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255.龍境危機!夏極要去升級!

    魔龍太子魏彰的“雙角”和“尾巴”已經有了修復,或者說藏在了皮膚之下,看起來像是一個丑陋的小孩子。

    他的發育很快,才來到這世間一年半,就已經長得如同四五歲的男孩了。

    塊頭挺大,稀少的軟毛頭發耷拉在頭上,跑起來時會被風吹地橫七豎八。

    當看到夏極出現在路道盡頭時,寒蟬停下了腳步,魏彰“啪”的一聲撞在寒蟬腿肚子上,順勢雙手抱緊她左腿以維持身體平衡,然后探出小腦袋,對著遠方的攝政王“咿咿呀呀”地喊著。

    顯然,他也挺親這位攝政王的。

    寒蟬目光掃過,只見這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竟顯出些憔悴之感,心里有些酸楚。

    別人都只看到他君臨天下的一面,卻始終忽略了他也不過是個十九歲的少年。

    夏極對她微微笑了笑問:“太子你教的怎么樣了?”

    寒蟬輕聲回應:“回稟王爺,太子的性子很好,每天都會隨我圍繞皇宮跑上一圈。”

    夏極點點頭。

    而在另一邊的小院里,原本美艷、可如今怨毒的女子正拉著一個玉砌的孩子在院子里來回走著,那孩子根本走不穩,跌跌撞撞,不時就撲倒在地上哇哇大哭。

    這孩子正是那“仙人子嗣”,華妃堅信等這仙人子嗣長大了,一定可以幫她奪回一切。

    至于,為何仙人到此時還沒來給,她只能告訴自己,仙人太忙了,忙到還未注意此處。

    等仙人們來到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會有回報。

    而攝政王那些惡徒,也會死的很慘很慘。

    “等著吧,等著吧!!等仙人們來了,你們全部都會遭到報應的!”華妃怨毒的看著小院外,“這是皇上留給我的王宮,這些都是我的!!”

    想到這里,她心里忍不住怒火升起,向著宮門外跑去。

    但值守的兩名侍衛卻將伸手,佩刀交叉攔住去路:“娘娘,回去吧。”

    華妃怒道:“你們都是大魏的侍衛,都是魏王的侍衛,魏王臨終托孤,但這宮中還是以我為尊,你們憑什么攔我,憑什么?”

    侍衛不答,冷冷道:“回去吧。”

    “你們這是犯上作亂!”華妃尖叫著,她身后那玉砌的孩子有些害怕的哇哇大哭起來,華妃這才回了頭,狠狠看了一眼身后。

    回到那玉砌的孩子身旁,華妃把這孩子扶好,然后恨聲說:“青云,你要記住這些人,這些人都是你的仇人,這些人都是邪惡,這些人搶了你的東西,你要記住,你要復仇!!”

    宮中。

    夏極如往常批閱完了奏折,擱筆一旁,抬頭看了看空蕩蕩的屋子。

    不得不說,元妃真不是一個令人喜歡的女人。

    太聰明,太獨立,太要強的女子總是這樣。

    “你憑什么覺得我不能解決問題?”夏極看著那女子原本坐著的位置,冷聲質問。

    “憑什么?”

    但沒有回應。

    五指捏緊,空氣因擠壓而發出驚雷般的爆破聲。

    心情略微舒緩。

    翻出腦海之中的那副“龍氣地圖”。

    秘境除非龍氣震蕩,或者發生龍災,否則是不會有人發現的。

    而秘境大多時候處于閉合狀態,而且規則各異,許多秘境一年只會開放短短的半日時間,有些秘境二三十年才會開放一次,還有些秘境需要滿足特殊條件才能開放,甚至有些秘境永遠不會開放。

    秘境中:

    通常來說都會存在一個怪物。

    至于其他構造,夏極只去過兩處,不能以偏概全。

    “九處秘境我要全部吃下來!”夏極心里還有怒火,“還有那藏在地底的神秘之龍,這一次,我也定要有所發現!”

    他是真的要吃下來

    只是,如果他經常在外,這一國無人治理也是麻煩。

    但如今三國爭端已經消除,少有大事能直接驚動到王宮來。

    于是,夏極直接找來了軍部的五大世家,還有三公,分別交代了兩句,就準備出發了。

    大臣們泣血上書要求王爺把三千禁軍帶著,但夏極果斷無比的拒絕了。

    三千禁軍,帶過去給龍氣秘境里的怪物吃嗎?

    這一次出動,夏極要帶的只有公羊小花和秋未央兩人而已。

    一張是凡間的導航地圖,一張是天王的導航地圖。

    出門在外,地圖必帶。

    夏極來到神捕堂總堂。

    公羊小花卻重病在床。

    那位儒雅的中年人看著榻邊站著的王爺,輕嘆一聲:“這是老夫年輕時候留下的傷,每次復發都會更加嚴重王爺可否再等老夫一個月?”

    背靠著床,公羊小花無比安心。

    其實無需他說,夏極都可以感應到這神捕堂堂主體內的氣流紊亂無比,軀體也是虛弱。

    他抬手雙指就要點下,輸氣過去。

    但公羊小花卻搖了搖頭,“多謝王爺好意,可是還是不用了。”

    夏極皺眉:“你是故意不想與我一起?”

    公羊小花急忙道:“這傷是老夫為救內人留下的,可惜沒能救下,所以老夫甘愿受這傷的折磨,這樣心底才會好受些。

    何況這傷確也不如王爺從外看來的這般簡單”

    這位總堂主顯然也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公羊小花又道:“何況以老夫的實力,根本無法幫到王爺分毫。

    老夫料想,王爺如果只是想尋個認路的人。”

    夏極點頭,坦然承認。

    公羊小花笑道:“那王爺靜候半日可好?

    老夫有五名弟子,四大神捕您是知道的,還有一位卻是繼承了老夫對于信息的掌控,我召回那小徒兒陪您,比老夫好。

    何況我小徒兒對您也是仰慕無比,又是與您年齡相仿,也比我這老不死的好多了。”

    夏極道:“那讓無憂先生費心了。”

    公羊小花肅然道:“王爺只手撐天,孤身贏了國戰,老夫心里欽佩無比,所以不必說費心這種話。”

    別人不知,他這位大魏的諜報頭子怎會不明白當日在魏趙交界的地方,曾發生了什么?

    當是魏國已經被趙國的特殊軍隊給搞得人心惶惶,墻內失火,士氣一落千丈。

    這仗只要打起來,那是一觸即崩,屆時是兵敗如山倒。

    可是

    正面交鋒卻根本沒有發生。

    公羊小花遙想去年深秋。

    五十萬大軍連營,虛山堂通玄仙人如云,而這少年單刀赴宴,力挽狂瀾,一人降服了一國戰力。

    此等事跡,說出來都不會有人信。

    但偏生又是真的,公羊小花簡直熱血沸騰,

    又看定床邊的少年,恭敬無比地說了聲:“為王爺效死。”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拉伯配资 股票涨跌幅 手头闲钱10万怎么理财 股票涨跌怎么看新手必看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产业基金配资 股票推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中国嘉陵股票 做股票分析师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