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265.本座想指點你一番!

    姑搖花已經做好了面對一切的準備。

    夏極凝望著這姑娘,淡淡說了聲:“去吃晚飯吧。”

    起身,揉了揉女神捕的頭發,輕聲道:“想要背叛我,總得吃飽肚子不是?”

    少年輕笑一聲,負手而去。

    何必解釋,何必選擇。

    做了就是做了。

    何必后悔,何必矛盾?

    姑搖花看著那背影,忽然跪下,“王爺!!”

    夏極停下腳步,靴子踩踏在山間泥濘里,不知名的野花正在風里晃著,鋪天蓋地的綠蔭正從頭頂大片大片落下,還有昏黃靜謐的金色余暉。

    “搖花,跟過來,或者離開這里,我就只等你三秒的時間。”

    魔姬愕然,她一時間有些惘然。

    “三”

    “王爺不解釋下嗎?搖花希望是自己錯了。”

    “二”夏極神色不變,繼續數著。

    魔姬嘆了口氣。

    “一。”

    魔姬起身,直接跟了過來。

    而夏極正好轉身,他身側偏后很快隨上了一位冷艷的姑娘,低著頭,咬著唇,與他一起行走在這鄉間小道。

    暮色有些昏黃,兩人剪影往后投落,而由不得正勞作歸來的村民亂猜著。

    “我王十五打賭,這兩人肯定是夫妻,明明那女的很漂亮,但那大兄弟卻給人一種那女的高攀了感覺,奇怪,真是奇怪。”

    “我也有這種感覺,那女的低頭走,就像以前俺去鎮上賣雞蛋,俺家婆娘跟在身后似的。十五,你是知道的,我婆娘平日里可兇了,但跟在我后面,就乖的跟小媳婦似的,這都是我有本事啊,哈哈。”

    “又吹牛,小心被嫂子聽到。”

    “不過,還有一位圓臉姑娘”

    “那姑娘啊,就模樣放在咱們村也不過是中等姿色,我估計一定是他們半路發了善心手留下來的吧,總之不搭。”

    猜測的聲音林林總總。

    村民們難得遇到外人進村,加上這外人出手闊綽,看起來也是良善。

    這群村民倒是覺得拿了人家銀子,就得給出相應的回報,否則心里過不去,所以對這三人也是極好。

    如今,平日里聊爛了的話題,又多了點東西可以八卦。

    自然是大聊特聊。

    魔姬身為江湖絕世高手,又是暗堂頭子,大魏諜報中心的女王,這些小村民的話哪里能躲過她的耳朵。

    她聽得面紅耳赤,忍不住悄悄瞅了一眼身側的少年王爺。

    他神色不變,眸子里映著暮色時的光明與黑暗。

    姑搖花忍不住猜測,也許王爺另有隱情呢?

    否則老師為何會效忠,否則以王爺降服趙國之能,即便趙滅了魏,他依然想如何就如何,有誰能攔住他?

    北境雖大,三國雖強,但王爺即便脫下了攝政王的蟒袍,又有何人能管?

    但他護國,衛國,甚至把朝中大臣們的奏折及時批閱,可謂是勤勉的圣君。

    如果他真如自己之前所說,何必做這些浪費時間和精力的事情?

    魔姬冷靜下來,仔細分析。

    忽然發現自己是判斷太過武斷

    入夜的時候,這距離寂靜山莊最近的小山村又迎來了兩人:

    金甲的雄壯男子,還有一位紫紗極美少女。

    大周上三等勢力之中的九鼎宮宮主,顯然不會帶著女兒前去山莊辦事,所以他需要將女兒安置下來。

    這小山村就是個不錯的落腳之處。

    隨意熔出兩粒金豆子,丟給了村民,父女兩人就入住在了山村里一間算是“奢侈”的閣樓里了。

    贏愚負手站在二樓欄桿之前。

    山中濕氣大,一到晚上就開始起霧。

    黑暗的密林里只有這一處小村子散發著燈火,就像是黑暗海洋上的一座島。

    “紫熏,你在這村子里等我,詭異之地常有詭異之事,即便是時間也難以測算,所以為父這次去,即便三日五日沒有回來,你也不必擔心。”

    “熔皇大人,我想和您一起去。”

    “做累贅么?你有我血脈,卻不好好習武,甚至連我贈予的丹藥都不吃,如今連真元境巔峰都沒達到”

    紫紗極美少女沉默半晌,露出悲傷的神色,道了聲:“爹”

    金甲男子不說話了。

    一聲“爹”就足以熔化他的心。

    他能熔化萬物,但女兒卻能熔化他的心。

    這女兒平日里和他有著不少隔閡,很少叫他爹。

    如果叫了,他能拒絕么?

    畢竟是自己唯一的血親。

    “寂靜山莊太過可怖,無忌已至通玄大明天境界,卻還死在此處,何況是你!”

    “爹”

    “罷了罷了,我先去查探一下,看看是否有解決辦法吧。旅途勞累,你先去睡吧。”

    金甲男子看了一眼自己女兒。

    從外表看,與其說兩人是父女,不如說是兄妹

    而且隨著歲月的流逝,甚至會被人覺得是母子。

    因為熔皇壽元極長,而這少女不過區區百年壽元。

    等到少女行將就木,滿頭白發,熔皇依然是這般模樣

    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悲哀。

    區區數十年的時間,贏愚真的不想傷害這個女兒,就由著她吧,但卻沒想到出了這種禍事。

    嘆息的時候,贏紫熏已經沐浴更衣,就上床休息了。

    她雖然沒動,只是坐著飛天金舟,但卻依然很累。

    贏愚看著熟睡的女兒的房間,袖中忽的射出一道灼紅的金屬熔漿,金屬方才到了空氣,就開始幻變,然后直接成了一個個矮小的金屬侏儒的形狀,侏儒樣貌越發清晰,手中金屬雙刀越發凌厲。

    “點睛!!”

    輕喝一聲,那侏儒雙目動了動,然后緩緩張開,竟然有些人性化。

    “守護好紫熏。”

    那侏儒點頭,然后迅速藏入了這房間的陰影里。

    這是《熔金寶鑒》的秘用。

    做完這一切后,贏愚從小樓走下。

    有些凡人的習慣,即便成了至強也改不了。

    趁著還未到深夜,熔皇卸去金甲,換了一身普通的村民麻布衣。

    他要去這小村子賣酒的地方去沽酒。

    他酒量大,喝酒,至少要個十來斤才行。

    才到村中酒館,他就看到一個相貌平平無奇的村中少年背著一個巨大酒缸,從酒館里走出。

    那一缸酒怕是有一噸了

    贏愚一愣,沒想到這村中民俗如此彪悍,他急忙跑進去,“我也來一缸。”

    負責沽酒的小二瑟瑟發抖。

    娘的,剛剛那少年直接背走了三分之一的酒存量,這又來一個?

    這小二愣住了。

    熔皇見他愣著,隨手丟出一個金元寶給了負責收錢的業余掌柜,然后自己動手,背著一個巨大酒缸也外出了。

    喝酒要喝的旗鼓相當才有意思,他掃過這小酒館里的酒客,都是小杯小杯的在喝。

    娘,真特么娘!

    熔皇想想還是剛剛入門的那少年有意思。

    他決定跟過去。

    喝的開心了,也許是這少年的機緣。

    隨手指導這少年幾招,就足夠他在普通的江湖橫行無忌,一世揚名了。

    熔皇決定低調,他要裝的像個普通人,否則喝酒都不能平等,那就無趣了。

    想到此處,贏愚也背著大酒缸,跟上了那少年的腳步。

    熔皇從不吝嗇于指導年輕一輩,甚至經常用假名在外指點一些他看的順眼的少年人,許多少年人在成長為強者、能接觸到熔皇這個層次的外圍了,才會明白當年那教導了自己功夫的神秘人,竟是赫赫有名的九鼎宮宮主。

    今天,贏愚本來是苦悶無比,但如今有了酒,有了酒客,還有了看似不凡、有著巨大潛力的少年人,他心情好了些。

    哈哈笑了兩聲,贏愚奔過去,遠遠喊著:“小哥,一起。”

    遠處。

    夏極停下腳步,看著月光、霧氣里一個身型雄壯的男子追趕過來,和自己一般背著巨酒缸。

    “好啊,一起喝。”

    酒友不問來處,有緣一起就是了。

    夏極知道這也是個外來的人,但顯然也是一個有著自己事情的男人。

    贏愚緊跟過去,看著夏極在山地之間依然如履平地,他不禁稱贊一聲:“小哥身法不錯。”

    他仰頭看著一座微彎的山巔:“不讓浮云遮眼,我們去山頂喝!”

    夏極看著他所指的方向,確實是一處不錯的飲酒之處,“好!”

    贏愚決定露兩手,他猛然提速,足尖甚至連地都不沾,整個人如狂風般向前掠去,速度之快,簡直如月下鬼魅。

    這一掠直接到了山腰,他生怕少年追不上,就坐在一處黑巖上靜靜等待。

    但

    山道前方的路徑上傳來淡淡的聲音:“喂。”

    熔皇仰頭,看著遠處。

    少年和他的距離居然和之前一般,不多不少,就好像是兩人被定格,然后一起搬到了山腰。

    贏愚忍不住贊道:“小哥身法是著實不錯。”

    夏極微微笑道:“你也是啊。”

    贏愚哈哈笑道:“那我們比比誰先到山頂?”

    他決定動點真格,直接御風垂直上天,讓著如今還維持著傲慢的小子跪地高喊神仙。

    “好啊。”

    月色里。

    朦朧大霧里。

    兩人同時抬頭,看向那懸崖。

    剎那

    下一念。

    狂風大作。

    夏極縮地成寸,一步踏出。

    風收斂,塵平息。

    熔皇看著在懸崖頂早就坐著賞月的少年,陷入謎一般的沉默

    “此處距離太短,你我再比比?”

    贏愚這次真的來了興趣,從前在外,他點撥旁人一般做到這個程度,對方就會明白遇到了高人,然后急忙跪下了。

    但這一次,他卻有些挫敗之感。

    夏極也來了興趣,他已經知道眼前之人也是個強者,而且留了許多余力。

    元妃不告而別,魔姬又指責,令他心底也存了不少壓抑。

    如今比一比,喝一場,發泄一下,也好。

    贏愚看了看身后樹木,揚手摘下一根樹枝,然后直接插入懸崖的堅硬巖石之上。

    樹枝頂端忽的生起了灼熱的火焰。

    熔皇淡淡道:“你我背著酒缸,向東方奔行,一炷香時間之內必須返回此地。”

    夏極來了興趣:“那如何判勝負?”

    熔皇道:“酒水不能潑灑,潑了就算輸;

    一炷香時間必須回來,否則也算輸;

    然后,你我在奔行到的最遠地方取下一件物品,這物品必須可以證明地域,如果無法證明,也算輸

    如果以上三點都沒有問題,那我們就是用取得的物品來比比誰跑的更遠了。

    如何?”

    夏極哈哈一笑:“有趣,實在有趣,就如你所言。”

    一根枯枝,開始熔化。

    兩人彼此看了一眼,忽的都消失在原地。

    空間里,拉出兩道夸張無比的殘影。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蒙发利与奥佳华 新宝配资 蓝胜配资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基金配资价格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举例 东南配资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期货配资·杨方配资平台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