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188.屠杀7:再碾二重天!!(大章)

    “看来你们影子学宫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此人看来年龄不大,却能出现在本座面前,真是令人赞叹。

    或者说”

    ?#36824;?#35328;笑的赵国无敌来使仔细观察着,这被一玄唤灵阵召唤出的强者,身上竟?#24187;?#26377;散发玄气?

    还是隐藏了玄气?

    夜凌天摇摇头?#39608;?#25110;者说你们燕国已经人才凋零到?#35828;?#22320;步了吗?

    王都中心,竟然连通玄都没有,只有这种真气澎湃的小?#19968;?br />
    ?#19978;?#21834;?#19978;В?#30495;气再怎么强大,即便有数百年,甚至一千年两千年,又能如何?

    需知一道玄气,就能破除千年内力,这般利用真气而变强的人,在本座面前都是渣啊!

    安真,你是一个在?#26412;?#24456;是难得的阵法大师,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之后,你就入了我赵国,做一个供奉吧。”

    夜凌天说罢,便是周身玄气弥漫,天地随之而动。

    此时天色微暮,本就是飘雪的天气,暗沉自然早至。

    这无穷的暗色,竟然把这大赵来使包裹其中,使得他和夜色融为了一体。

    他向前走来,好像是整个夜色向前压迫而来。

    他的姿态并不侵略,可却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刚出巢狩猎的怪物,而他所看中的对象,则是?#24378;?#24604;的,需要颤抖的猎物啊!

    可是

    一旁的安真贤师却是愣住了。

    这

    这被他召唤出来的人不就是大魏摄政王吗?

    之前,他在魏国境内召出那神秘女人阻挡这少年,已是遭受反噬吐血一次,看来此番,又要吐血一次了。

    可是,这少年人终究还是无法挡下夜凌天吧。

    只是令他疑惑的是,这少年人身上为何没有玄气?

    要知道,他的一玄幻灵阵可是会召出方圆千里最强者最强的一种状态

    难道说这少年?#35828;?#30495;气比玄气还厉害?

    或者说,玄气太弱了,弱小到连真气都可以企及的地步?

    不对啊,之前在魏境,他与那神秘女人交手,玄气可是运用的有模有样,招式也是圣门的玄法,不曾有错啊。

    那

    算了,不想了吧,反正他又不是夜凌天对手。

    良禽择木而栖,那就叛?#25628;?#22269;吧,毕竟自己也已经?#25163;?#20041;尽了。

    他拉开一点距离。

    通玄境二重天的出手,他也并非第一次看到,此时重见,只觉恍如隔世。

    “赵国强者在夜晚,实力还会翻上一倍,现在已经入暮了,夜色算是至了看来此战,很快就会结束了。”

    安真贤师身形一闪,御风而至了附近的一座?#32467;郟?#36828;看着此方决战,同时他需要承受预?#29616;?#20869;的反噬。

    远处,夜凌天忽然动了。

    他并非是闪到近处进行攻击,反倒是迅速拉开距离。

    同时,左边大手在虚空里一抓,仿是握住了一柄无形的大弓。

    右手五指虚握,而周围的黑暗迅速向那手中汇聚,隐约之间,掌心风暴汇聚,竟是出现了一支漆黑的箭矢!

    以气为弓,以夜色为箭。

    这就是赵国通玄强者的最恐怖之处。

    百里之内,箭无虚发。

    心念一动,弯弓射箭,这箭就会上天入地,直接射向被赵国强者标记住?#35828;?#25932;人。

    此玄技,安真曾有耳闻,名为《夜色小箭》。

    而赵国通玄能够融入夜色的身法,在夜晚实力翻倍的实力,名为《夜魔玄典》,夜色越深沉,他们实力越是强大,在近乎午夜,甚至是不死之身,就算把他们砍成了两半,也能迅速?#25351;矗?#36527;体重组,简直是闻所?#27425;?#30340;怪物。

    所以,赵国通玄夜行,那是所向披靡,无可阻挡。

    《夜魔玄典》加上《夜色小箭》,简?#26412;?#26159;完美无解的组合。

    夜凌天一瞬间,就用了杀?#23567;?br />
    嗖!!

    他松开手,?#36824;?#35328;笑的脸上露出一副大局已定的表情。

    箭出无声无息。

    刚刚出手,就消失了,再无法被任何?#35828;?#30446;光所发现,更无用谈锁定。

    可是,下一瞬间。

    这箭矢又出现了。

    出现之时,已经在对面那长发少年的心脏之?#21834;?br />
    “结束了。”安真苦笑着摇摇头。

    可是,他的笑容才刚显露出来,就旋即凝固。

    嘭嘭嘭!!

    这位中原来的贤师忽然只觉心跳如要炸了,心脏如要从嗓子口射出。

    嘭嘭嘭嘭!!

    “这”

    这是反噬的感觉。

    “不对!”

    安真贤师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大恐怖,这不仅仅是反噬,好像是召唤的强者超出了布阵人实力百倍

    嘭!嘭!嘭!

    他身子开始颤抖,七窍剧痛无比。

    忽然,他双眼流出了一行血泪。

    远处。

    那一箭落在了长发少年身上,竟没有插入。

    少年体型在变化,鳞甲皮肤,全身充斥一种诡异玄奇的光华,黑发在变得更长,长到了三米,四米,五米,六米!!

    轰!!

    夜色小箭碎裂了。

    这一箭没?#26032;?#31354;,可是却被这摄政王的防御给震碎了。

    再看。

    摄政王已经消失在了原地,闪电般射出。

    噗!!

    安真贤师只觉双耳之中猛地一热,周围传来声音竟有些模糊了,下意识伸手?#24187;?#20004;行血红的热流从腮边流下。

    远处夜凌天皱了皱眉,看着天色的暗淡。

    虽然还未至午夜,未曾至最黑的时候,可是也足够了。

    能挡下自己一箭,算是还有几分能耐。

    可这又如何?

    夜色入体,夜凌天拉臂,出拳,风雪,黑?#30340;?#22266;成一只巨拳的虚影,向着那腾空扑来的巨人轰去。

    这是《夜魔玄典》里最基础的玄气应用。

    那巨人唇角一翘,忽然传出些笑声,然后这笑变成了大笑,狞笑。

    哧哧哧!

    他竟?#24187;?#26377;出手,而是直接冲入了那那巨拳虚影之?#23567;?br />
    虚影如积雪遇汤,被摧枯拉朽的撕裂,黑暗中分,风雪也无法阻拦那怪物。

    这赵国的强者夜凌天眉毛挑了挑,这才有了些正色。

    他见识很广,瞬间认出了这变化。

    人类第二重极限,激活血脉,进化魔躯,未曾想到还真有这般的人,有趣有趣,此战之后,定要找到这男人,作为一个稀罕的物件,无论是藏在我大赵皇宫,或是给义父做一个藏品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夜影百箭!”

    夜凌天全身气息升至极强,双臂一挥,黑?#36947;?#20957;结出了密密麻麻的数百只箭矢,列于两侧,在他背后,极为壮观。

    “去吧!”

    右手一压,夜色,风雪就随着他的箭矢飞速射出,窜成了一线长龙,爆射向那扑来的巨人。

    嘭。

    远处,安真贤师却蓦?#36824;?#20498;,双手撑地,他再也无法?#31181;疲?#19971;?#29616;?#20013;喷射出鲜血,意识一黑,他心神狂震,急忙运用一切法门来镇压这股反噬。

    匆匆从怀里掏出一颗琉璃瓶,倒出三颗金黄色眼珠大小的药丸。

    药丸还缠绕着冰寒的冷气。

    安真贤师把三颗药丸全部吞下。

    “这次太匆忙,太草率了”

    这位书生样的中年人满脸惶恐,他一?#21796;?#24050;经踩踏在了死亡的边缘。

    另一边。

    长发黑巨人身在半空,抽出一把百米真气长刀。

    长刀对上数百只黑暗箭矢。

    咔咔咔!!

    箭矢开始纷?#23039;?#35010;。

    巨?#35828;难?#23376;,?#20204;?#26494;啊!

    夜凌天脸上的倨?#26009;?#22833;了。

    他这一击可谓是动用了极多玄气,本想着志在必得,可是对方却摧枯拉朽的?#25238;?br />
    这,这已经不?#20040;?#20102;吧?

    他咽了口口水。

    妈的,区区燕国,影子学宫怎么会有这?#21364;?#22312;?

    不知何时,一念之间,这位赵国的无敌来使?#37027;?#36716;过了身。

    再瞅了一眼,从而降的巨影。

    夜凌天再不犹豫,开始发足狂奔。

    嘭!!

    百米真气巨刀受了数百只黑?#25932;?#31661;的阻拦,速度稍缓了些,夜凌天就趁着这功夫跑出了数十?#20303;?br />
    原本他所站立的地方,已经被这一刀斩成了尘埃。

    泥石?#23665;Γ?#19975;般皆为?#23601;粒?br />
    这刀是由狂暴真气所构成,所斩之处,皆会震荡,而一切此间物质,都会被撕?#24230;?#30862;,化成最小的尘芥。

    也不见长发黑巨人有所动作,身形瞬间?#20004;?#21040;了夜凌天对面。

    论速度。

    在通玄里,精通《咫尺天涯圣典》的圣门高手可是数一数二的。

    缩地成寸,百米破体刀气随着拔刀如电,又是一斩而出。

    这长发黑巨人虚影和本体不一样,他不装逼呀,他不用长草,他就用真气化刀,直?#29992;В?#23601;横推,连弯都不带绕的。

    夜凌天往后急退,如同一道转弯的黑光,同时大雪为弓,黑夜为箭。

    嗖!!

    又是一道黑?#25932;?#31661;射来。

    他瞳孔里,那黑巨人似乎没察觉到自己这一箭。

    毕竟黑?#25932;?#31661;想来以神出鬼没而著称。

    箭穿过了巨?#35828;?#38450;御,在他面门处才显现出来。

    刚刚一箭射心脏,却连防御都破不开,所以夜凌天就瞄准了这敌?#35828;?#33080;庞。

    可,几缕黑发扫过。

    ?#24378;?#26292;射来的箭矢瞬间被那诡异燃烧的长发倒卷了起来。

    巨?#35828;暮?#21457;随意丢开那玄气化成的一箭,身型甚至连停顿都没停顿,象蹄般的双臂一抬,握住了两把百米真气长刀。

    哗哗哗!

    双刀?#25238;?#22914;骤雨,铺天盖地而来。

    夜凌天这一停顿的功夫,已经无法再逃开,他急忙从怀里掏出?#24187;?#28034;绘着金蓝双色、巴掌大小的盾牌模型,急速丢出。

    盾牌模型迎风就长,瞬间化作?#24187;?#29572;奇巨盾,挡在了他面?#21834;?br />
    这可是仙人四左道之一的红殿所制。

    四左道指的是红殿,?#32422;#?#24040;墨宫,小唐门。

    咔!!

    双刀落下。

    巨盾发出震天般的轰鸣。

    夜凌天舒了口气,果然,红殿出品,必属精品,虽说这盾牌对于红殿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如今也是绝版物品。

    一个擅长射道的通玄,能有这么一个巨盾般的庇护,那是必须的。

    他趁着这当机,右手往虚空里一抓。

    玄气澎湃。

    握住了一支黑箭。

    侧头想开个?#21491;?br />
    咔

    一道刀光斩来。

    夜凌天急忙缩回,惊的满身冷汗。

    身后巨盾传来连绵不绝的震天响。

    他忽然开?#35760;?#24184;,这一玄幻灵阵召出的强者并不具备多少智慧。

    这些强者虚影只会莽,只会横推,换句话说,它一定要把眼前东西给砍碎了,才会罢休。

    如果它不斩碎这盾牌,就永远攻击不到自己。

    “呼竟然让本座如此惊慌失措,实在是”

    夜凌天长吸一口气,有了时间,他急忙利用《夜魔玄典》来聚气,右手捏着的黑?#25932;?#31661;开始膨?#20572;?#19968;寸一寸,逐渐的,指宽,臂宽,脸庞宽度,水桶宽度,然后竟然如同铜柱宽度。

    弯弓,向着身后拉出。

    心神锁定身后的巨人。

    “黑暗一龙箭!”

    夜凌天眼睛微眯,?#36824;?#35328;笑的神色里多出了些冷酷。

    死啊!!

    他?#24613;?#26494;手。

    咔!!

    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旋即,是?#36824;?#38590;以形容的剧痛袭击而来。

    一条手臂被狂暴之气斩飞上天,在半空震碎?#38378;搜?#38654;。

    嘭!!

    铜柱般的黑?#25932;?#31661;因为失去了运力的媒介,也是瞬间瓦解。

    夜凌天所有的自信都被这一斩给粉碎了。

    他目瞪口呆,不?#25233;眯擰?br />
    而高处。

    安真贤师满脸是血,满身是血,他再也支撑不住这狂暴的反噬了

    如果他早上几日施展这阵法,也许还不会如此。

    可是,如今的夏极是一万五千多年真气啊,再加上被激发的不知何种魔躯,他岂能承受?

    这般强大的反噬,让安真贤师即便服用秘药,也是无法再承受。

    蹒跚着往前走了几步,躯体直接爆裂开来,血肉横飞,成为了大雪里的残破骨骸。

    布阵人死亡,这一玄唤灵阵也是破了。

    山谷里。

    ?#24378;?#24598;的长发巨人已经消失了。

    大赵而来的无敌使者全身湿透,右臂被?#25238;希?#20182;背后是被硬生生从正面砍成两截的盾牌。

    “这这这究竟是何人?#20426;?br />
    夜凌天只觉得自己是死里逃生,如果安真再差那么半秒自爆,他怕是身首分离了。

    ?#36824;?#27987;浓的恐惧感在心底生出,甚至心境都动摇了。

    算了

    燕国这么可怕,我还是?#28909;?#25171;魏国吧。

    “等到午夜时分,我当可以利用夜魔玄典续上右臂,只是需要十余天来进行?#25351;础?#31561;?#39029;?#23665;,?#28909;?#39759;国,攻下此国之后,再细细打探这燕国的恐怖学宫存在究竟是何人,然后徐徐图之吧。”

    夜凌天,怂了。

    可是,远在影子学宫的摄政王,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差点干死一个通玄二重天!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