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442.大宗師(6/?)

    “師妹,過一會,等魏彰看到他母親慘死,然后發怒的時候,直接打暈他帶走。

    返回了南天門,我們就將他交給丹師煉制,如果這能練出星魂,你我可是大功一件。”

    “師兄,放心吧,你我的實力,在人間算是極高了。

    天空玄氣濃郁,生于天宮之人,從小軀體就得到玄氣滋養,就算是再笨拙、天資再差的人也可以破入通玄。

    何況你我這等天才?”

    “師妹說不錯,我們才是上等的存在,也才是真正的人類,至于這些,不過是下賤的螻蟻罷了。

    殺他們,虐他們,根本無需半點愧疚。”

    皮膚黝黑的男孩看著門開一線,門外的悚然迫近了,而一雙欲要裂開的、血淋淋的瞳孔正直勾勾盯著他。

    男孩神經都繃緊了,手足冰涼,一動都不敢動。

    他自然不知道是殘存星魂引來了這怪物。

    也許,沒有星魂,他會被這自我救贖的母親好好帶著、養著,然后過上有人憐愛的普通日子。

    但

    這超凡的力量,毀了他的一切!

    之前是鬼方石。

    如今又是星魂!

    天地,如此無情,而不公。

    咚咚咚

    男孩忽然又感覺床下傳來敲擊床板的聲音。

    他只覺毛骨悚然,急忙蒙住被子,而這一動作又牽扯了他早已傷痕累累的神經。

    忽然

    門外又傳來了腳步聲。

    還有談話的聲音。

    “彰兒已經昏迷很久了,哎,都是我這個做娘的不好”

    “家主的孩子不是青云么?怎么忽然多出一位小主人呢?”顯然這是侍女的聲音。

    腳步漸近。

    咚咚咚。

    床底的敲擊聲越來越響。

    男孩感到自己身下有什么隆起,正在推攘著他的軀體。

    門外的應該是那日記的主人,還有侍女吧?

    聲音越來越緊。

    滴答,滴答

    門外的口水聲緩緩轉了方向,有些遠去,而門縫又恢復了白晝的亮光,還有吹過的寒雪。

    男孩愣了愣,他忽然明白了,門外的那個惡鬼去找那兩個逼近的女子了。

    他忽然雙拳握緊,似乎恐懼被什么東西戰勝了。

    男孩完全不顧疼痛,掙扎著下了床,然后一個踉蹌撲到門前,打開門,才想出聲提醒,但這門一開,卻是嚇到了。

    他感到有什么東西在身后吹著冷風。

    眼前的世界又恢復了黑暗。

    只有府宅院落里的一個井口慘白慘白,井底也傳來詭異的聲響。

    男孩瞳孔大瞪,但卻還是用盡全身力氣,放聲大喊:“跑!別過來!”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做,但吼完之后,劇痛里,眼淚卻是刷刷流出

    這眼淚沖下,洗滌著心靈。

    使得那顆心越發純凈。

    府宅頂。

    朱袍的兩名南天門仙人俯瞰著這一切。

    那女子忽的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真是可笑的感情,笑的人眼淚都要留下來了。

    不過,師兄,你失算了,這凡胎竟然不顧自己安危,跑出來尋死了可這樣,他就看不到他母親慘死,星魂就無法最大程度的浮現出來了。”

    男子冷笑道:“哼!那就兩人一起抓走,然后帶到天宮再當著他的面,殺了他母親,這樣效果也不無不同。

    好了,行動吧,不能讓他真被咒怨給吞吃了。

    我抓那孩子,你抓他母親。”

    說罷。

    兩道影子飛快從天空飛射而落,飛射之中,卻無半點疾風激蕩,可見兩人境界確是較高,與周圍融為了一體,一舉一動,再不會有半點力量的外泄,也不會讓人察覺。

    但,遠處的大宗師察覺了。

    她早已感覺到了府宅里氣氛不對,可是要在虎口奪食,她就只能隱忍到最后。

    剛剛她已經快忍不住動手了。

    但幸好,她忍住了。

    這一剎那,電光火石。

    南天門女弟子瞬間抓起了華妃,或者說如今的華環兒。

    那師兄則是玄氣沖蕩,圣潔色澤以他為中心咒怨碾壓而去。

    此處還是人間,咒怨力量并不強。

    哧!!

    玄氣澎湃。

    門梁惡鬼,井中惡鬼,床下惡鬼,紛紛縮了回去。

    男子冷漠的注視著丑陋的男孩,露出欣喜而嫌棄之色,一抬手直接抓去。

    但忽然他感覺到了什么,身子一側。

    一道刀光從門扉之前閃來。

    但只是這瞬間的功夫。

    男孩便是消失了。

    大宗師將魏彰抓著,如光般飛射。

    可是忽然她察覺了魏彰此時竟已是普通人,她的這個速度令這男孩本能地發出哀嚎,她這才放緩了速度。

    魏彰迷茫地看著這素白袍子的女人,咳嗽不已,面容痛苦。

    大宗師袖口一滑,露出玉瓶。

    瓶口塞子隨意彈飛,一粒晶瑩剔透珍珠大小的丹藥露出。

    嗖。

    空氣里彌漫著沁人心脾的草藥香。

    而這丹藥直接落入了魏彰口中。

    做著這動作的同時,大宗師已經拔刀做出了一個格擋的動作。

    她似乎早有預料。

    而遠處確實一劍光寒,帶著凌厲的劍意,一劍此處千米。

    當!!

    刀對劍氣。

    寒蟬往后退了半步。

    再抬頭,只見面前的天空一個朱袍男子負手而立,俯瞰著她。

    男子冷聲道:“還不滾!?”

    大宗師眼如獵豹,卻藏匿在古井無波的平靜之下,緩緩擺出無窮歸一的起手式。

    她無法帶已是凡人的魏彰離開。

    那么,只能戰出勝負才行。

    而此時,另一個女子抓著已經昏迷的華妃,笑瞇瞇地浮空飄來。

    南天門男弟子越發覺得臉上掛不住,重哼如雷:“無知!三劍讓你做劍下亡魂。”

    說罷。

    直接一劍戰出。

    劍氣帶著土地裂出極深的溝壑。

    寒蟬愣了愣。

    這一劍,威視雖然很足,可是不算浪費力量么?

    能殺人的刀劍,無聲無息才是最妙。

    天地一線發動,大宗師直接進行了短距離的平移,下一念,又已經在半空轉折,刀蘊藏濃縮的氣,向著那男子斬去。

    當!!

    男子急忙抬手格擋。

    可是,寒蟬這一招乃是虛招。

    斬勢在掌心如魔法般,幻變為了刺。

    無窮歸一,刀則隨心。

    叮!!

    刀尖擊中了男子的軀體,但觸碰了什么,而發出粉碎的清脆聲。

    南天門男弟子倒飛而出,他身上的云紋關節護具在剛剛那一剎那全部激活,形成了一個護膜。

    可如今這護膜幫他擋住了致死一擊,也已經粉碎了。

    大宗師無語了。

    這么輕松?

    可是這強者的力量,劍氣根本是超過自己的

    難道說,他的心性,技藝被自己碾壓了?

    然而。

    大宗師心性平靜,勝敗寵辱,都如煙云。

    她一擊命中,又旋即往后,這往后也是虛招。

    南天門男子才露驚怒,手中劍氣夸張無比的斬出,長風也化成這一劍,一劍又華出數千劍,如同劍海洶涌,“哪里走!!”

    他咆哮著,而玄氣也開始升騰,欲要將大宗師碾壓。

    可是寒蟬這一刻,卻產生了令人視力恍惚的幻覺。

    明明她在退,但下一刻卻又已經拉出殘影到了身前。

    “可笑。”

    淡淡的聲音傳入這南天門男弟子耳中。

    而刀光已經掠過他的身軀,寒蟬閉目,收刀,毫無停頓,目光一閃,又向著半空的南天門女弟子順勢斬去。

    天地一線,無窮化一!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同花顺炒股软件使用教程 上证指数年k线 炒股公司 信投配资 千里马配资 股票推荐群 配资服务 理财平台哪个好金融服务 2017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证券作业分析一只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