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189.日常:皇后與限主

    、域名、請記住_彡彡)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此時。

    魏王都,皇宮,西宮,華清宮。

    蕭元舞正在撥弄著一只小巧可人的金絲雀。

    她的手指白皙而嫩長,輕輕撫過這只金黃色小雀的腦袋,揉著絨毛,然后又好奇的捏了捏它的尖嘴。

    小鳥不舒服極了,雙翅撲騰一聲,就要飛起。

    可是小爪子才剛躍動,就被這位優雅的人兒提前抬起指頭,“啪”地一聲壓在了它的頭頂。

    于是乎

    金絲雀在楠木桌上不停跳躍,可是卻每每撞到這位小淑女指頭的小肉上,而不得不被壓制在桌面。

    畫面很有趣。

    小淑女玩的樂此不彼。

    如果那些死于她手上的人見到如此一幕,怕是要懷疑這只城府極深的狐貍精,是不是被奪了舍?

    否則何至于露出如此與她氣質完全不同的一面?

    華清宮里,地龍鋪設,暖氣十足。

    殿門入口是兩座小的別致玉塔,塔中可放明燭,可放檀香,亮光剔透,淡香裊裊。

    高高的門檻之外,是沒有腳印的平靜雪面。

    雪面之上,是天灰彤彤一片。

    “小鳥啊小鳥,你想著飛出去,可卻不曉這宮殿里比外面不知好了多少。

    出了門,天寒地凍,你分分鐘會被凍死喲。”小淑女趴在桌上,右手架著,隨意逗著金絲雀,喃喃自語著它根本聽不懂的話。

    忽然。

    門前僅有的光被遮蔽了。

    蕭元舞也不看。

    因為她知道是誰。

    背著盤龍雙尖槍的女武神踏步走來,站定后,才輕聲道:“元舞,交易已經完成三分之一了。”

    “嗯。”小淑女還在玩著金絲雀,一切盡在她掌握里。

    女武神忽然道:“那個男人很不簡單。”

    小淑女理所當然的模樣:“他本來就不簡單,我很早之前就相信了。”

    “元舞,你真的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壓在他身上?如如果說我們錯了呢?難道不該再試探試探,再小心翼翼

    萬一我只是說萬一”

    蕭元舞身型猛然一頓,她手指下的金絲雀趁著著功夫飛快逃開了,撲閃著金黃的羽翼,自以為自由地飛出了這華清宮,向著門外飛去。

    小淑女露出迷人的笑:“瓦姐,萬一什么呀?”

    女武神不知為何,剛剛竟然感到了一點恐懼,此時見她如此,才輕聲道:“元舞,萬一萬一他不是天命呢?”

    蕭元舞身子靜了靜,趴在了桌上。

    身子忽然抽動起來,如是抽泣。

    柔弱、需要人呵護的雙肩在顫抖了起來。

    輕輕的、低沉的笑聲傳來。

    原來,她竟然在笑。

    笑的花枝亂顫。

    待到她抬起頭,滿臉閃爍著興奮的色澤,瘋子般的小淑女看定了女武神,所有的笑容一瞬間被冰雪沖淡。

    如同烈日糅雜了寒冰,黑糅雜了白,呈現出迷人的灰色。

    女武神依然道:“元舞,我需要為你考慮,如果他不是天命,那我們此時就該”

    她話未說完,卻被那嬌小淑女溫柔的話語打斷了。

    “若他不是天命,那我就逆天改命。”

    話語柔和,沒有什么宣誓,可卻藏著不可動搖的心。

    蕭元舞緩緩走到了華清宮的門前,門外,那只得意的金絲雀已經被風雪凍怕了,后悔了,想要折返。

    然后看到這剛剛逗弄它的人類女子,這才知道剛剛多么溫馨,于是急忙撲朔著翅膀返回。

    可是才飛到半道。

    便是一道紅光穿過了它的軀體,一只細長的紅色箭矢穿破了它的腹部,帶著它暖黃的身軀落入了地面厚積的大雪里。

    詭異的是,那紅色箭矢才落入雪中,就如血液般散開了,融化了。

    小淑女把艷紅色的怪弩藏回袖中,然后坐在高高的門檻上,托著腮,看著雪,目光甚至未曾在那剛剛被她射殺的金絲雀身上停留片刻。

    她瞳孔里映著整個凜冬,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時,門外傳來匆匆的腳步聲。

    華清宮大門嘭的一聲被推開了。

    氣鼓鼓的紅衣少女叉著腰,站在宮門前:“蕭元舞,我我我要和你決一死戰!”

    小淑女看著門前站著的小爐鼎,沒有絲毫要搭理她的打算,側頭看了看女武神,微微動了動,示意她去關門。

    刷!!

    女武神瞬間閃現到了華清宮門前。

    寧夢真揚起頭,在仰起頭,看著比她高足足兩個頭的強裝女人,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側了側頭,從女武神和大門的縫隙里,看向坐在屋檐下的少女,大聲道:“蕭元舞,我要和你你你決一死戰!”

    不覺中,她說話的重音變了。

    啪!!

    大門被重重關上。

    紅衣少女,眉間一點朱砂,站在宮門前,不知所措。

    仔細想想,自己應該很強才對嘛。

    怎么回事嘛?

    為什么別人在自己面前把門重重關上,心底卻不生氣。

    寧夢真,你好慫啊。

    就在此時

    遠處傳來匆匆的腳步聲。

    大內總管匆匆低首而來。

    “寧姑娘,蕭王妃在嗎?”

    小爐鼎雙眉一豎,瞳孔大瞪,“什么王妃?!”

    大內總管風公公疑惑道:“元舞乃是攝政王王妃,此事整個后宮都知曉,寧姑娘你還不知道么?”

    寧夢真:

    她自然不知道蕭元舞和后宮這群老娘們早已混熟了,成了閨蜜,她只是做了幾個暗示,頓時整個后宮都已經默認她是攝政王的王妃了。

    不動聲色之間,這位充滿魅力的優雅名媛已經獲得了整個后宮的認可,掌控了局勢。

    寧夢真很不爽,“她才不是王妃!”

    風公公笑笑,不搭理她,是不是,不是你說了算。

    寧夢真臉都漲紅了,強行克制,“公公你找蕭元舞做什么?”

    風公公笑笑,依然不準備理她。

    寧夢真道:“公公可以問我啊,說不定我也知道!”

    大內總管搖搖頭:“王爺又失蹤了,有幾天沒上朝了,這事我得問問王妃。”

    寧夢真道:“他神龍見首不見尾,我以前與他在碧空山也是這樣子過幾天就自己又出現啦,不用找”

    話音還未曾說完。

    她身后門扉忽然打開。

    前一刻還有坐在門檻上的小淑女,此時已經站立在了華清宮正門之前,雍容華貴的金黃色長裙籠罩其身,令人只覺高貴無比,優雅大氣。

    “公公請進。”

    蕭元舞聲音落落大方。

    風公公再不理睬身側的紅衣少女,側身進入了宮門。

    啪!

    宮門再次關閉,把這可憐的紅衣狂戰士關在門外。

    寧夢真低著頭,雙拳緊握,指甲深陷入了掌心,死死咬著牙,牙床生痛,即便連瞳孔都要變紅的模樣。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窮!!

    發完了狠,門中傳來平靜的談話聲,顯然公公很信服那位“王妃”,雙方正在交談著關于夏極的話題,這令紅衣爐鼎有些茫然。

    進不得進,退不得退。

    來到了他身邊,卻反倒是進退維谷。

    勉強自己,卻反倒像個小丑。

    寧夢真也不撐傘,踏入雪中,雪花紛揚,不知何來,不知所往。

    “夏極”

    一聲幽幽長嘆,伴著一口熱氣,呵出,旋即,消失無蹤。

    【> o—手機端《閱讀ろろ小《說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股票配资门户找象泰配资真诚服务GO 配资排排网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免费股票推荐群的目的 什么是股票融资余额 互联网投资理财平台 优选策略 好股票推荐 2019股票推荐排名 除息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