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380.恐怖的新力量,三個選擇(1/3)

    半日后。

    夏極站在廢墟里,裹著無扣的帶兜斗篷。

    靈斗云里的那一點紅,亦被稱為心靈與記憶之源的紅寶石正在閃爍光華,甚至滾燙起來,讓夏極心里產生了一種彼此聯系的感覺。

    “殺死心靈與記憶之龍,就是解除了這源的綁定,所以它現在被激活了,并且屬于自己了?”

    夏極對于這莫名而來的驚喜還是有些開心的,原本只能利用紅寶石防御各種讀心術,現在他可以動用這里面蘊藏的力量了么?

    至于這龍,他是必殺的。

    不殺它,難道還等著它一次又一次的去而復返,藏在暗處?

    如今天命在魏,所以它不敢動手,可如果有朝一日天命散去,那么自己的后代會全部暴露在滅門的危機里。

    一念之仁,就會后患無窮。

    而且他如今也是半條龍了,對于龍的心思也算了解了。

    龍的軀體力量強大到堪稱恐怖。

    假如自己還沒有突破第四極限,沒有擁有包含“世界”的手掌,面對這巨龍,說不定就是自己被壓著打,甚至只能四處逃亡了。

    但龍的心思絕不如人類那么復雜,它們的世界里,就只有三種感情:愛,恨,漠視。

    這些感情一旦產生,就幾乎定型了,不會再改變。

    所以,夏極對小石林與寂靜山莊的兩條龍都挺友好的,想必她們對自己也是同樣的感情。

    但對這一條輔佐著衛龍辰的巨龍,則是彼此憎恨。

    如今,也算是為憎恨畫上了句號

    測試了一會心靈之源。

    夏極發現此物即便放在靈斗云里也能生效。

    換句話說,它已經和自己“綁定”了,別人取走了也無法使用,除非殺了自己。

    至于功效?

    夏極閉目,右手點在太陽穴上,一種奇妙的感覺覆蓋而出。

    閉上眼睛本來是什么也無法看到,但此時,他卻能看到一個瑰麗而混亂的世界,其中色彩斑斕,由各種意義不明的冷暗色調的碎片組成。

    試圖進入了一個看似穩定的淡藍色碎片。

    夏極很快看到了一個男子正孤獨地坐在夕陽里,看起來無比頹廢,遠處則響起叫喚他名字的聲音,但他也置之不理。

    看了一會,夏極大概明白了,這是別人的記憶。

    這個男人是誰他并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

    退出之后。

    他又一一嘗試,然后給碎片分類。

    紅的如在燃燒的,是憤怒的,藍的如大海般平靜的,是憂傷的,溫和的白色,則是一段已經完結而且被放下的記憶,濃黑色,則是有些邪惡的意味。

    睜開眼,那一切都消失了。

    夏極頓時又看到了天寒地凍里的廢墟和飛雪。

    “窺視記憶么?”

    揉了揉有些微脹痛的額頭,顯然這種窺視對于自己精力消耗也是頗大的,尤其是在經過了剛剛如是漫長的旅行。

    靈斗云飄了下來。

    夏極躍上,往前趕了些路,然后立刻停下。

    前面的區域似乎存在著窺探,明目張膽地使用這種玄物,存在被發現的危機,那么這就和自己混入陰間的計劃不符了。

    夏極帶著快要醒來的小艾莉落在了一處稍微平緩的空地。

    閉目窺視,小艾莉的記憶,全部涌入他腦海里。

    那是很孤獨,被眾人排斥隔離,受盡冷眼的孩子的回憶。

    至于對于父母的回憶,都藏在難以觸碰的凍結的回憶碎片里。

    而小艾莉心里的話也自然而然地進入他腦海中。

    “我快死了吧?死了就解脫了。可我還是害怕。”

    “叔叔到底是什么人?真的很神秘,我可是聽說過北地的恐怖童話,但有叔叔在這里好像都沒發生什么事呢。”

    “叔叔給我喝的東西,暖暖的,好舒服呢。”

    “叔叔是變戲法的嗎?”

    夏極略作思索,抱著測試心靈寶石的想法,開始進行一種善意的“修改”。

    他直接進入了小艾莉的某一段白色記憶碎片里。

    在某個場景里,他操縱著艾莉記憶里的魏焰靈向小艾莉說“這是媽媽的義兄,他是魏國神拳門的精英弟子,本來有希望繼承門主之位,只不過因為妻兒失蹤,所以變得頹廢,開始飲酒,媽媽勸了他許多次,他卻始終不改,現在他要帶你去北方尋找病根,有他照應你,媽媽也放心了,你就叫他叔叔吧”。

    修改之后。

    那白色的記憶碎片就如丟入了一顆石子,漣漪微起,但很快又平復,顯然是修改成功了。

    改完之后,夏極舒了口氣。

    這樣一來,自己的身份在內部就統一了。

    神拳門是啥門派?

    魏國那么多門派,哪里有人知道全了?

    修改完記憶之后,夏極生出一種疲憊感,他隱隱生出“每天只能動用一次心靈之源的念頭,如果強行透支使用,則會帶來極大疲憊,然后需要更多時間才能恢復”。

    而這種對于記憶的修改,只要“被修改者”超過了自己的力量,那么就存在掙脫的危險。

    那么

    自己成了一個可以修改記憶的超級兵?

    思索清楚自己的狀態后。

    身側傳來小艾莉轉醒的聲音。

    “叔叔,渴。”

    夏極一招手,漫天鐵青色彤云里頓時掉下一瓶灌裝的姜茶。

    嘭!

    握在手心。

    沒多久。

    小女孩睜開眼,看向夏極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

    畢竟,這可是媽媽的義兄,媽媽對自己雖然不好,可是這位叔叔卻一路照顧自己,愿意陪著自己走入這可怕的北國,她會死在這里,叔叔也會死在這里。

    人間已遠,那些人也許這輩子也無法見到,那么只剩下叔叔這個親人了。

    拿過姜茶小口小口的喝著。

    “謝謝叔叔。”小艾莉顯出某種親近。

    果然,來歷不明的叔叔變成了媽媽的義兄,還是一個和自己一樣有著傷心事的叔叔,這親近感就騰騰騰地上升了。

    夏極明顯的感覺到了這種改變。

    心靈與記憶之源,果然不同凡響

    “相互攙扶”地兩人走了一陣。

    風雪稍小。

    次日。

    慢慢地開始遇到許多人。

    人越來越多。

    好像是與某一股人潮匯聚了。

    大批的穿著厚斗篷,或是包裹嚴實的男男女女,手在懷里,或是縮在袖口里,握著利刃,彼此警惕。

    各走各的,但也有不少則是集聚成小團隊。

    但即使是團隊,也彼此間存了距離,而不會靠的太近。

    夏極決定挑個落單的使用心靈之源。

    他觀測了一會,直接挑了個看起來高頭大馬足有三米,滿臉橫肉,別人都裹著厚衣、他卻赤膊的壯碩男子。

    這男子背著一把纏皮的血色巨斧,繃著的防滑皮,也不知是什么皮,一縷暗紅的血從斧柄往下直接流入到了不算鋒利、但卻駭人的斧刃上,早已凝固。

    男子穿著鐵靴,左腿纏繞著漆黑綁腿,周圍的人都是聚集在一處,只有他是獨行,但也沒人敢來惹他。

    夏極抓著小艾莉稍稍遠離人群,然后直接對這男子使用了記憶查看與修改。

    這個男子叫屠狗,似乎是發生了些事情,而將自己的村子毀滅了,然后在某種儀式的接應下,才來到了極北之地的幽都,立誓成為陰間之民。

    只不過幽都被兩個恐怖的怪物摧摧毀了,他只能加入殘存的難民大軍,向著更北方向而去。

    從記憶里,夏極知道再北方,還有三個大型的“陰間之民”的聚集地。

    分別是:鋸齒深淵,無光城,鐵囚冰原。

    這三處可是真正的陰間之民居住處,遠遠不是幽都可比。

    大概了解情況。

    夏極直接在屠狗的記憶里做了簡單的修改。

    沒多久,那無人靠近的巨人忽然疑惑地轉身,目光在災民里掃著,而四處的難民急忙與他拉開距離。

    驟然,這屠狗的目光停下了,定格在了夏極身上,然后滿是橫肉的臉龐露出了開心的笑,他哈哈大笑著跑了過去,吼著:“兄弟!沒想到你也還活著,真是太好了,之前那兩個可怕的怪物毀了幽都,城里死了許多人,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屠狗沖上前,路上有來不及走開的人,則被他一巴掌甩開,皺眉怒道:“滾開,都滾開!”

    小艾莉嚇傻了,手掌握緊了象牙白的杖柄,她不知道自己這叔叔居然還有這種關系。

    這

    撲面而來的血腥野蠻的感覺,讓小艾莉本能地就要拔刀,但手掌才微動,就被夏極左手抓著手背,給壓了回去。

    屠狗已經沖到了夏極面前。

    低頭,重重拍了著面前男人的肩膀,一雙銅鈴般的眼睛里噙著淚水,“大哥,我就你這么一個親人了,幸好你還活著,否則做兄弟的真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他拍擊的力量很大,但夏極沒啥感覺。

    他的個子很高,但夏極有一種天然的俯瞰感。

    夏極道:“走吧,這亂世里,能夠重逢就已經是萬幸了。”

    屠狗心有余悸,說:“我在幽都活了十多年,從來沒見過那么可怕的怪物,我以為自己力量已經夠強了,但那怪物卻是如同末世降臨般。”

    夏極道:“走吧,災難都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都還活著,不是么?”

    屠狗舒了口氣,擦去淚水道:“大哥說的對!本來我是想去鐵囚冰原,但現在大哥來了,你拿主意,你說去哪,狗子就跟你去哪。

    就像過去,我們在神拳門的時候一樣,狗子,永遠只是您的小跟班!”

    小艾莉:

    這位叔叔居然還有這樣一看就很強的兄弟,真是人不可貌相。

    還有,神拳門到底是啥組織呀?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云南期货配资公司 华亿配资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5月29日上证指数 什么决定股票涨跌 点点策略 股来顺配资 新能源汽车股票推荐 投资理财产品 博牛宝沪深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