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103.山門夜戰

    “厲鷹?厲靈之子?”

    夏極本來已經推開了門,聽到聲音卻是頓了頓腳步,從屋內鹿角樣的衣架上取下一件黑金袍子,披覆身上。

    轉身向著南邊,運氣揚聲,淡淡回應:“讓他進來,演武場等我。”

    厲靈之子來找自己,不可能有第二件事,就是復仇。

    夏極之所以選擇見他,也是聽此人聲音從山門外而來,這說明他懂規矩。

    而此人聲音洪亮,沉著有力,帶著奇妙的韻律,說明他為人很可能磊落光明,而且身懷絕學。

    這樣的人,他見。

    圣門外。

    兩個值守的圣門弟子聽到夏極命令,這才側身讓開。

    然后左側那個名為吳重的弟子往里走了幾步,抬手示意道:“圣子傳召,你隨我來吧。”

    說到圣子時,這弟子眼里有了些光華。

    充滿了向往和仰慕。

    頭戴黑鐵發箍的負刀男子察覺到了這弟子無意間露出的情緒,心中訝然,看來這圣子很得人心啊,他很快收斂心神,禮貌地道了聲“多謝”。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圣子。”吳重懶懶說著。

    他也是富二代,在未入圣門前,在城里也算一霸,所以并不會懼怕這些俠客,說話之間也是隨意的很。

    吳重走了兩步,又回頭,用一副指點的模樣道:“你是來復仇的吧?我勸你一句,盡早打消這個念頭吧。”

    厲鷹眼睛瞇了瞇,并不問為什么,也不乘機打探圣子的信息,他依然是禮貌的一句:“多謝。”

    吳重不屑的笑笑。

    厲鷹不以為意,依然恭敬地緊隨著這弟子。

    他把禮貌給了世俗,就可以把瘋狂留給刀。

    這就是他的道,也是他的刀。

    另一邊。

    飯食齋。

    師妹正在歡歡喜喜的磕雞蛋。

    咔,蛋殼碎了。

    “放油!”

    “蛋液!”

    哧啦!油炸出了些滾燙的小點,師妹跳躍、旋轉、閉著眼,從容的往后跳了一步,然后又上前補鏟。

    “遠遠的炒一炒,然后加冷飯!”

    “撒一把鹽,關火,出鍋前撒上切好了碧綠小蔥段。”

    師妹炒飯炒的好開心啊。

    寧師姐消失的真好,她走了,圣子暖床的位置就空出來了,這總歸要人填補的上去的吧?

    機會來了來了。

    師妹開心的很啊。

    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跳也加速了,雙頰也紅了,雙腿扭了起來。

    忽然,她聽到屋外傳來許多腳步聲,推窗側頭看了看,冷風讓她清醒了點,目光里,只見許多弟子在往演武場方向而去。

    她看到個熟悉的師兄,就急忙問:“師兄師兄,怎么了?”

    那師兄道:“我們去學習。”

    “啥?學習?大晚上的去學啥?”師妹很費解啊。

    師兄表示:“圣子又要虐人了,他的一招一式、一言一行都是經典啊,保不定能從他的動作話語里參悟到什么道理,然后突破我現在的瓶頸,大家都是這么想的。

    對了,鏡花師妹,你怎么在飯食齋里?”

    “我”師妹不說,生怕說出來會被師兄旁邊那幾個妖艷賤貨聽到,然后來搶著炒飯。

    “算了,不管你了,師兄要搶個前排的位置觀戰。”

    那熟悉的師兄說著就匆匆跑開了。

    鏡花師妹想了想,開始自己吃炒飯。

    待會兒,等圣子快打完了,自己重新炒一份熱的給他吃。

    別人去觀戰,她要去補個妝。

    可惜呀,不能看到圣子在戰場上的英姿,心里難免有遺憾。

    嘆了口氣,鏡花師妹開始運筷如飛

    演武場上。

    兩個弟子抬著太師椅跑來,匆匆放好。

    黑金袍子的少年坐下,神色悠閑,托腮望著遠方,霸主氣質,一覽無遺。

    他對面則是那頭戴黑鐵發箍,背負略彎短刀的男子,站得筆直。

    兩人彼此打量,對話開始了。

    “厲鷹只求一戰。”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來找我是為了報仇吧?可如果只是一戰,那么我倒是不好傷你,所以說我為什么要答應你?”

    “刀為道,不同的道相撞,會令自己心境更為堅定,這對圣子你而言,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吧?”

    “你原來不準備殺我?”夏極感受到了戰意,卻沒有感覺到殺意。

    “不。”

    厲鷹很突兀地吐出這個字,“你是圣子,我殺不了,如果殺了,這天下再無我厲鷹立足之地。

    所以,我只求敗你,敗了你,就等于毀了你,毀了你,就等于為他報了仇。”

    如果能毀了一個刀客,那真是比殺了他還令他痛苦。

    “你有信心敗我?”夏極生出了興趣,這是他來到異界,看到的第三個真正的刀客。

    厲鷹很坦白:“沒有。”

    夏極笑了起來,他忽然有些欣賞眼前的男子,很誠實,很懂規矩,也很坦蕩。

    一個能如此堂正的人,對待自己的刀一定也夠誠懇。

    因為,他此時盡管被圣門弟子包圍著,盡管面對著自己,神色,氣勢,竟然沒有半點變化,可謂古井無波,又像是孕育著爆發的平靜。

    這樣的心性,首先就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人。

    夏極問:“那你想怎么比?”

    厲鷹道:“圣子肯應戰,厲鷹已經感激不盡,自然是有多少,比多少。”

    “當真?”

    “當真。”

    說話盡了,夏極就站起了身,往前走了幾步,伸手示意:“開始吧。”

    “你的刀呢?”厲鷹眉頭一挑,充滿了欣喜。

    夏極燦然一笑:“我就是刀。”

    四字既落。

    周圍觀戰弟子一陣喧嘩。

    不少人開始做筆記了,“我就是刀”四個字似乎為他們打開了新的裝逼境界。

    學到了學到了,弟子們深為敬佩。

    圣子也許說的是自己的真實感受,可是對他們而言,可是以后拿去吹噓的金句啊。

    到時候別人談論刀法,他只要來一句“我就是刀”,那一定是震驚四座啊。

    弟子都很開心,有種收獲的充實之感。

    厲鷹也不多說:“那得罪了。”

    他從懷里忽然扯出一塊黑布,雙手舉著壓在眉間,熟練的將布往后猛地一繞,在發后熟練纏了個結。

    如是,他的眼睛就被黑布遮住了,再也無法視見任何東西。

    夏極好奇道:“你眼睛被遮住了,看得到我么?”

    厲鷹淡淡道:“我的心更加清晰。”

    觀戰弟子愣了愣,這個來挑戰的人說的什么鬼?

    蒙著眼睛?

    心更清晰?

    胡扯吧?

    夏極道:“撇開表象,直觀刀意么?”

    厲鷹道:“是,我合了眼,就開了心眼,我能清楚的察覺到你的刀意,然后無論你是什么刀意,我都能用相反的意中和,將你的力量歸于虛無,再趁著虛無的這一剎那,斬出必殺的一刀。”

    他很誠懇,誠懇到老實。

    老實到把自己的刀技一五一十全部告訴敵人。

    可,這何嘗不是一種自信。

    夏極道:“那你看好了。”

    “來吧!圣子!!”

    厲鷹右手往后,反握住了刀柄,開始慢慢抽出。

    同時,一股蘊藏著冷靜和瘋狂的矛盾氣息從這男人身上升起。

    他沉浸在了某個奇怪的道之中,氣勢攀升,無比強大,對手的呼吸、心跳、一切,都暴露在了他面前。

    夏極感到一條恐怖的蒼鷹,在云間作出狩獵之姿,然后在靜靜等著獵物躍出那一下。

    躍出之前,存在無限可能,躍出之后,可能就落定了,那時候,就是蒼鷹動如閃電,一擊必殺的時刻了。

    厲鷹,就是那只蒼鷹。

    可惜,自己卻根本不是獵物。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牛股今日推荐 华瑞优配 路易泽配资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 同花顺股票行情软件 恒瑞财富网 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 配资炒股杠杆经验 金融配资 加拿大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