    少年獨自坐著這最空蕩世界的中央,喃喃自問著。

    “那時候,我該當無需再驚慌了吧?

    只是圣門估計也會質疑我假扮圣子的意圖,可是礙于我的功績和名聲,他們即便不對我出手,但也會重新挑選圣子了吧?

    現在的一切,還是都如鏡花水月,虛無縹緲的很啊。”

    夏極拎著酒壇,仰頭灌酒。

    烈酒入喉,全身如焚。

    將酒壇推在一邊,他開始處理這烤肉,待到肉香四溢,他才開始大口大口的咀嚼。

    肉吃兩口,他忽的神色一定,猛然側頭,看向身后的一座孤峰。

    那里好像有人在窺探自己!

    這窺探感是剛剛產生的。

    隨即,一道柔和的聲音隨風傳入自己耳中。

    “圣子無需擔心,我乃大魏國師,奉魏王之命來為你掠陣。魏王擔憂你一人在此會出事,便讓我先一步趕來。

    大魏的五千精銳大概在五日后抵達。”

    說完之后,這聲音便是徹底的消失了。

    夏極能感覺到的窺視感也消失了。

    看著那山峰距離自己至少十多里遠,而此人竟能傳音如此之遠,還不緩不急,怕是踏過了那一步的超凡了。

    三天后。

    竟然是寧夢真先趕到了。

    “哎,累死了。”

    她一屁股坐在夏極身側,轉頭看向隨行的精英弟子們道:“把東西全部都放下吧,布置一下。”

    夏極回頭一看,不禁無語。

    那六名弟子是三男三女,其中有五人居然背著大黑包,就是之前自己去后山練刀時讓小爐鼎背的那種。

    這一轉眼,她就現學現賣,讓別人背了。

    “是,寧師姐!”

    六名精英弟子似乎對這位寧師姐很尊重。

    畢竟是圣子的女人嘛。

    可除此之外,這一路上寧師姐的大家風度也折服了他們。

    沒想到寧師姐居然是這么優秀的一個師姐。

    豪華版的帳篷很快搭設了起來,美酒美食一應俱全。

    寧夢真起身,淡淡道:“你們隨我一路同行也累了,快去那邊的山上休息吧。”

    小爐鼎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遠處云霧里的山。

    精英弟子們:

    “去吧。”

    “可是,寧師姐,從這里到那座山我們至少需要再花費三個時辰,天已經黑了。”

    一名男弟子哀嚎著。

    “寧師姐我們住在山腳下就好,不打擾你和圣子,那邊的山實在太遠了。”

    又是一名女弟子開口了

    寧夢真伸手小手,拇指和食指這么一比劃:“也不遠呀,你們看,就這么點距離。”

    一邊說著,拇指和食指還一邊拉伸著。

    “就這么一點。”

    六名精英弟子的眼中,寧師姐的人設忽然崩塌了。

    他們頓時覺悟了,一路上看似具備著上位者氣息的寧師姐,本質上就是個逗比。

    寧夢真似乎也察覺了這種微妙的變化,嘿嘿一笑,跳到圣子身后,她的第一次轉型嘗試失敗了,果然強者不是這么好當的。

    夏極也是服了,他搖搖頭道:“你們住峽谷里吧。”

    六名精英弟子如釋重負,紛紛點頭,然后準備下山。

    小爐鼎有些羞紅了臉。

    啊!

    又是兩人世界了嗎?

    夏極看了她一眼,“你也住山下。”

    寧夢真眨了眨眼,露出問號臉,然后開始搖頭看向身后。

    沒人!

    她有些結巴了起來,“我我也住山下?”

    夏極點點頭。

    “我我真得要住山下?”

    夏極繼續點頭。

    “我不嘛。”

    寧夢真忽然死不要臉的開始撒嬌。

    她的心態已經發生了改變。

    她徹徹底底的愛上了現在的圣子,哪怕做爐鼎也沒關系。

    從一開始一見鐘情的喜歡。

    到知道自己不過是個工具的畏懼。

    再到“圣子受傷后不知如何處理”的矛盾。

    到“知道無法抵抗,已經準備坦然受之”的麻木。

    再到“自己躺在床上,圣子居然也不來睡自己”的驚奇。

    到“他孤身一人,東去魏燕邊境,周圍都寂寞了”的思念。

    最后,則是此刻,再見了這一面,所有的思念都被點燃了,然后成了義無反顧。

    夏極想點她穴道,然后讓女弟子把她帶下去,但看到她的模樣還是沒出手,只是道:“隨便你。”

    他對小爐鼎的感情遠遠沒到愛的地步,而且她眼里的自己其實早已不是原本的圣子。

    固然,他如果愿意,幾乎可以隨時將小爐鼎推倒。

    但欲不可輕泄,否則斬情絲這一關會難以度過。

    簡簡單單三個字,帶著些無需刻意表現的冰冷,小爐鼎察覺到了這距離,但她努力地把身子往篝火邊靠了靠,以為這樣就可以取暖。

    “是長老讓我一定要來這里陪著你,可不是我死纏爛打一定要過來的哦!”

    小爐鼎學會了口是心非,“否則,我在碧空山一個人睡大床,可舒服呢,何必來這里?”

    夏極道:“那你回去啊。”

    寧夢真道:“不!”

    想了想,又傲嬌的來了一記補刀:“偏不!”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什么是股票指数套利交易 灵菲配资 掌中宝配资 老钱庄模拟炒股 2019股票配资平台网址 中兴通讯股票 股票行情软件有一天的数据不显示 豌豆财富 浩广配资 合赢在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