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447.竹子呢?(1/3)

    天火熔爐,外觀不過一座古樸的銅爐。

    可一旦進入其中,卻如進入了一個別有洞天的世界。

    上下極大,爐口如天門,幾乎在視線的盡頭。

    四周則是幽黑,時不時浮現出些刺目的紅光,隱約里,還有著巨大的瞳孔一眨一眨。

    那瞳孔好像是某種軟體動物的瞳,或許是蛇,又或許是龍。

    九對眼睛咕嚕嚕轉著。

    八只黑白憨獸:???

    虛影夏極:???

    “竹子呢?”

    虛影夏極抓著身側一只黑白憨獸肉嘟嘟的肩,大聲問:“竹子呢?”

    那只黑白憨獸:“嗷!!”

    虛影夏極居然明白了,“你也不知道。”

    他一個一個問,可是剩下的七頭都紛紛搖頭。

    虛影夏極托腮略作思索,決定四處找找,于是他站起身,借著時不時乍現的紅光,在這黑暗的熔爐世界里探索。

    八頭憨獸扭著屁股,排成一行,跟著這位“老大”。

    這么多年的經驗,它們已經熟知了“只要跟著這位老大,就不需要自己去找竹子了”。

    自己找竹子好煩啊,還要認路,還要動腦子。

    腦子是什么?

    有竹子好吃嗎?

    憨獸們扭阿扭,一二三四排好了隊,一副“陪你到世界末日”的模樣。

    天火熔爐外,場景早已不同。

    天越似乎是為了見證自己的成就,早已通知了副門主,月神。

    但月神此時不知在何處“俯瞰著大地上的異常,以便隨時出手鎮壓”,所以月神找不到。

    副門主也不知所蹤,天印尊在之前分配好任務后,人就消失了。

    能夠及時而來的,倒是南天門的兩位長老。

    長老們帶著些弟子來到時。

    熔爐外上的各色紋理早已亮起了。

    這是后天所刻的玄紋,而天火熔爐則是天生而成,在玄物之中算是先天玄物,極其稀罕。

    兩位長老也許不信嬉皮笑臉的天越,但卻都信這天火熔爐的煉丹師。

    視線交觸,幾番交談。

    長老們再看天越,連神色都變了。

    “天越,你和我說說,這是怎么回事?”一名藍瞳長老忙忙問。

    天越微笑道:“也沒什么,只不過弟子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抓住了別人抓不住的機會,別人都說夏極已經死了,已經去了陰間,可弟子卻抱著懷疑的態度。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所以再經過小心觀察,大膽求證,弟子才發現這夏極不知為何,已經失去了魂魄,變得瘋瘋癲癲,這才設下巧計,將他引來,真是不費吹灰之力。

    說起來,還都要感謝各位長老,還有副門主能為我們普及夏極的模樣,否則天越即便再有能耐,認不出夏極,就業無法將他帶來天宮了。”

    他這一番話,吹捧了自己,也吹捧了大家,甚至把功勞也連帶分出了些。

    兩位長老樂了。

    目光看向天火熔爐,簡直笑的合不攏嘴。

    兩人相視,頻頻點頭。

    天越不結發髻,站在一側,只覺得女弟子們都在竊竊私語,都在看著他。

    而長老方向則隱約傳來“此子前途不可限量”之類的話。

    頓時間,他只覺自己的人生以及達到了巔峰。

    不。

    是開始走向巔峰。

    而那中規中矩跑去魏國皇宮的天齊,真是個傻瓜。

    那就讓他去瞎折騰吧。

    等天齊回來,才知道誰才是年輕一輩之中的最秀者。

    天越的唇角已經勾起了邪魅、放蕩不羈的弧度,甚至對身側較近的一個師妹拋了個媚眼,可見他心情是真的很不錯。

    哧哧哧

    天火熔爐的玄紋完全亮了起來。

    這先天玄物之上,九條火龍虛影驟然浮出,開始彼此有序的纏繞。

    它們時而浮在爐外,時而將龍頭無視爐身的鉆入爐中查看。

    至于“夏極會不會掙脫熔爐,破頂而出”這種問題,沒人擔心。

    天火熔爐,不成丹藥,絕不開爐,誰都沒有例外!

    而其中的溫度,只需要通過爐外兩名童子的扇風就可以掌控了

    眾人微笑著等待。

    熔爐里。

    黑白憨獸發出“嗷”的一聲憨叫,肉嘟嘟的爪蹼頓時顯出鋒利、閃爍寒芒的爪子。

    八只憨獸頓時爆發出極快的、如同上古兇獸狩獵的速度。

    從排隊,變成了包圍。

    圍住了虛影夏極,然后開始賣萌,開始撒嬌,開始等死。

    虛影夏極心念一動。

    一方真氣罩頓時撐開。

    這氣罩將周圍漸起的高溫給隔絕出去了。

    八只憨獸躺在氣罩上,開始舒服的打滾,但還是有些害怕。

    這里好奇怪呀。

    怎么黑不溜秋的。

    怎么還有什么東西在看我們。

    一只憨獸用爪子搭了搭虛影夏極的腰,幫他叉了叉,然后又指了指高處如同龍瞳的眼珠子。

    那眼睛俯瞰著這一人八獸。

    “竹子呢?”

    虛影夏極從不會感覺到危險,他在乎的只有竹子。

    黑白憨獸:“嗷嗷嗷!”

    我們也不知道呀。

    這時候,氣罩外的火焰已經成了火浪,一重一重撲來,這些火都不是凡火,而是天地異火,正在逐漸升溫。

    有一只小憨獸又指了指高處的龍瞳,低低吼了聲:“嗷!”

    虛影夏極明白它的意思。

    “嗯,你說的不錯,也許它知道。”

    說罷,夏極氣罩轟的一聲彈起,火焰分浪,化作一卷螺旋般的真火漩渦。

    氣罩底下,八只黑白憨獸看著這也許祖先都從未看過的異景,“嗷嗷嗷”的叫個不停。

    嘭!

    虛影夏極探手抓向那龍瞳。

    但卻抓了個空。

    因為那龍縮了回去。

    這一抓,抓在了爐身上。

    哧

    虛影夏極的手掌如被燒焦了。

    但幾乎剎那就又恢復了。

    “有點燙。”

    “嗷嗷嗷!”黑白憨獸們頓時開始幫虛影夏極尋找龍瞳。

    你指你的,我指我的。

    幸好,虛影夏極的速度無比之快,憨獸們指哪,他就飛射向哪兒。

    一時間。

    這天火熔爐里,只見一個透明的、怎么都無法炸裂的氣泡,如彈射般在幾乎蒼白的火焰里撞來撞去。

    這動靜極大。

    傳來一聲聲撞鐘般的長鳴。

    但爐外的長老,天越,煉丹老者,其余弟子卻毫不慌張,甚至相顧而笑。

    “瞧瞧,這蠢貨終于知道掙扎了。”

    “可惜已經晚了,天火已起,他現在才察覺已經來不及了,現在一定痛苦絕望吧?”

    “自作自受,這種邪惡之輩、私通陰間之徒,就該如此被絞殺!”

    “他以為自己幾斤幾兩,也不想想,他怎么有資格真的與陰間合作,陰間有著以“黑閻羅”為首的十殿閻羅,各方判官,鬼將如林,鬼卒鬼差成海,還有那恐怖無比的魘,這些存在,怎是他這種小小螻蟻能夠合作的?”

    “愚昧無知,還自以為是,這夏極,有此下場,也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別人。”

    一時間,天火熔爐周圍,響起著歡愉的笑聲。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豌豆财富 股票涨跌几个点怎么算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金鼎智富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股票融资盘大好不好 阿里巴巴股票 新恒生配资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分析报告 宝牛e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