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387.絕世妖孽(4/4)

    墓地系的修煉,對于新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毒素!!

    這些尸體顯然都不是正常的,而泥土里會散發出改變人軀體、面容、心性的毒素,但如果你天賦足夠好,挺過了這些毒素,那么你就可以正式入門了。

    而之所以五人一組,就是因為五人平攤毒素,能提高墓地系的入門成功率。

    當然

    如果失敗了,那沒什么意外,就是死。

    哀嚎聲音遍野響起。

    綠色的毒素入侵體內,那痛苦的煎熬,簡直讓人痛不欲生。

    時而感覺肝臟里有百蟲撕咬,讓人恨不得吐出五臟六腑才舒服。

    時而又感覺皮膚下有無數螞蟻在爬著,癢到讓人忍不住去拼命的抓扯,好像要把自己的皮全部剝開,把血肉里的一個個小螞蟻摁死,才能消心頭之恨。

    但根本沒有蟲子,沒有螞蟻

    有的只是正在緩緩入侵的毒素。

    屠狗,虎將軍等人的一組都是強者,他們在幽都都有底子,此時雖然煎熬,但經過初期那難以想象的折磨后,都開始適應了。

    深淵薄膜外,大雪如深海。

    而此處,就如沉浸在白色海洋底部的大氣泡里。

    微弱光芒中,亂葬崗內,百十人只占據了極小的地域。

    他們圍聚著墓地。

    身型籠罩在薄如煙紗的綠霧里。

    軀體如進了滾燙油鍋,開始扭曲,肌肉變形,有些血肉甚至開始裂開,但卻詭異的沒有血液流出,能看到骨頭,但似乎原本就是這么長的。

    畸形。

    扭曲。

    甚至有一種令人惡心之感。

    但一股強大的感覺也在慢慢升起。

    虎將軍等人長舒著氣,他們已經和原本的人類形象差了許多了。

    同時,這一刻,他們才知道為什么那名為魔山的老師要穿著重甲,原來是這么回事。

    穿了重甲至少能有個人形,不穿那就徹底是怪物了。

    之后,他們怕也要穿了。

    在這個過程里,周圍已經響起不少尖叫慘叫,還有軀體摔在亂葬崗硬石上的悶響。

    百十人里,已經死了足足一半。

    剩余的人大多都產生了不同層次的變異,至少都成了畸形。

    但大家都成了畸形,那就沒啥好說的了。

    總歸不會產生“臥槽,那里有個怪物”這樣害怕的念頭,因為每個幸存者都知道自己也是這模樣,而且他們應該是通過了測試了。

    屠狗緊張的看了看自己大哥的方向。

    他開始的時候記住了大哥所在的墓穴方向,如今也不怕認不出變成畸形的大哥。

    但這么一看,他就頓時傻住了。

    見到他傻住了,虎將軍等人也扭過頭。

    于是,都傻了。

    遠處。

    夏極坐在墳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墳墓里的毒素正化作一道道綠流鉆入他的體內,就如萬千綠絲,將他包裹其中,形成了淺色的蠶繭。

    但他無動于衷,不僅如此,他的軀體甚至都沒有任何扭曲變化,依然是原本的模樣。

    要知道,他承受的可是五人份的毒素。

    魔山忽然向夏極招招手,指了指懸崖邊四米余高的巨石:“展示給我看。”

    他的意思很明顯,吸收毒素,完成身體改造,就可以獲得力量上的強化。

    你雖然看起來很牛逼,但是可不要是只是有著免疫此種毒素的體質,或是耍了其他小聰明,否則為什么別人都變異了,你卻還是人樣?

    憑啥?

    魔山也很不爽。

    有本事證明給我看。

    只要你能一拳轟碎這巨石,就算你過關。

    陰間外圍的寒石硬度極大,就算用削鐵如泥的劍刃去砍,也只會是劍斷。

    夏極趕時間,起身直接走到巨石前。

    看了一眼,頓住了。

    魔山微微皺眉,正要說什么。

    然而夏極已經直接舉起了這巨石,向著懸崖彼岸的山峰拋射而去。

    全場雅雀無聲。

    這

    這位顯然誤解了。

    只是要他碎石,他想干什么?

    大家都沒理解錯,憑啥他想歪了?

    他以為他想歪了,就能做到么?

    轟!!

    呼嘯聲里。

    巨石劃過弧線,直接撞擊在遠處的山尖上。

    發出難以想象,撕裂耳膜的一聲炸響。

    咔

    咔咔

    山尖被攔腰折斷,向著一側跨啦聲倒了下去,塵揚紛紛,大小不一的碎石協同著滾落。

    山尖墜落。

    黑暗的溝壑里傳來漸漸遠去的聲音,最終化為在遙遠地步的一聲轟隆巨響。

    狗子,虎將軍之流的徹底傻了。

    一群變異成畸形的過關者傻了。

    魔山看了夏極一眼,第一次問:“你叫什么名字?”

    夏極想了想,回應道:“元。”

    這是他為自己孩子起的小名,也是蕭元舞的中間的那個字。

    魔山點點頭道:“元,你跟我來。”

    兩人一前一后,走了幾步,魔山忽然想起還有數十個“學生”要教,他略作思索,轉身直接吼道:“其實墓地系沒什么好教的,這里的夜間毒素會更濃,甚至會產生詛咒,在這里待夠一個月,如果還活著,那就是踏入墓地系的第一階了。

    到時候,你們就可以成為強大的守夜人。”

    有了夏極。

    魔山再懶得去教別人。

    夏極這樣的教導好了,一個可以打一百個一千個!

    要知道,墓地系里,一個高階,那碾壓低階是綽綽有余,甚至不是數量可以彌補的。

    兩人很快來一處安靜的地方。

    這是亂葬崗的深處。

    看似是一個深沉的大墓地。

    此處的墓碑和前面不同。

    整整齊齊,而且彼此之間間隔極大。

    墓碑上用未知文字刻著名字。

    顯然死在此處的都不是無名之輩。

    魔山帶著夏極在大墓地之間的淡白石道上穿行。

    經過時,隱約能聞到令人目眩的味道。

    魔山指了指一個小號的墓碑。

    碑身高不過三米,相比十多米,數十米高的墓碑,這三米的墓碑確實是極小了。

    石碑上面刻繪著一行難明的字,潦草無比。

    碑前則放了些枯萎凋零的黑色花兒,在被風不停吹散,但很快又會被什么力量再次抓回,放到墓碑前,周而復始,不停輪回,三兩只慘白的烏鴉則在這石碑后藏著,時不時探出一動不動的瞳孔,盯著前面的人。

    “去吧,元,不要有壓力,我只是想測一下你的極限在什么地方。記住不要逞強,如果覺得不行了,立刻出聲,我會帶你回來。”

    夏極點點頭。

    直接坐在了那小號的墓碑前。

    沒多久。

    墓碑里,一縷濃黑色有著人臉的氣息破石而出,利爪扣著垂直的石碑直接向夏極爬來。

    魔山如山般,站立不動,靜靜觀看。

    那黑色人臉的濃煙從夏極皮膚里鉆入,消失不見。

    過了一會。

    夏極身型不動。

    又過了一會。

    夏極還是沒動。

    就在魔山露出震驚之色,想要舒口氣的時候,夏極的頭忽然歪向一側。

    “哎!!”

    魔山皺眉,盔甲后的瞳孔露出失望之色,他嘆了口氣,甕聲道:“是我太急躁了,哪里會有可以直接進入第三階大墓地的妖孽存在呢?”

    他有些后悔。

    但后悔很快被消除,往前走了幾步,準備將這死去的天才的尸體拖走,交給掘墓人埋起來。

    但很快,他聽到了異樣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那不是呼吸聲

    而是呼嚕聲!

    魔山震驚了。

    他明白了。

    這個名為“元”的新人,他沒有死,他只是坐久了,睡著了!!——

    最近小水有哪里寫的不好嗎?

    感覺票票和訂閱都少了

    請大家能說一說。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炒股心态 股票融资技巧·杨方配资 股票配资骗局怎么报案 p2p投资理财平台该如何选择 新手炒股快速入门 申穆投资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2017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