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67.三位新搭檔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

    大雪開始落了下來,古怪的是,陽光依然未曾徹底消失。

    雪霧飛騰,在冷色調的金光里燃燒著。

    夏極與長老說明后,便是背起冷艷鋸的古銅刀匣,緊了緊黯淡的梵文鎖鏈,仰頭望向碧空山第二峰的方向,這一次,他要孤身前往,只因為他所作所為,不可以被別人知道。

    小爐鼎想和夏極一起去。

    雖然圣子對自己不好,居然讓自己半夜從被窩里爬起來去炒飯。

    外出有什么包也從來都是讓自己背的。

    可是,寧夢真仔細回味了一下。

    嘛其實,挺爽的。

    小爐鼎的抖M之魂熊熊燃燒,現在她就特期待圣子欺負完了自己,能夠哄一哄她,那么她覺得自己就要幸福的上了天了。

    然而

    夏極不哄她,也不帶她。

    “我可以幫你背包呀。”寧夢真開始舔了。

    “不用,我就帶把刀而已。”

    “我幫你暖床。”寧夢真已經不要臉了。

    “我看過你睡覺的姿勢了,被子會被你卷走。”

    “我幫你準備晚飯。”寧夢真小嘴一憋。

    “山上只要打了野獸,烤肉就行了。”

    “我幫你烤啊。”

    “上次我們一同去,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把最嫩最香的肉都偷偷吃了。”

    “我”

    簡短的對話,夏極已經失去了耐心。

    在寧夢真嚎啕大哭中,少年斷然離去。

    “天冷,注意多喝熱水呀!”

    寧夢真期望用自己的關心,讓那絕情的少年回心轉意。

    可惜夏極連頭都沒回。

    小爐鼎瞧了瞧圣子已經遠去了,覺得哭了也沒什么意思,就如換臉一般頓時平靜了下來。

    “好了,圣子去練刀,那我也該練功了,婆婆教自己的武功應該要起步了。”

    裹著雪白大棉襖的寧夢真轉過身,摸了摸下巴,略作沉吟:“婆婆說了這功法是她的遺憾,她尋到的時候已經失去了修煉資格,所以便宜了我。

    唔那么按照那功法。

    首先,得弄一點繡花針過來才行。

    開篇心法第一句還挺有氣勢的,日出東方,唯我不敗?

    不錯不錯,和我很像。”

    從高空俯瞰。

    茫茫飛雪的碧空山,山道如干涸的溪流,縱橫交錯。

    然,此刻。

    道徑無蹤,鳥獸皆絕。

    唯獨一個鬼魅般的身影,在小道上拉出奇特的虛影。

    每次落腳點,都距離之前有足足百米。

    前一刻還在某個峽谷入口,只是幾個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在繁茂峽谷出口。

    明明之前還在山流前歪歪斜斜的獨木橋前,下一刻已經在距離獨木橋很遠的密林小道里。

    幾日的路程被夏極以一個時辰就走完了。

    他用的是咫尺天涯中的玄法,雖然以真氣驅動效果大打折扣,但卻也是極其稀罕的法門了。

    再次攀登上碧空山第二峰,夏極熟門熟路地走到死火山口前。

    還未等他做出任何動作,火山口的嗆鼻黑暗里忽的傳來“咚咚咚”如是細密鼓聲。

    好像深井的幽深里好像有什么悚然之物,在逐漸逼近。

    越來越近,心跳都隨著那聲音而加速。

    夏極雖然沒有感受到危險,他還是往后退了兩步,做出來應有的警戒。

    細密聲音消失。

    火山口周圍變得死寂。

    一抹白色從火山口爬了出來。

    那是一只巨大的慘白色手。

    聲音當是手指敲擊山壁發出的。

    那手張開,停在了少年面前。

    似乎是發出了一個詭異的邀請,在等他選擇。

    夏極嘴角一勾,淡然地踏步走上。

    就如踏入了腐爛地“火車”。

    慘白五指即刻虛扣成球,將少年包裹在其中,然后以一種雷電般的速度,飛快縮入了火山口里的黑暗,在奇異空間里穿行。

    這是很奇妙的感受。

    明明速度極快,可是夏極竟然感受不到半點暈眩。

    好像這“球”外的速度,與“球”內的速度完全不協調。

    不僅如此。

    這“球”的穿行方式也是詭異無比。

    明明穿行的途徑有許多地方只有孔洞,只有山石的縫隙,但這慘白的手卻以“完全不符合物理規律”的方式,硬生生“擠”入了縫隙里。

    可是自己偏偏卻沒有任何受到“擠”的感覺。

    過了沒有太久。

    周圍已經漆黑無比,自己的視覺完全作廢了,只能利用聽覺來辨認四周。

    夏極盡量放松,甚至閉上了眼。

    而這時,慘白手掌停了下來。

    踩踏的腐爛手掌開始舒展,五指張開了,微微一挺,將夏極抖落在了這地底的世界,然后如同蔓藤搬緩緩縮回。

    夏極踩了踩地面,僵硬而冰冷。

    入鼻的是一股陰沉而嗆鼻的味兒。

    這里氧氣已經很少了。

    朦朧之間。

    一種類窸窸窣窣的詭異聲音傳來,另一邊又是同樣節奏的回復。

    好像未知的存在在進行著神秘交流。

    砰砰砰

    一簇簇火焰升騰起來,那是婚宴用的紅燭,而這方空間終于在夏極面前露出了真面目。

    可是

    這居然是一個極具東方特色的婚宴現場?

    只是空無一人。

    目光繼續搜索。

    中央紅地毯的盡頭出現了一個“新娘”。

    背對著夏極,垂頭,戴著紅紗罩,沐浴在紅光里。

    滴答滴答

    屋頂忽的開始下雨。

    墨綠色的雨。

    夏極背著狹長的魔刀刀匣又仰起頭。

    屋頂嚴密至極,根本沒有縫隙,這些“綠點”像是從石頭里直接滴出來的,詭異,而且根本不符合物理規律。

    那些墨綠色的雨已經彼此匯聚,形成了一只毒麒麟。

    這是夏極的熟鬼了。

    毒麒麟熱情的用“拼湊起來”的人類話語,恭敬喊了聲:“導師。”

    夏極正要回答。

    空蕩的婚宴,紅燭火焰開始不安躍動。

    屋頂傳來“卡拉卡拉”的細響,隨即屋頂被突然掀開。

    火焰居然隨著這空間的拉動而幻變的極長,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暗紅色光柱。

    場景極具靈異魔幻風格。

    夏極仰頭,只見一只慘白色的巨手遮蓋在頂端,拇指與食指正夾著那屋頂,往一邊丟開。

    屋頂在半空卻又幻滅成了影子,仿佛這一切都不是實體。

    此時響起毒麒麟的聲音,它像是在做著簡介。

    “這是白虎。”

    又指了指紅地毯盡頭的“新娘”,“那是紅閻羅。”

    “你的思想很被重視,所以第一次的陰間區域構建,就由我們四個來共同完成。”

    夏極探頭看了看那巨大的白手,有些震驚。

    這白手正是接他來此的那只手。

    只是這貨是白虎?

    騙誰呢?

    不過看來這所謂的白虎和前世所知的四圣獸是沒什么關系了。

    而紅閻羅顯然也不是自己前世熟知的十殿閻羅之一

    片刻之后。

    夏極大概了解了這三位來自陰間的怪物,也是自己的三個搭檔。

    毒麒麟是一灘與恐怖咒怨融合了的不知名劇毒,這種毒強到什么地步呢?

    大概自己只要吞下,甚至連意識都來不及說出兌換,就會一命嗚呼。

    不過在它附近,還是挺不錯的,至少腦海的狀態中一直顯示著:+1+1+1+1~

    毒麒麟對于幻覺的掌控已經到了影響真實的地步,雖然范圍不大,但覆蓋一個鎮子大小的區域,還是可以做到的。

    它這種存在,放在恐怖片里,就是主角一行人誤入鬼鎮,然后孜孜不倦追求的“真相”。

    在陰間區域的構造之中,毒麒麟負責的是“場景搭建”。

    同樣,那些人世間某個地方“腐爛“后,或是被獻祭后產生出的“材料“,也正是融合在它的身體里。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鼎金投资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2013年股票推荐 换股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杠杆炒股公正卓信宝配资优异 信捷策略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配资平台股海 炒股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