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310.來了就都別回去了(3/3)

    次日。

    夏極坐在天子座椅上。

    雖只是攝政王,但已經無人會只把他當攝政王看待。

    北境無冕之王。

    神秘,強大,而戰無不勝。

    就如這荒蕪北地的戰神般,君臨,南望中原。

    兩排文武。

    紛紛低頭。

    似乎依然沉浸在悲痛的情緒里。

    夏極給了他們時間,如今是他們把情況匯總上報的時候了。

    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然后文官里,一名白須的老臣踏出,聲音洪亮,揚聲道:“啟稟王爺,如今北地雪崩再起,道路難”

    夏極猛一抬手:“民生的事,直接去辦,現在,說重點。

    究竟是什么,讓我歸來時,看到我大魏的子民沉浸在痛苦之中,就連最勇猛的戰士都低頭含淚。”

    他身子往前傾倒了一些,氣勢無比。

    “說,究竟是什么?讓我大魏的百姓,文武百官如此頹喪?

    告訴我!”

    霸道的聲音在大殿回蕩。

    白須老臣不敢言,只是低頭嘆氣。

    夏極猛一側頭,看向旁邊方向的一名大臣道:“你說!”

    那大臣低頭。

    “你說!”

    依然低頭。

    終于

    有一名武將出列,不顧周圍人眼色,顫聲道:“中原來使,欺人太甚,三公受辱,圣門封山!我大魏竟無一人能戰如此恥辱,他們不說,某來說!!”

    夏極往后仰了仰,靠在椅背的金龍木刻上,似在沉思。

    那武將又道:“中原周天子使者郭躍光,猖狂跋扈,北渡大江,揚言要在我河內州等著魏王去拜謁,我可去他娘的!!

    西門豹攔不住那使臣,而圣門龐門主也被大周一名通玄威逼,無法出山

    三公無奈,只能滿懷恥辱北去接旨。”

    這武將才說完,一旁便是文臣怒道:“你如此憤慨,莫不是要引得王爺亂了心,然后失了分寸?!

    相比那中原大周,我北境三國都不過是小國,國力,戰力完全不對等!

    怎么打?”

    那武將怒道:“如此恥辱,你竟還說這種話?”

    那文臣絲毫不讓:“匹夫一怒,不過血濺三尺,發怒能解決問題么?如果發怒能解決,老夫直接帶著三尺青鋒,獨自南下,去找那些人決一死戰!”

    武將怒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背水一戰,才有生機!這氣,誰咽得下!”

    文臣冷哼道:“一時義氣,禍患無窮!你逞了英雄,可曾想過大魏千千萬萬的無辜百姓,一旦戰亂,屠城豈非常事?”

    很明顯的主戰派和主和派的爭吵。

    熙熙嚷嚷不休。

    夏極幽深的沉思著。

    他已經通過生死一炁直接定位了三公所在。

    啪!!

    重重拍擊龍椅的聲音。

    夏極沉聲道:“都別吵了!”

    文武百官頓時停了下來,仰頭看著自家的王。

    夏極抽刀,猛然斬下龍椅上的半邊扶手。

    啪嗒

    扶手落地,順著臺階滾落。

    朝堂之上鴉雀無聲。

    百官都知道攝政王怒了。

    安靜里藏著著怒火和風暴。

    夏極淡淡道:“誰再言忍辱求和,就如此椅!!”

    說罷,他一裹九蟒吞日的暗金色袍子,大踏步向外走出。

    殿外寒風呼嘯,飛雪如潮。

    百官里有人忍不住出聲道:“王爺你去哪?”

    夏極冷聲道:“犯我大魏,雖遠必誅!”

    說罷,他一步凌空踏出。

    玄氣驅動的縮地成寸,使得他速度極快。

    一步數百里。

    如騰云駕霧。

    不到片刻。

    他已經出現在了濤濤的大江邊緣。

    江名長眠,如一刀斬斷了中原和北境的聯系。

    來往渡船也是需要足足三四日才能抵達彼岸。

    而江上常有波濤,不是大船都不敢去往江心。

    三公正在江邊望著遠去的戰艦,那戰艦破浪而去,如同懸浮在灰蒙蒙大江上的巨獸。

    “居然只是為了我北地的一千塊雪靈狐的皮毛就折辱致斯!”

    “居然只是為了一個寵妃!”

    “恥辱,老夫此生從未受過如此之辱。”

    三公趕來接旨。

    結果旨意只是說北地的雪靈狐皮毛很不錯,讓在半個月內收集齊全一千塊完整的皮毛,然后上貢至周天子的皇宮。

    而這只是為了討好天子的寵妃,褒姒!

    三公低首,握拳,送行的軍隊也是沉默無言。

    他們都覺得自己是廢物。

    弱國無外交,就是這道理。

    而江邊。

    忽然傳來清晰無比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而看去。

    身裹蟒袍的攝政王面色淡漠,從遠走近,站在了江邊,看著遠方那已經螞蟻大小的三艘戰艦,忽然問:“那就是中原使者郭躍光么?”

    西門豹急忙從馬上躍下,走近了恭敬道:“中原使者才剛剛離去。”

    夏極看了看這位飽經風霜的老將,他眉宇間壓抑著怒氣。

    攝政王淡淡道:“自己去領罰。”

    他已經得到了答案。

    那三艘戰艦里的人,就是給自己的國家帶來恥辱的人。

    那么

    怎可能讓你們安然離去?!

    他猛然往前踏出一步。

    長眠江似是感受到了他的怒意,波濤掀起數十丈。

    夏極揚手,一把漆黑的巨弓浮現凝實。

    右手一抓,江水化作了長箭,在狂涌咆哮的極動與凝聚成型的極靜之間,形成了沖擊人心靈與視線的震駭。

    “死!!”

    黑暗巨弓拉滿,一聲驚雷炸響。

    江水之箭向著遠處的戰艦狂射而去。

    西門豹,三公,還有受辱的將士眼中。

    那一箭直接遠射,撕裂了耀武揚威后在安然離去的一艘戰艦。

    嘭!!!

    戰艦的鐵甲全被轟開,整個兒的炸翻,飛上了半空,隱約可以聽到慘叫聲,哀嚎聲從遠處傳來。

    夏極右手一動,再次抓出一把江水長箭。

    他擁有“9+240+170”單位的玄氣量,在此處這天地就是任由他掌控,配合著夜魔玄典,黑暗小箭,他就是人形巡航導彈發射臺。

    “死!!”

    又是一聲低喝。

    手中長弓拉滿。

    轟隆隆!!

    冬雷響起。

    箭也射出。

    但這一箭的效果卻未如想象里的奏效。

    遠處江面上,忽然這江水之箭的箭鋒迅速崩塌,化成了原本的水形態,嘩啦啦地流入江里。

    同時。

    一道揮舞著長袖的聲影從遠處而來。

    短發,面帶戲謔,正是之前前往碧空山,羞辱龐驚的通玄女子。

    此時,她凌空虛渡,化作一道光,向著江岸這邊而來。

    “有趣,有趣,居然趕回來了,這樣這次旅程就不算太無聊了吧?”

    她饒有興趣的看著遠處的蟒袍少年。

    “弓術類的玄法么?那么你一定會千方百計,想辦法遠離我,避免近戰才是吧?嘻嘻有趣”

    短發長袖女子雖然笑著,但速度快到極致。

    突然她目光里,江邊持弓的攝政王消失了。

    “逃了么?還是拉開距離再來射箭?”

    短發長袖女子雙手一揚,江上的波濤頓時拱起,化作一頭海獸,載著她前行。

    但下一刻

    她猛然察覺了一股威脅從上方而來。

    仰頭。

    卻是一道恐怖的刀光極快斬落。

    但這女子的反應速度也絕不慢。

    波濤受她控制,化作諸般兵器形狀,瘋狂激射,向那刀光迎去。

    同時她開始搶奪天地的玄氣。

    然后

    她露出了古怪之色。

    因為她直接獲得了此處百分百玄氣的使用權。

    波濤前所未有的瘋狂向空逆流而去。

    對碰上了刀光。

    然后被那刀光摧枯拉朽、不講道理地直接斬碎。

    刀光一落到底,這通玄女子身體中央出現了對稱的血線。

    她甚至來不及再做什么動作,瞳孔里凝固著無法理解的恐懼。

    以及倒映著黑發狂舞如蛇,正靜靜站立在半空,俯瞰著她的夏極。

    嘭!!

    這短發女子再無意識。

    血液四射,兩截尸體炸開,墜落入魏國一側的長眠江之中,被渾濁的江水覆蓋,淹沒! 。更新最快網址: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云计算概念 百度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融资是不是回购 第一策略配资 股票融资门槛 股票k线图 股票配资论坛是什么 好的p2p投资理财平台 002573股票分析 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