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234.國戰將起,天機不可言(第三更-求訂閱)

    王都金秋,天高氣爽。

    距離北境的大雪飄落依然還有數月的時間。

    但這也是豐收、修生養息的季節。

    魏國的涼州軍又進入了戒備狀態,冬日時分,關山外的陰兵盜寇們從不會消停,他們要提前做好準備。

    因攝政王和巨墨宮的關系,他們又能有優惠的價格采買到一批新的戰爭器械。

    而同樣,作為回報,夏極也護送了幾名巨墨宮的關系戶進了第七上古秘境獲得了些力量。

    要知道,夏極,紅閻羅等人還是在一起“意識圈”之中的,他打一聲招呼,那群陰間的大咒怨還是很給面子的,何況這本來就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此時。

    王都大殿之中。

    攝政王似有所感,猛然睜開眼,探手抓住了一片打著輕旋,緩緩飄落的枯黃梧桐葉。

    白金光澤涌動,那落葉竟顯得如純銀一般。

    大半年功夫的時光,夏極的白金圣骨已覆蓋全身。

    206根骨頭都已經轉變為了特殊的堅硬物質,可以破邪,也具備了難以想象的堅硬度。

    夏極大概感覺了下,自己的骨頭已經和魔刀的堅硬度差不多了。

    如果有人把自己給“肢解”的話,怕是能用自己的骨頭去打造不少神兵利器了。

    自己所有的三門玄法“三小玄法的咫尺天涯兩小玄法的圣象功兩小玄法的煮血魔功”都已經是修煉成功了,所差的也許就是火候和領悟。

    看著葉從樹落,卻不再回歸,夏極思緒飄遠。

    蕭元舞去了哪?

    為何如同失蹤了一般,一去不復返?

    是什么原因導致了如此?

    是不可言,所以不告而別么?

    夏極再看了眼西宮中央的華清宮,露出思索之色。

    小寧去了酆都,體內的生死一炁果然是不出所料的被消除了。

    但也因此音信全無。

    陰間的步伐,酆都的腳步正在臨近。

    燕國東境,冰河以東近乎所有的地方全部成了重災區。

    夏極曾經悄悄去看過幾次,卻無法做任何事情。

    因為一輛漆黑的馬車都會恰到好處的停在自己出現的地方。

    夢魘般的可怖黑馬踩著蹄子,慘白眸子靜靜盯著他,隨著他的走動而轉著,這似乎是陰間的某位大人物在警告著他“不要多管閑事”。

    夏極自然不會一腔熱血去為了異國的人拼命…

    關于此事,諸葛小花處傳來的信息是“天災降臨,餓殍遍野,生食子嗣,尋常無比”,但這信息里卻加了這位魏國諜報系統頭目的思索,用小字備注了“疑有鬼祟”。

    夏極卻知道,小花說得對。

    這根本就不是自然產生的災禍,而是陰間破壞了燕國至少一處龍氣秘境而帶來的降臨。

    原本的龍氣秘境很可能已經變成了魘氣滋生的恐怖區域。

    他如今擁有五萬多年的真氣,再回憶起黑卵里的那“小女孩”,卻依然懷有一種無法明白的感覺。

    就算面對及時出現的夢魘般的黑馬,他的體內的混沌道痕也在提醒自己“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大兇”。

    整個天下,似乎被籠罩進入了一場玄奇的節奏里。

    而好像有著無形的大手,在一起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在一一落子,布局。

    自己也不過是其中一顆棋子。

    正思索著…

    忽然之間,夏極感到自己手握的釣竿沉了沉。

    大魚上鉤了?

    可…

    他明明掛鉤上沒有上魚餌,卻為何…

    心念猛然動了動。

    而此刻,禁軍衣袍的年輕侍衛低頭快速穿行,走過殿門一側的巷道,腳步急促,似有什么大事發生了。

    那年輕侍衛出示腰牌,然后才得以被小太監引入春風亭外。

    秋日金色,菊香淡雅。

    侍衛忙跪地在兩排花園之外,向著長亭方向高聲道:“啟稟王爺…”

    小太監瞪了他一眼,輕輕咳嗽兩聲。

    這年輕侍衛才察覺攝政王在專心垂釣,他這是冒昧打擾了,于是急忙閉了嘴。

    王爺威望深重,權勢滔天,更奇怪的是如今大魏無論是朝堂、世家、軍部、還是江湖居然都毫無異心,整個大魏進入了空前團結一致的狀態。

    難道…

    這就是智慧和權術的力量嗎?

    聽說王爺才剛剛十九歲,這…

    少年侍衛真的是無法想象。

    大家同樣是少年,王爺為何就是這么不同呢?

    當圣子的時候,霸氣無邊。

    當攝政王了,也是人心一統。

    天下竟然有如此人物,這位少年侍衛真的是感受到了某種自豪,他感受到了一種歷史長河從此流過的味道。

    “無妨,說吧。”

    夏極也不轉身,聲音淡然。

    他才剛感受到一些異常,就來了急報。

    這不得不讓他心存了些“冥冥之中皆有聯系”的感覺。

    那少年侍衛忙道:“啟稟王爺,趙國五十萬大軍出了牧野關,逼近我西北軍所駐防的封陽府了。”

    夏極感受了下剛剛上鉤的大魚…

    明明沒有魚餌,為什么自己上鉤?

    他木桿一甩,那肥美的大魚頓時破水而出,水珠如閃爍晶石般四濺,夏極將掙扎不已的魚放入一邊的潮濕木桶,然后回應:“知道了,下去吧。”

    少年侍衛忙躬身后退,身影消失。

    夏極看著桶中那肥美的大魚,露出了思索之色。

    他想了想,拍了拍手。

    很快,黑影里一位相貌伶俐,可是眸子卻陰冷的少年快速走出。

    夏極問:“鏡妃和暖妃呢?”

    小寧和元舞失蹤后,也多虧了這兩位,西宮才沒有那么冰冷。

    而這伶俐的少年則是禁軍里少部分能打的侍衛。

    這群侍衛都由寒蟬統帥,被稱為小蟬兒。

    蟬聲到處都可聞,這群侍衛的名頭也是由此而來,可見他們是暗哨,諜報人員,雖然還在匆忙的訓練之中,但素質卻是禁軍里最高的。

    那伶俐少年忙說:“兩位娘娘昨晚又悄悄出了宮,在外面玩了一晚上,如今好像與一個小世家的弟子發生了糾葛,不過蟬將軍已經暗中跟了過去了。”

    蟬將軍就是寒蟬。

    夏極點點頭,吩咐道:“如今戰亂將起,看好她們兩人,我記得上次兩人居然跑去行俠仗義打山賊…”

    這是有多無聊?

    “屬下明白!”伶俐少年忙回應。

    夏極吩咐完一系列事情后,轉身看向東方,一步踏出,人已不在原地。

    有些規則,他需要問問秋未央。

    畢竟…他掌權以來,還沒有遇到過如此大規模的國戰。

    說實話,憑他如今的水準,五十萬大軍,他還真敢帶一把刀就直接莽上去…

    如果變身成了光球形態,那畫面…

    簡直是太空堡壘降臨到了青銅時代的單方面屠殺。

    但這般程度的屠殺同類,讓他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

    如果強者真的這么肆無忌憚…

    那么現在這些國家是怎么存在至今的?

    人類早就滅亡的剩下幾個人了吧?

    或者說是單純的奴隸制?

    圣門的兩個老的早就死了,其余高層不知所蹤…龐驚,藍月,獸女,夜叉等人也不知道這種程度的規則…

    所以,他只能來問問這曾是仙人四左道之一卦跡的實習生了。

    當他趕到時,雀斑小圓臉正坐在八面卦旗中央,雙手環抱,十指展開。

    中央,一枚普通的杏黃三角旗正浮空,靜止不動。

    旗面上,某種無法窺見的圖紋正若隱若現。

    小圓臉少女的衣服已經換成了涂繪滿星辰的白金袍子,很有神秘的味道,袍裾隨著長發在無風自動。

    看來是小卦跡的制服了。

    夏極靜靜等待。

    秋未央睜開眼,輸了口氣,而那杏黃旗面上隱隱顯出一顆璀璨星辰的樣子,活靈活現,竟給人躍然破旗而出的感覺,可這星辰幻影稍縱即逝,讓人生出不真實之感。

    看來這小實習生在卦跡的藏書、資料中學到了些有趣的知識。

    “王爺,你來啦。”

    秋未央睜開眼,瞳孔里閃爍著一種“巫”般的智慧、神秘、迷離的光澤。

    但下一刻,這光澤就都消失了。

    夏極拍拍手道:“難怪你這大半年都沒找我,也沒詢問后續小卦跡成員的事情,原來在這里參悟卦算之道,這樣很好。”

    猥瑣發育,低調打野,神裝了再出山,這思路是正確的。

    秋未央道:“王爺尋我,一定是為了趙國入侵的事情吧?”

    夏極神色不動。

    這幫算卦的果然有兩把刷子,年初時候要不是自己想到就去做,而且速度極快,說不定還無法將他們滅門。

    秋未央道:“王爺,天網如今很亂,說明插手的人非常多,但是卦算法則里,個人機緣還能說出幾句,可如關大勢,絕不可輕言,否則極容易受到反噬。

    當初青云子…”

    她忽然中斷了這個話。

    可是夏極也已明白,青云子未曾注意、或者為人論福禍、定機緣多了,失去了警惕,所以妄論“變數魔龍”,以至于大禍臨頭…卦跡被自己滅了。

    可是…

    自己去滅了卦跡也是心血來潮,是敵我陣營分明無比,根本無跡可尋。

    心血來潮?!

    莫不是定數?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影响股票涨跌的原因 智慧帮配资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涨跌 汇丰鸿利 股票配资怎么辨别实盘虚拟盘(假盘) 永鼎股份股票 股票融资比例是多少 米配资 股票分析方法有几种 阿里巴巴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