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354.夏極登場!!屠殺序幕!!(2/3)

    風雪洶涌。

    遠處天門如開。

    龍騰虎躍之間,八方風云環聚,形成了席卷整個北境的云層漩渦,橫亙四野。

    魏焰靈疑惑地皺起眉:“艾鈴,這是?”

    龐驚的親傳弟子自然熟悉那血虎里的氣息。

    可魏焰靈不知道。

    艾鈴明知那是老師在與什么人決斗,卻還是搖了搖頭,然后擠出笑道:“師娘,異景并不少見,指不定又是哪家的強者在突破呢。”

    她說了謊。

    因為她心底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而師娘臨盆在即,她不可以讓師娘產生什么情緒波動。

    所以,這又是一個善意的謊言。

    魏焰靈眨眨眼,卻也不想再去多思索。

    一孕傻三年,可不是說著玩的。

    而且孩子快要生了,她的心思都在這腹中的兩個孩子身上。

    溫柔的撫摸著隆起的腹部,微笑著道:“兩個小調皮,現在都開始踢媽媽的肚子了,等你們出來哼!

    可惜呀,這時候你們的爹卻離去了,不知去了哪里。

    天天說忙,平時忙也就算了,你們快出世的重要時刻,他卻也不在,真是個不可靠的男人呢。以后你們可別學你們爹這樣。”

    艾鈴仰起頭。

    她自然聽到了師娘的嘀咕。

    遠方的血虎長嘯,引動八方云動,刀氣縱橫,狂暴到能讓這北地的萬千俠客紛紛跪倒。

    這是刀中的猛虎,燃燒的熊熊戰意,足以令人感動。

    虎嘯。

    龍吟。

    越發激昂。

    似是廝殺已經到達了白熱化地步。

    忽然

    遠處的天地產生了一種奇特的畫面。

    天地之間,驚雷重重,如是一條條蜂擁而至的紫色雷龍。

    狂落,與那黑龍血虎糾纏。

    龍虎虛影亦是不甘示弱,燃燒起來。

    艾鈴不知為何雙目濕潤了。

    耳中還傳來師娘的嘀咕。

    她好想說“師娘,老師現在正在默默的守護著你,守護著這個國家,他怎么能算不可靠呢?”

    但她不能說。

    遠處的決斗,無聲,也無人可以靠近,只能從遠處隱隱憑著一些征兆來判斷。

    艾鈴仿佛看到那背著青銅柱子的男人,手握鋸齒魔刀,在雷龍里廝殺,永不言敗,一次次被逼迫到臨界,行走在死亡的邊緣,卻依然帶著倔強而不會服輸的眼神,燃燒著屬于生命、渴求勝利的斗志。

    只是

    艾鈴閉上眼,十指扣緊,心中虔誠祝福。

    老師,一定要贏。

    一定要贏。

    你的孩子還等著你回來。

    師娘的誤解還等著你說清。

    一定一定一定要贏。

    魏焰靈卻有些乏了,摸著隆起的腹部,緩緩往回走去,而這時候,夜晚的補湯也已經做好,會及時送去做個夜宵。

    剛剛的劇痛,就像是個分娩的訓練,是兩個小家伙提醒著母親“自己快出生了”。

    艾鈴撐傘,陪同。

    走了幾步

    忽的,這位龐驚的親傳弟子心有所感,驟然回頭。

    遠處

    龍虎虛影逐漸暗淡。

    紫色雷電依然不絕,一重接著一重,好似是神靈在懲罰著膽敢違逆的世人。

    艾琳愣住了。

    雙目圓睜。

    她似乎預感到了什么。

    一股莫名的凄涼悲傷涌上心頭,彌漫了整個胸腔,欲要噴薄而出,讓她想忍不住放聲大喊“老師!!!!”

    但師娘在一側。

    “艾鈴,怎么了?”

    少女緊閉眼睛,強忍心底痛苦,長舒一口氣,微笑道:“師娘,沒什么,我們快回屋吧,天冷。”

    魏歷1022年,初冬,長眠江。

    太子魏彰,圣門門主龐驚與大乾皇帝衛龍辰決戰于長眠江

    史官在搖曳的燈火里,顫抖著落筆最后兩字:大敗。

    落完之后

    這位老者全身如是虛脫。

    北國完了。

    如今遠方那大乾的帝王幾如神明,無敵戰神般的存在,俯瞰八方,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我們的天子呢?

    我們的天子夏極呢?

    他

    他為何還不出現?

    可

    他即便出現了,還有用嗎?

    個人之力,能抵達如此的滾滾大勢嗎?

    歷史已經定型。

    長河之水再無可逆。

    那么,哪個個體能夠橫江而立,使得這歷史的河水倒流呢?

    沒有人,真的沒有人了!

    史官長嘆一聲,把《魏史》放好,也許這龍虎斗帝王,在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后會成為一段佳話。

    至少后人知曉他北國并非窩囊廢,依然是有著能去戰斗的人。

    即便敗了,也是戰敗。

    “謝謝你們。”

    老者靜靜把史官的官帽取下放在一側,燭火搖曳里,似乎隱見到那一日大雪的長眠江上,龐驚與魏彰,那一虎與一龍,逆天而動的姿態。

    “謝謝你們,謝謝你們,讓我們在史書上不會被評為懦夫。”

    老者忽然嚎啕大哭

    遠處宮殿。

    大乾皇帝衛龍辰摸著自己的脖子,那里有一道丑陋的刀疤,是那小國的圣門門主所斬。

    只是那一刀上附帶著鬼氣,魔龍太子的血神砂,山字經的巨影加成,還有幻陣增幅的青銅柱產生的“五感剝奪”,才讓他產生了一念的空白。

    這一念的空白就在他項上留下了如此丑陋的傷痕。

    那傷。

    從下巴一直蔓延到胸口,竟然無法愈合。

    銅鏡里。

    原本帝王威嚴,也被毀了,而變得丑陋。

    大乾皇帝衛龍辰看了片刻。

    臉上浮現出暴戾之色。

    大筆一揮。

    圣旨下傳。

    強軍北伐,攻陷魏國王都,以及碧空城則直接屠城,一人不留!!!

    王都是魏彰所在,碧空城是圣門所在。

    他要殺死魏彰與龐驚的所有親人,如此,才能報一刀之仇。

    寫完圣旨,衛龍辰才冷哼一聲。

    魔龍這個磨刀石已經廢了,也已經讓他成功地突破到了宗動境入門。

    下面

    就是七殺了。

    “真是沒想到七殺居然是我媛姐的義兄,我不是為媛姐報了仇么?

    怎么她大哥卻似乎認準了我才是兇手,非要來報復我?

    甚至用這股仇恨,化成了我新的磨刀石,有趣。

    那我就把心里的恨意發泄在你身上。

    如此也能穩固宗動境,甚至更上層樓。”

    大乾皇帝衛龍辰翻閱著各處得來的信息。

    他口中的媛姐,就是他為了能讓通玄心境圓滿,而犧牲掉的那個女子。

    那女子對他極好,可他為了自己,卻慢了半拍,讓阿媛被玷污,而上吊自殺。

    “哼!媛姐讓我完美臻至通玄,現在她的義兄又要讓我穩定境界天時在我,地利在我,人心就算浮躁,也在我掌控之中。

    這就是我一個人的時代啊!!”

    衛龍辰露出了笑,蔑視蒼生

    深冬。

    大乾二十萬精兵直接橫渡長眠江。

    本來冬日里暴躁的江水,卻變得順風順水,直接帶著十萬精兵抵達了魏國境內。

    西門豹大將軍率兵設伏,想要阻攔

    可惜毫無意外的全軍覆沒。

    西門豹戰死。

    那二十萬精兵

    竟然是二十萬個真元境巔峰或是大圓滿的存在。

    這些人便是以一擋百都可以。

    怎么打?

    怎么斗?

    二十萬恐怖的精兵,很快分成數股,開始肆虐北地。

    山盾軍,貪狼軍,馴獸師紛紛上了戰場,但他們只是略微阻攔了一兩天而已。

    北地江湖不乏熱血義士,譜寫了一曲又一曲“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歌。

    但,都是無用。

    完全無用!

    大乾皇帝衛龍辰派來的可不是孤零零的二十萬軍隊,而是與之配套的完整的軍團!

    戰爭器械,軍陣,大將,隨行超凡,比比皆是。

    這就是滅了整個北境的架勢。

    北國在超凡層面已經完全落敗,現在在凡人的國戰之中,也在迅速潰敗。

    并無多久。

    二十萬恐怖的精兵就已經數百人一隊,滲透在了北國各處。

    似乎大乾皇帝衛龍辰想起脖子上的那傷痕,竟然不問不管,任由手下兵馬肆虐。

    一時間。

    北地就如地獄。

    只不過在中原看來,這是正義之士去掃蕩冥頑不靈的惡徒而已!

    這時候。

    北國所有人都在想他們的天子呢?

    他們的天子怎么還不出現?

    慢慢的

    期望變成了絕望。

    絕望成了麻木。

    他們只能逃跑

    轉瞬入春。

    魏歷1023年春。

    此刻。

    皇宮密道。

    寒蟬與暖妃緊張的看著密道入口,密道外傳來慘叫哀嚎。

    魏焰靈抱著一個俊俏的男嬰。

    龐驚的親傳弟子艾鈴則抱著一個有些佝僂的女嬰。

    男嬰名龐斑。

    女嬰名龐莉。

    魏焰靈分娩之后,被迎來了皇宮,然后才知道丈夫與弟弟的戰敗下落不明、兇多吉少的信息幸好有寒蟬與鄒向暖的安慰,如此才熬了過來。

    密道里,氣溫低沉。

    寒意入骨髓。

    春暖的復蘇,百花百草綠柳上,都染了血紅,紅的刺目,傷人。

    寒蟬與暖妃無事,前者在魏彰失蹤后,她已是重新變得絕情,暖妃則是學習了逍遙王的一門妙法,如今也算是個高手了。

    魏焰靈裹了裹衣服,好冷。

    忽的

    密道外傳來來回敲敲打打的腳步聲。

    慢慢的,一個顯得陰冷的聲音響起。

    “北國天子的王妃呢?兩個妃子,怎么一個都沒有了?這么多庸脂俗粉,不過是面容好,身段好,可是那北國天子的妃子那身份,可是獨一無二。

    我們得趕緊找到,別被人捷足先登了。

    北國得罪了皇帝,這王都是在被屠殺,那兩個妃子如果死在其中,也是正常。”

    “莫要著急,老夫乃是機關大師,而皇宮之中通常都會藏有密道待我慢慢來尋。”

    兩人聲音里帶著一些迫切。

    這迫切讓密道里的四女顫了顫。

    她們倒不是怕這兩人,而是怕一旦暴露那是絕無生路了。

    幸好。

    兩人敲敲打打,然后腳步越去越遠,顯然這皇宮的密道還是頗為隱蔽的,當年也是能工巧匠所建,并不會那么容易被發現。

    人去。

    空氣安靜。

    靜極。

    寒蟬守在密道入口,如同石雕,她的手永遠在最方便拔刀的地方。

    千一也已經進化到了五千一。

    五千式合為一式。

    在同階之中,這位曾經妙容府世家的被棄未婚妻,后來的夏極不記名弟子,魔龍太子的親人,已是無敵。

    只是門外敵人太多,也許她能對付數人,十數人,甚至數十人。

    但,卻都沒用。

    鄒向暖則是取著密室里提前存放的一些食物,艾鈴去幫忙。

    孩子必須吃飽,否則一會哭鬧起來,可不得了。

    這就是四人的日常。

    她們還抱著希望。

    因為夏極還沒出現。

    即便整個國家一敗涂地,只要那個男人還沒出現,就沒算輸!!

    可是一天天過去。

    希望一天天被蠶食鯨吞。

    這一日。

    忽然,密道口傳來了咔咔的聲音。

    似乎有人發現了密道入口的轉輪機關,并且在測試。

    四女心弦繃緊。

    這一日終于到了。

    咔!!!

    一陣清脆的解鎖聲傳來。

    四女對視,目光里帶著絕望。

    第一重機關被發現,而且被開啟了!!

    皇宮密道有三重機關

    過了小半日,又是一聲脆響。

    第二重也打開了!

    “跑!!”

    寒蟬咬緊牙,壓低聲音,嘶啞著向身后三女道。

    她們順著密道,開始向那泥濘的地下而去,通向何處,她們也不知,之前之所以未曾試探,是因為通道對面實在太黑太暗太潮濕,就如通往幽冥。

    誰也不知道為何皇宮里要有這么個地方。

    甚至誰都不能確定,這是不是真的只是個簡單的密道。

    但現在,她們已經沒有了選擇,沒有了退路。

    只能后退。

    繼續后退。

    咔!!

    沒多久,密道入口一聲沉重響聲。

    令人憎惡的光明從遠處灌入。

    幾道人影魚貫而入,在簡單觀察后,發現了此處生活的痕跡,以及離去不久的跡象。

    “哎呀,看來真的走了大運,王妃怕是真藏在這里了”

    “那趕緊吧,還等什么。”

    “那夏極身為北國天子,無敵之名如同神明曾支配此處,如今他卻失蹤了,只是他的女人還留著如果能夠一親芳澤,實在是難以想象的爽啊。”

    “那什么太子,還有圣門門主也是傻,早點下跪投降不就好了么?非要和我們大乾的皇帝斗,簡直是可笑可悲。”

    “不錯,成王敗寇,敗者就是如此,我們浴血奮戰,現在敗者的一切,就是我們的犒勞了,嘿嘿。”

    簡短的對答。

    數人往密道深處追去。

    而皇宮里本就盤踞著不少大乾的精兵。

    如今這密道入口自然被人發現了。

    越來越多的士兵鉆了進來。

    一旦被發現,寒蟬或許可以憑借地形戰斗,但一旦力竭,后果只有兩種。

    第一種是自殺

    第二種則是生不如死。

    寒蟬緊緊握著刀柄。

    她的刀已經不是十字刀,而是一把長度始終的弧刀。

    火把光明照亮,從遠處的岔道里閃現。

    遠處有士兵發出興奮的叫聲:“在這里!!!”

    寒蟬眼中驚色俱無,古井無波,緩緩拔刀,五指虛握,擺出一個奇特的起手式,這一式中藏著五千變數。

    而她所在的地點,也算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那么,來吧。

    只希望暖妃,焰靈還有那兩個孩子能逃掉。

    “來啊!!”

    寒蟬大吼。

    遠處洞口的火光越發濃郁,燃燒著密室,一片通明。

    只是

    只是忽然有了一點點不同。

    起霧了。

    霧氣起來了。

    不知道從哪里升起了霧氣。

    這霧氣竟然連密道里也裝滿。

    大風也散不去這霧。

    火把也照不明這霧。

    霧!

    大霧!!

    漫天白!!!

    “啊啊啊!!!”

    如被凌遲般處死的慘叫聲響起。

    “什么東西,什么怪物!!”

    “怪物,有怪物!!”

    又是凄慘的大乾士兵哀嚎。

    連綿不絕。

    然,沒有回應。

    霧氣里好像藏著無數看不見摸不著的怪物,正在張開巨嘴,無情地吞噬著生命。

    寒蟬目瞪口呆。

    而耳中傳來熟悉的聲音。

    “帶她們出來吧,沒事了。”

    寒蟬一愣,然后雙目通紅,露出狂喜之色,以及一種劫后余生的感動,一種受盡委屈終會得到撫慰的安心。

    她剛想說什么。

    就被無數的哀嚎,無數死亡的聲音壓制了下去。

    猙獰的恐怖的濃霧里,一個男人在緩緩前行。

    只是霧氣在急速擴散。

    數十里,數百里,數千里!!

    整個大魏似乎都要被籠罩在霧氣里。

    天地里,似乎也只剩下那個男人在行走,在殘忍無比地進行虐殺。

    寒蟬終于忍不住放聲喊出了他的名字:“夏極!!!!”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远望谷股票 2010年7月上证指数 牛配资怎么样 哪种理财平台最安全 鼎泽配资 股利多配资 怎么做理财比较好 2011年长线股票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环保和新能源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