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207.收尾4:詭譎與溫柔(求訂閱)

    此時。

    燕國王都,蕭家。

    “老爺,我我得到密報,西方冰河以東已經全部淪為廢土,死地,生者禁足之處了它們,它們快來了。

    燕王是為了穩住我們,才刻意說只是天災。

    可可根本不是天災。”

    一個女人面色蒼白,站在大屋內,用手扶著一邊的木扶手,這才面前能穩定心神,只是那木椅卻被帶著發出“茲茲”的聲音。

    她是蕭家二夫人,按理說也該是三小姐的生母。

    蕭家家主蕭展,神色凝了凝。

    二夫人喘著氣道:“我爹是冰河幫高層,他他在逃命時用巨墨宮的顯像傀儡傳回一張圖那傀儡是幫中重寶,被他私用了,他他為了我”

    蕭展打斷,壓低聲音忙道:“圖在哪?”

    二夫人上前,伸手入懷里去取,可是右手顫抖的太厲害,拿了幾次這才拿穩了,然后顫顫著放在兩人之間的黃梨木案幾上。

    那是一張色調偏暗的圖,好像是從高空俯瞰那一幕的定格。

    圖上不過是難民組成的長隊,氣氛絕望、悚然,還有牛車,有騾子在旁,銜成了一條長龍

    在小雪的天氣里,艱難地逃離故土。

    可,他們的面容都非常模糊。

    更可怖的是,他們之中不少人的臉龐,竟都是扭曲的!

    就好像奶油做成的臉龐,然后被人用筷子給來回劃拉了兩下,眼鼻口舌頭顱都混成一團。

    一股涼颼颼的寒意從兩人背脊上爬起。

    無論蕭展還是這二夫人,心臟都好像被一只手給緊緊握住了。

    堂中死寂。

    蕭久雙目靜盯著那圖像,他好像看入了迷,以至于不再抬頭。

    這位蕭家家主忽然問:“還有幾人看過?”

    二夫人急忙道:“老爺,我擔心誤事,所以就先拿來給你看,讓你做決斷了…

    不如我們拋棄那些奴仆,收拾金錢細軟,帶著家族核心成員,還有兩個孩子跑吧。”

    說到孩子,二夫人似乎想起了什么,露出了傷心的神色,“可惜元舞那孩子,在七歲時候就溺水死了…哎…我記得咱爹還給安排了娃娃親…

    否則,那夏家雖然落魄到鄉下的小世家,但兩個孩子能在一起也不錯,也不知道夏家現在怎么樣了。”

    她自顧自的說著。

    當一個女人出現大幅度情緒波動時,她總會借著說話來排解情緒,也會非常容易陷入回憶里。

    可是,蕭展沒有任何反應。

    不知何時,這位華服的蕭家家主低下了頭,雙瞳瞪大,死死盯著手捏的圖,圖上一張鬼臉兒也正凝視著他。

    光線暗淡的老屋,有些舊了的茶幾。

    吱嘎吱嘎…

    透氣的窗戶被庭間風吹過,如被無形的手關了起來。

    啪啪啪…

    一扇扇窗戶緊閉,連天窗外的木欄子也被天風掠的掀起,“啪嗒”一聲復又蓋住了著透光的方格子。

    屋內越來越暗,蕭展越來越沉默。

    但,二夫人久未尋到人傾訴,如今為了發泄心底的恐懼,而拉著家主不停聊著過去的事。

    她覺得家主今天真是特別好,竟然能聽她說如此之久…

    換作從前,怕是根本聽不到幾句,就會讓自己閉嘴。

    “說來也奇了怪了,元舞那孩子的小院平時也少有人去,可卻一直干干凈凈,還有著花香,茶香…哎,想來那孩子眷戀我們,不肯離去吧?”

    說到這里,二夫人有些奇怪了,為什么老爺一直不說話?

    她停了下來,試探著喊了聲:“老爺?”

    可是蕭展的頭越來越低,低出了一個詭異無比的弧度。

    像是被巨力壓下的樹枝,那頭,腰,大腿,就已經成了一個圓,而這個圓依然還在繃緊。

    寂靜的大堂之中傳來“咔咔咔”的骨骼繃緊,甚至輕微碎裂聲。

    二夫人嚇傻了,她急忙起身,想去搖蕭展。

    可是才一動,便是傳來一聲清脆的斷裂聲。

    咔!!

    蕭展的腰直接斷了,頭也斷了。

    二夫人瞪大眼,手足冰冷,如墜冰窟,心要從嗓子眼跳出來,她目光里:

    華服中年人扭曲的雙臂帶著一股怪力,直接扯下了自己的頭顱,然后重新安置好…

    右臂又在腰后一錘,是的那彎曲的脊骨重新直立了起來。

    蕭展抬頭看著二夫人,那張臉龐竟然與傳像傀儡傳來的圖像中…那些混雜在人群里的“惡鬼”一般無二!

    二夫人徹底喪失了理智,本能地發出一聲尖叫,轉身就逃。

    沖到門前,可大門卻早已緊閉了。

    二夫人急忙去推,可是那木門卻彷如鐵塊一般,紋絲不動。

    牙齒“得得得”地響了起來,二夫人用盡一切力量想要破門而出,卻是完全的徒勞。

    身后腳步聲近了。

    “開門,開門啊!”

    二夫人哀嚎著。

    然后,她感到自己被拍了拍肩膀。

    她顫抖著扭頭,入目的是一張扭曲的臉龐。

    “啊!!”一聲尖叫,這位蕭家貴婦嚇得暈倒過去。

    良久,門扉打開。

    蕭展站在屋門前,喊道:“來人,夫人暈倒了,帶到密室里靜養。”

    他面目和之前一般無二,斷裂的身形也徹底恢復,只不過多了一絲若有若無的邪氣。

    …

    未知的區域。

    優雅的小淑女翹著腿,手上拿了本血紅色的本子。

    那本子封面上游絲亂舞,時不時還會如心臟般,跳動幾下。

    她能坐在此處,說明封陽府龍氣動蕩的問題已經被解決了。

    此時,她對面是一個戴著紫金龍王面具的人。

    “你知道一切異數,我們都會鏟除,所以,即便是你看中的人也不會有任何例外。”

    聲音具著磁性,很溫柔,溫柔的能滴下水來,如是尋常女子,怕是只聽聲音就會面紅耳赤,在看這男人的強壯體魄,紫金龍王面具的神秘,就會被征服。

    是的。

    和男人很高,如果站直了,幾乎是小淑女的兩倍身高。

    蕭元舞卻完全不受他的影響,只是微笑著,轉著紅本子。

    嘭嘭嘭

    紅本子如心臟在跳,帶著玄妙的節奏,好似是活物。

    戴著紫金龍王的神秘男子溫柔道:“你知道應該怎么來勸服我。”

    小淑女依然微笑。

    那男子往前湊近了點,露出邪笑,帶著一種征服、渴求的占有欲,強大的氣魄隨之壓來:“做我的珍藏吧,有了你,我那一切已有的藏品都是糟粕,都可以被毀了”

    刷

    他話音未完,蕭元舞手中的紅本子已經變形,成了一把怪異的紅弩。

    而小淑女身后的女武神猛然往前踏了半步。

    女武神比之從前也有不同,她關節之處的護甲已經更新換代,顏色成了白金色,而其上更是刻繪著奇怪的紋理。

    氣氛忽然有些劍拔弩張。

    那男子也啞然閉嘴。

    蕭元舞溫和道:“她可以擋住你一秒鐘,我有百分之三十的幾率重創你,百分之十的幾率殺了你,連同你的真身,要試試么?”

    她露出迷人的笑,一頭青絲隨著那一揚頭,如綻開水蓮花般傾城。

    短暫沉默。

    忽然爆發男人的笑聲。

    “有趣,實在是有趣!可惜我真身無法動彈,否則真要去看看你看中的天命

    不過我免費送你一則消息,前幾日我剛從卦跡主人那里得到新的卜算,說是中原出了一位真龍天子。

    天命所歸,一代不過一人,你真的看對了挑對了么?

    哼呵呵哈哈哈哈哈!!”那神秘男人狂笑不止。

    他在嘲笑著面前的少女,也在嘲笑著這少女看中的男人。

    那個井底之蛙的大魏攝政王。

    蕭元舞安靜坐著,神色不變,灰色、渾濁、優雅的眸子里映著一把血紅的怪弩。

    也映著那身著蟒袍的少年模樣。

    狠厲,溫柔,都掩在最尋常的平靜里。

    她驀然舉弩,平舉,對準了對面戴著紫金龍王面具的男子,然后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扳機。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华盛配资 股票看持仓价还是成本价 查看股票行情软件 根据投资目标划分股票指数投资策略 658配资 上海期货配资宋钱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查询 炒股软件怎么用,看不懂怎么办 倍盈配资 天猫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