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294.深夜就是BOSS-3:屠戮(2/4)

    天空陽光垂落,雪地反射著令人目盲的光華。

    兩行腳印緊靠著,扭曲的向前延伸。

    遠處傳來嘈雜聲、

    白天的男孩夏極黯然的眼睛猛地一亮,露出欣喜之色:“影姐,前面好像有人,我們終于遇到人了!喂”

    他把短刀隨意往腰間插回,雙手興奮地揮舞,要沖上前。

    才走兩步,就被身后小女孩猛然一拉,身軀失去平衡“嘭”地一聲跌倒在地。

    靈魂中,夏極靜靜看著這一幕。

    自己的前一世簡直是不忍直視。

    不僅弱小,而且毫無提防。

    但他暫時并未想改變什么,因為,他知道現在的因果真實無比,如果自己貿然改變,不知會發生什么。

    他只會在關鍵時刻出手。

    而目前為止,一切顯然都是按照真實的前世在發展。

    唐影看著遠處。

    白天的夏極轉頭,有了怒氣道:“影姐,你干嘛拉我?”

    有著“元妃”面容的小女孩神色幽深:“小極,隨我來。”

    “不是,影姐,前面我們就可以和其他弟子匯合了,你還想干什么?”著白天的夏極顯然極度缺乏安全感,看到大部隊就想靠過去。

    唐影微笑道:“別啰嗦,跟來就是啦。”

    片刻后。

    唐影從雪地里尋出了幾根紅黑色的凍草,之前夏極就是摔了一跤,所以腹部背著凍草割傷,而這草中藏著的毒素名為“蛇吻”。

    據《唐門毒典》記載,因這草堅硬無比,而且散發異香,各種毒蛇喜歡以此草磨牙,蛇毒加上原本的草毒,竟然形成了融合。

    因為毒蛇品種不同,所以這“蛇吻”草的毒性也是變化莫測,要想解除需要剖析出其中的毒素品種,然后才能對癥下藥。

    所以,除非是能解百毒的圣藥,亦或是恰好認得,又或者是真氣雄渾無比,否則中了這“蛇吻”草之毒,只能聽天由命了。

    唐影往后一伸手:“短刀給我。”

    夏極如聽話的小孩子,把短刀遞了出去。

    唐影拔刀,開始處理蛇吻草,她需要將這草做簡單的處理,讓它變為適合自己紅弩射擊的箭矢。

    握刀。

    偏灰的眸子異常認真。

    但小女孩看到刀刃還是忍不住愣了愣。

    “小極,這刃口怎么崩了這么多?你拿來砍什么了?”

    白天的夏極愕然:“沒有呀,我天天戴著,什么都沒做。”

    唐影皺眉,思索,難道和天氣有關?

    可這些明明是斬擊的痕跡。

    拋開雜念,她迅速處理幾根凍草,然后放入了自己紅弩的暗灰色特制箭匣中。

    看看數量,她覺得不夠,于是道:“再找些。”

    白天的夏極無語了:“影姐,你到底在干嘛?我們還去不去前面啦。”

    唐影溫和道:“去但是,我們等過了凌晨再去。”

    “為什么啊?”

    “因為”唐影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夏極看去,一臉茫然,很平呀。

    唐影臉上浮出些慍色:“我說的不是這個。”

    “???”

    “小極,你覺得世上最毒的是什么?”

    “唐門正宗的裂魂白香!”夏極一口吐出這毒藥的名字,無他,因為這毒藥太牛逼了,讓他想不記住都難,《唐門毒典》中唯一只寫著名字,卻留著一團陰影的圖鑒,但評價卻是最高等級。

    孩子們就喜歡看這種神秘的圖鑒,沒有信息,他們就會亂想。

    想多了,這毒藥就成了天下第一。

    唐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擺擺凍得蒼白的小手指:“不是喲。”

    “那是紅柩煞?”夏極報著不知從哪里聽來的恐怖毒素。

    唐影笑道:“喲,小極,沒想到你平時看起來悶悶的,知道的還挺多,可這是神話里的毒藥,不是真的存在。”

    夏極臉一紅,他就知道個名字而已,關鍵時刻拿出來撐撐場子,好給人一種他也是見多識廣的唐門弟子的感覺,沒想到玩崩了。

    兩人坐在一塊巨石后,聊著笑著。

    最后夏極不猜了,“影姐,你說吧,是什么?我猜這么多都猜不中。”

    唐影輕聲道:“是人心。世上最毒莫過人心。”

    她看著遠處:“我們只是孩子,而這一批進入歷練的唐門外圍弟子里還有著不少十多歲的少年少女,此處封閉,死亡更是常事所以,我不信他們。”

    白天的夏極很是天真:“你會不會想多了?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不至于吧?”

    唐影揉了揉他的頭發:“聽我的吧!”

    兩張蒼白、甚至雙頰有些高原紅的孩子彼此對視。

    白天的夏極點點頭。

    兩人在白晝時分吃了干糧,休息,補足體力,可小夏極太累了,一到晚上就睡得很沉。

    唐影搖了很久才把他搖醒,“小極,我給你的短刀上也上毒了,還制作了幾個小毒袋,到時候,你記得補刀,還有聽我吩咐投擲毒袋。”

    夏極默默接過那用密封干糧袋包著的小氣球,袋中還有著增重的石塊,以便投擲。

    唐影道:“小極,如果我動了手,你就千萬別手軟,否則我們都會死!答應我,千萬別手軟!”

    她的臉色很嚴肅。

    月色稀薄的夜色。

    夏極雙眸淡漠,唇邊微微上翹,勾出一個猙獰卻無法被察覺的弧度。

    “知道了,影姐,我不會手軟的。”

    深夜。

    峽谷中央的洞窟傳來火光。

    月光慘白,這光是唯一的溫暖,引誘著無知的“飛蛾”撲來。

    篝火外圍是不少孩子,光芒只觸碰到他們衣角。

    而圍著篝火的則是三個年齡明顯大上不少的少年。

    輕佻少女,冷靜少年,還有一個臉上有疤的狠厲少年。

    他們手邊都放著劍。

    劍的位置隨時可以抓起。

    而懷里,也各自藏著自己的暗器。

    此時,正好輪到那輕佻少女在值夜。

    一只鼓起的袋子忽然投擲過來。

    噗

    袋子破了。

    淡紅色毒霧在洞口飄散。

    緊接著又是一團丟來。

    洞口的孩子頓時被驚醒。

    迷迷糊糊尋找聲音的來源。

    但只是這么小片刻的功夫,便是一陣暈眩感覺襲上心頭。

    被逼當做探路“獵犬”的弟子們,紛紛暈了過去。

    輕佻少女猛然警覺,厲聲問:“誰?!”

    但沒有回應。

    她右手抓住劍柄,然后推了推身側兩人。

    三人抬頭,只看到洞口的小獵犬全部昏迷了。

    洞口外陰沉沉的。

    三人靜止不動。

    冷靜男子看了片刻,忽的笑了起來,然后壓低聲音道:“我們直接出去,如果洞外的敵人真的強大,他們可不會用這種手段。

    我們到了洞口處,施展身法向三個方向射出,然后在開闊地帶,利用暗器和力量,把外面的小老鼠給抓來。”

    他這么一點,周圍兩人也是醒悟過來。

    在這峽谷里,他們是進入歷練弟子中的最強三人。

    這投擲毒霧的,看來不過是些機靈的小老鼠。

    小老鼠終究是小老鼠,正面碾壓過去就好了。

    片刻后。

    三道身影施展身法,低伏著迅速掠出。

    然而,洞外卻沒有任何反應。

    冷靜男子扭了扭脖子,笑道:“看來這小老鼠夠機靈,聽到了我們的對策,竟然臨時改變了方案,現在這小老鼠藏在暗處,我們在明處。”

    另一名兇戾男子冷哼道:“又有什么關系,他們是老鼠,我們可是這雪地的狼,抓到他們,女孩給我,男孩給師姐,嘿嘿嘿”

    輕佻少女尖笑著,環視四周:“小老鼠,不是挑釁的嗎?現在,哥哥姐姐們就在這里,你們人呢?出來呀,哈哈哈!!”

    三人手握長劍,同時左手握著暗器,在雪地里巡查。

    忽然,那冷靜男子傳來一聲“哎喲”聲。

    雪地里,一道紅光從他頰邊掠過,“蛇吻凍草”帶出一道血痕,同時草尖的紅汁滲了些進入血中。

    “媽的!終于現身了。”

    冷靜男子罵了一聲。

    這么一下,埋伏的人就已經暴露了。

    這冷靜男子是暴怒了,抬起手中一只灰啞的圓筒,按動機括,一串兒針從筒口爆出。

    “死吧!!”

    另外那兇戾男子,輕佻女子則是包抄過來。

    叮叮叮叮!!!

    天地間傳來一陣奇妙連續的撞響。

    月色里,只見一把刀舞成了水泄不通的銀盤,把灰啞圓筒爆射出的長針全部彈開。

    三人看清了。

    那是一個伏在雪地里似乎暈過去的女孩,女孩手中還扣著一把紅弩。

    站著的則是一個正面帶微笑的男孩。

    嗖!!

    男孩身形如光,人隨刀至,刀光一線,直接把冷靜男子的人頭砍了下來。

    刀身一彈,這死不瞑目的人頭直接飛向了最近的那輕佻女子。

    嗖!!

    但身形比這飛在半空的血淋淋人頭更快。

    又是一刀。

    直接將這輕佻女子分為兩半。

    男孩做完這一切,轉身,看向剛撲來的兇戾男子。

    他背對著月光,面容沉浸在黑暗里。

    前世,似乎我就是死在了這兒吧?

    那么一切改變了吧?

    他左手一叉黑發仰天望月大笑起來。

    兇戾男子身子忍不住發抖,面對這男孩,他覺得他才是個孩子。

    而男孩露出溫和的笑:“小老鼠,我給你十秒的時間來逃跑,好不好?”

    兇戾男子頓時變成了綿羊,他他今年才十五歲啊,他還是個孩子啊。

    男孩往前踏了一步,身后帝袍虛影驟然隱現。

    這兇戾男子徹底崩潰了,失聲大叫著,轉身就逃。

    夏極閉目,默數到十。

    月光里,一道近乎實質的刀光,伴隨著奇快無比的身影,一斬到底。

    數丈刀光如被天地定格!

    嘭!!

    又一顆人頭飛起。

    男孩站在無頭尸體前,高舉起短刀,黑發狂舞。

    刀尖的一滴紅血正閃爍著殘暴的月華,被冷風吹落。

    同時,男孩背后的帝袍虛影,竟又隱隱凝實了些微。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 顺市配资 亿富配资 中国重工股票 产业基金配资 000036股票行情 免费股票推荐群的目的 兴业配资 宇轩配资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