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486.不可名狀的夏極

    陰間之井通往的入口,深紅的真理瞳孔之門打開

    一只只慘白皮膚的鬼差蜂擁而出,鐐銬如蔓藤,順著井壁“當當”地爬著。

    轉瞬這能鎖魂的枷鎖已經纏在了“只剩半面的男子”身上。

    拘魂。

    對于靈魂有著極大加成。

    何況這井中算是陰陽交界之處,鬼差的力量也增幅了許多。

    鐐銬拉長,纏繞在了夏極的手臂,雙腿,甚至臉龐,脖子

    繃緊!

    極緊!!

    鬼潮分開,看著那沖出的十多名鬼差在同時擒拿一個存在

    這在此處是幾乎從沒有的。

    哧哧哧

    哧哧哧

    夏極雙手往后拉動,鬼差被帶著往前。

    如拔河般。

    但忽的,他力量加重了。

    鬼差全部騰空而起。

    鐐銬松弛了,灰色頭發電射而來,卷起鬼差,紛紛投入了那團光霧里。

    巨口張開,十多名鬼差全部被吞噬了下去。

    本體的胃部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消化,畢竟鬼差的“營養”還是可以的,給了夏極一種“微微一飽”的感覺。

    但它們畢竟不是不死,鍍金的魘氣很快吞噬了鬼差。

    此情此景,鬼潮們飛快往后倒縮。

    但縮到一半,燃燒著魂燈的陰間大門后,傳來令空間震蕩的感覺。

    兩只深青色的羽翼已經包裹了陰間之井的井壁。

    井壁顫搖。

    羽翼之間,一道道鐵青色、蝌蚪狀、如幽靈般的詭物探出了“頭”。

    一只只死死緊閉的瞳孔,全部張開,直勾勾盯著“將頭顱探入陰間之井的夏極”。

    似乎是某種挑釁。

    夏極身后的光霧里,會永遠復蘇的咒怨凄厲尖叫著,試圖爬出光霧。

    每一只咒怨凝望著一只詭物,彼此之間在相互“嘶吼”著,但似乎它們又被各自的主人束縛著,而只如“被拉著的野狗”,只帶松手,就會脫韁而出,互相撕咬。

    陰間之門處。

    鬼潮忽的如被卷入了漩渦。

    向著門后的黑暗被拉扯而去。

    夏極也不甘示弱。

    十多萬根灰發向前狂舞著。

    兩位存在,似乎在爭奪著食物般。

    而這些本想著入侵世界的鬼潮,就被它們瓜分干凈。

    很快

    井中,空蕩蕩的了。

    深紅的真理之瞳,兩側守門的詭影也全部消失了

    可能是被門后的存在吞了,也可能是被夏極給拖走了。

    更夸張的是,連門兩側那燃燒的暗紅火焰都沒剩下。

    兩位存在之間。

    一切,都消失了。

    清場!!

    詭譎的聲音響起:“這是我們第二次遇到了。”

    “龍穆的本體么?”

    夏極閉著雙瞳,身后懸浮著與體型極度不稱的光霧。

    井壁上,藏青色羽翼在螺旋般動著。

    羽翼間的詭物與光霧里的咒怨,彼此卻一直直勾勾地互相盯著。

    龍穆是陰間三巨頭之一在鐵囚冰原的投影轉身。

    而三巨頭里,最強大的則是眼前的這位了。

    象征性的羽翼,詭物,夏極不會忘記。

    “曾經我以為你是螻蟻,后來發現你不是

    白閻羅因為你是龍,所以被流放去了時間長河

    但現在,我看到了你,卻知道你不是龍。

    可我越發不明白,你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恐怖氛圍逼近。

    三巨頭之一的存在用夏極能明白的語言在質問著,它似乎充滿了疑惑。

    “難道你是從那兩個地方溜出來的么?”

    它喃喃自語著。

    夏極問:“什么地方?”

    “失憶是很正常的情況,但你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卻還未覺醒自己的使命,那就太古怪了那就不是了。”

    那存在越來越近,沉默片刻,吼道:“你到底是什么東西?”

    夏極看了看狀態欄里“祖巫之身:??”

    他沒法回答。

    如果按照之前,他還能說自己是燭陰,現在呢?

    所以,他有些不確定道:“我是一個人。”

    他說著話的時候,光霧里萬千的巨口同時嘶吼起來:“是人!”

    “不錯,我是人!!”

    “我就是人啊!!”

    三巨頭之一狂笑起來:“你哪里像人?你甚至不像龍,也不像魘你什么都不是,你什么都不屬于!

    可悲的存在啊,讓我來吞噬你吧,化作我的一部分吧!!

    我能感覺到,你并非不死。

    有趣,實在是有趣。”

    說話的時候,夏極的靈魂之影已經迅速被融入了他身后的光霧。

    靈魂與本體融為一體,再不分彼此。

    體內

    是灰蒙蒙的世界。

    一團光霧直接向著真理之門的方向沖去,如同永恒烈陽。

    火焰的霧氣里,藏著不可名狀的漆黑怪物。

    藏青色羽翼迅速包裹。

    無數詭物如雨夜的暴雨,向那烈日沖去。

    哧哧哧

    哧哧哧

    詭物才入烈日,卻被融化了。

    只是這些詭物也是不死的,剛剛融化就又以更強的姿態誕生。

    三巨頭之一從真理之瞳的陰間大門后擠了出來,同樣的不可名狀,總體來說,像是一條由無數詭物組成的青龍!!

    它是陰間最強的存在之一了。

    第四層夷層,只有它與黑閻羅存在著

    此處雖然還未至陰間之中,但卻也足夠發揮他極多的力量了。

    轟!!!

    兩團滅世天災級別的存在撞擊在了一起

    少年躺在蔚藍的穹蒼下。

    白云投下大片大片的陰影。

    陰影移動著,從胳膊落到臉頰,又緩緩飄過。

    夏日的風里帶著山頂的水汽味兒,讓他忍不住犯困。

    少年深吸一口氣。

    遠處傳來孤舟劃破水流的聲音。

    似乎還有少女的聲音在遠遠喊著:“圣子,圣子!”

    少年不想睜開眼。

    但卻暴雨忽至冰涼地撞擊在他臉龐上,身上。

    也殘酷的直接撕掉了這一切的畫面。

    夏極睜開眼。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恐怖的怪物在黑暗里,眨巴著一黑一白的巨瞳,無數狹長嘴巴里長滿獠牙,彩色的鱗甲間粘稠的火焰隨著呼吸涌出,又收回,而怪物體內則是灰蒙蒙的世界。

    灰發如蛇,纏繞在這怪物身側

    這是哪兒?

    我怎么似乎忘記了什么?

    我的記性

    很多東西都在忘記。

    我叫夏極。

    對,我記得我叫夏極。

    “你醒啦!!”

    細聲細氣的尖叫聲在耳邊響起。

    巨大的瞳孔里黑點轉了轉,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虛弱的白閻羅正站在他身側,只不過身上的黑霧潰散了許多,“無論哪個角度都是面孔”的狀態消失了,而只是一張普通女孩的模樣,沒有什么不同

    “你真的醒啦!”

    白閻羅尖叫著,上前毫無畏懼地用手摸了摸他的軀體

    手掌撫過之處,那是一串留下痕跡的漸變彩光。

    小女孩望著他。

    就如許多年前,他望著黑卵里的大咒怨。

    只不過,如今地位已經逆轉了。

    當初是少年和大恐怖

    如今少年成了大恐怖,大恐怖卻成了女孩。

    “我們藏在一條隱蔽的陰間通道里,這條通道應該是紅閻羅留下來的只要靜靜等待,就可以離開。

    這是一條在蠕動著的通道。

    通往某個隱蔽的陰間之井,可以回到人間。”

    夏極的兩只巨大瞳孔眨了眨,一黑一白,透出好奇。

    灰發纏繞編織,化作了兩只手的形狀。

    其中一只托了托“腮”。

    “我似乎忘記了很多事。可又察覺真真切切的發生過。”

    白閻羅一屁股坐下,背靠著這不可名狀的巨型怪物,雙腿伸直了,她輕聲尖叫著:“沒事呀,還有一段時間,我們才能出去,我來和你慢慢說。”

    陰間。

    恐怖的怪物。

    毫無畏懼的小女孩。

    在這“無需走動,就會蠕動”的路徑上背靠背,顯出一種奇妙的畫面感。

    “你和魘群里最強的朱魘打了起來,你們打的特別兇,波及特別廣。

    打到最后,你們兩個的軀體全部都分裂了

    朱魘被打到沉睡了。

    而你軀體裂開又重組,只是好像完全失去了理智,陷入了只知道毀滅與破壞的狀態

    而這期間,你似乎受到了誰的牽引,而來到了我與第八殿閻羅交接的焚燒世界。

    然后你和八殿又狠狠的打了一架,打到軀體徹底粉碎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畫面了。

    可第八殿也被你打到沉睡了。

    然后在那極度混亂之中,又有一位,偷偷將你我放到了此處空間。

    在很長的時間里,你的血肉開始重組。

    至于誰在指引你,誰渾水摸魚,誰悄悄安排了這一切

    其實,并不難猜。

    是第一殿的黑閻羅與第十殿的紅閻羅。”

    不可名狀的夏極下意識問:“那你是第幾殿?”

    小女孩抱著他的一束灰色頭發,尖叫道:“曾是第五殿!”

    “我能感覺你的氣息很弱很弱你身上的恐怖氣息已經消失了。”

    “對呀,被剝奪了!!”

    “那你不怕我嗎?”

    白閻羅尖銳的笑了起來,她沒有回答,只是用臉龐在怪物灰色的發束上蹭了蹭

    輕聲尖叫著:“夏極,最好了。”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南京化纤股票 三明期货配资 东南配资 2月21日股票推荐 最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上证指数走势图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指数 通配资 手机基金理财平台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