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245.誰是誰的獵物?

    寧夢真鉆入船艙,開始尋找鯊魚幫信物。

    如膽小的貓咪闖入了陌生領域,而躡手躡腳。

    翻箱倒柜。

    屋內的尸體散發著濃濃的血臭味,嗆鼻,甚至令人目眩。

    “信物在哪?在哪?真是令人討厭的考試!”小寧左看右看。

    正搜索者,忽然頭頂傳來些動靜,隨即是沙沙的塵屑落下。

    寧夢真秀眉皺起,身子繃緊,雙手握住腰間雙刀,身型一旋離開原來所站位置,同時仰頭望去。

    橫梁上坐著四個畸形的侏儒,正笑吟吟地俯瞰著她。

    “沒想到是個小妞啊。”

    “這邪魔陣營的小妞就是和我們正道的不一樣。”

    “水嫩水嫩的。”

    “嘻嘻嘻。”

    四個侏儒模樣也相同,聲音也是同時發出。

    小寧一愣,自己這么厲害的潛行也會被發現?

    嬌聲呵斥道:“你們是什么人?這鯊魚幫的幫眾都是你們殺的嗎?”

    “我們不殺,留給你殺么?”

    “現場不好,你會出現么?”

    “你不出現,我們怎么抓你?”

    “不抓住你,未來就又要多出一個為禍人間的魔頭了。”

    侏儒們聲音同時響起。

    小寧抬手:“等等,你們是正道中人?那你們為什么要殺這些鯊魚幫的人?他們中間就沒有好人么?”

    寧夢真之所以遲遲不來滅門,就是心里這門檻過不去。

    侏儒呵呵笑了起來。

    “為了除掉一個未來的女魔頭,他們死得其所呀。”

    “我們也分不清誰好誰壞,但是鯊魚幫作惡多端,就都殺咯。”

    “嘻嘻嘻我們可是正道。”

    “現在輪到你了。”

    寧夢真怒了:“你們不要臉,滅了門還自稱正道”

    小寧都不問這群人是誰,就是怒了。

    但那四名侏儒已經不和她啰嗦。

    四人驟然躍下。

    寧夢真施展身份,拖出一道陰影,斜向一邊射去。

    但這船舶內堂中央卻忽然綻放出五彩光華。

    那光華隨著四名侏儒的落下,而連在了一起,化作了一個大罩子。

    這是中原的陣法。

    當初燕國賢師的一玄喚靈陣就是從這里學的的。

    而如今這四名侏儒聯手,激活陣法。

    咔!!

    瞬間,那五彩光華散開,然后又緊緊包裹向了寧夢真。

    啪啪啪

    皮膚貼合的聲音響起。

    小寧已經徹底無法動彈了,她好似是被卡在一層貼身的薄膜里。

    傲人的身材此時一展無遺。

    四名侏儒忽然露出了笑,相視一眼。

    “那位大人只讓我們殺了來人卻沒說怎么殺。”

    “區區九等小門派,能換取一位這樣的未來魔女,真劃算。”

    “酆都十業的嫡傳弟子,這身份真讓我興奮。”

    “荷荷荷”

    最后一名侏儒已經直接撲上去了。

    陰影斗篷的帽兜在剛剛運動時已經被掀開了,微紅發絲鍍染了青絲,青絲勾勒出一張魅惑的臉龐,皮膚雪白,身段誘人,女人的曲線玲瓏浮凸,令人浮想聯翩,更顯出一種讓男人口干舌燥的美。

    小寧絕望了,只是好奇道:“你們怎么知道我是酆都十業的弟子?”

    四名侏儒已經圍住了她。

    帶著淫淫笑,圍攏過來。

    小寧露出憎惡的神色,這一刻,她心底浮現出之前沒有過的恨意。

    噠

    腳步聲清晰的從遠處傳來。

    噠

    又是一聲,像重重踩踏在人心。

    四名侏儒同時頓了頓,側頭看向靠岸的窗外。

    嗖!!

    狂風呼嘯。

    只見一道蟒袍的身形瞬間把這船艙撞出個大窟窿,剎那里,已經出現在了五人中間。

    “你是”侏儒面色一變,剛要質問,卻忽然覺得血液灼熱無比,開始沸騰。

    皮膚之下鼓出了一個有一個的泡泡,連綿起伏著,而四張臉龐很快扭曲起來。

    哧哧!!!

    七竅噴出沸騰的紅霧。

    啪啪啪。

    四名侏儒根本無法反抗,就已經被秒殺,而倒地,身子還在抽搐著,只是他們的生機早已經被奪去了,此時是血液蒸汽在帶著他們的軀體上下起伏,動個不停。

    小寧看到來人,露出了激動的神色,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因為現在她的姿勢太恥辱了。

    而且剛剛還差點要被人

    夏極看了她一眼,伸手就去扯那薄膜。

    薄膜不動。

    那手指上忽然浮現出一層黑膜,再多了些鱗甲。

    咔

    薄膜被硬生生撕開了。

    小寧“破繭而出”,直接撲在了面前少年的懷里。

    軟玉入懷,少女的清香,還有蹭著面頰的微紅發絲。

    夏極本能想推開,但雙手張著,想了想還是輕輕附在了少女的背后,輕聲問:“你什么時候才能成熟一點?每次出現,都要我來救你么?”

    寧夢真道:“你又救了我一次,我今生,來生都以身相許好不好?”

    她閉著眼,露出了笑。

    好像抱著面前的少年,就抱住了整個世界。

    夏極輕笑一聲,正要說話,忽然眉頭一皺,松開懷抱,把小寧推開一旁。

    同時。

    遠處一道狂暴的藍光爆射而來。

    如同水柱般的雷光,撕破了數百里空間,撞碎了橫亙中間的一切,從長眠江方向激撞而來。

    攝政王捏拳,拳頭黑膜覆蓋,鱗甲生出,光芒四射,如同巨獸的蹄子向那雷光對轟而去。

    嘭!!

    嘭嘭嘭!!!

    小寧身子還歪倒在半空,目光里,那幾乎是神話般的打斗讓她瞪大了雙眼。

    嬌小少女身型閃爍,長腿如小貓般在地上蹬了蹬,撲到夏極身后。

    一道藍光剛滅。

    又是一道藍光。

    而夏極則是簡單的出拳,出拳,再出拳。

    氣浪,能量,瞬間以夏極為界擴散,將除他所立周圍的一切都摧毀了。

    延綿十里的連環船,船上的死尸,甚至是身后靠江較近的小漁村,全部成了碎片,漫天而散。

    不僅如此。

    夏極所站的甲板竟已經成了一座孤島。

    孤零零地飄浮在海嘯狂起的江面上。

    渾濁江水向著夏極撲來,但卻撞擊在無形的氣罩上,而滑落入水。

    許久。

    江水平靜。

    一切平息下來。

    夏極收拳,霧氣散去,江上逐漸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人正低首翹腿,坐在一個圓形的小型懸浮船上,船周圍有欄桿,欄桿里居然還種著花草。

    他身后插著一把幽藍的三叉戟。

    小寧早癱在了地上,抱著夏極大腿,臉頰不知貼在了哪兒,從他雙腿之間往遠處看著。

    對面那人冷哼一聲,長眠江無風又是三尺浪,然后那人抬起了頭,露出一張深藍色的龍王面具,身型往后仰倒,正好靠在那三叉戟上,遙遙望著此處。

    兩人對視著。

    忽然,那藍色龍王面具的人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誰能接下我一擊原來是你。”

    夏極神色淡然:“你認識我?”

    深藍龍王面具的人卻不搭理,自顧自地道:“你的話,我倒是不能再動了,因為你根本不是我的獵物。”

    說罷。

    江面直接顯出一個漩渦,那深藍龍王面具的人隨著那小型懸浮船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裝神弄鬼!”

    夏極心念一動,無數狂暴刀氣向著水面斬落。

    江面兩分,顯出數十米的深沉。

    但那深藍龍王面具的神秘人已經不知所蹤。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实盘配资 我要配资 一直牛配资 今日上证指数上涨 中银国际股票配资 基金配资哪家好 最好的理财产品 股票推荐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华西村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