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敵天子 剪水II

564.紀元的終結3

    冬雪飄零。

    關山外,冰天雪地。

    而大魏的北地開始出現大面積的人員失蹤。

    這種失蹤很不同尋常。

    朝廷派出諸多高手前去偵查。

    只是誰去誰失蹤。

    而女帝也不例外。

    這是陰間為了選出剩余的閻羅,而在大肆掠奪著新魂。

    當女帝遇險時,她看到地面深黑的陰間之井,可這時,無形的精神觸手從天而降,直接卷起井口爬出的咒怨,使得女帝幸免于難。

    另一邊,夏極看到了一個相貌溫和的白衣男子。

    他只是略微感知,就知道這白衣男子是自己前世的徒兒,亦是白帝。

    只不過在這一方天地的星魂之神,被第九大限的限主幾乎屠殺殆盡,白帝是放棄了星魂才幸免于難的。

    而從精神觸手傳回的意識里,夏極知道了白帝的種種。

    知道了他借著自己的運勢崛起。

    又巧妙奪得了星魂。

    緊接著更想得到第二個星魂,以吞噬而晉升。

    由此而在當初自己對戰南天神的決戰前后,做了些手腳。

    如此

    算是師徒緣分盡了。

    他也只是略作一督就收回了視線。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匆忙的腳步聲。

    夏水月推開門,喊了聲“爹。”

    夏極:“陰間之事,已經不是你能插手,在這里好好坐鎮,哪里都別去了。”

    夏水月恭敬應了聲“是”。

    人去樓靜。

    夏極試圖召回主體。

    可他依然沒有信心能與天道的混沌道痕廝殺,這根本沒有參照物。

    想了想,便是暫時打消了這個計劃。

    那么,進入陰間吧。

    他還始終記得靈魂古梯的提升,這個信息應該不是假的。

    只是如何進入陰間?

    光明正大的進去,意味著自己一個人面對整個陰間。

    入夜。

    宮墻壁面上再次浮出了紅色血滴,血滴匯成了五個字“去找寧夢真”。

    夏極很熟悉了,這是紅閻羅的提示法。

    那么

    寧夢真還在酆都么?

    酆都又在哪里?

    他閉目,略作感應就察覺了酆都所在。

    那是“陰間真理之瞳”映射出的夾層空間。

    所以他當年利用生死一炁定位時,才無法定出。

    而在決戰時,天空才會出現巨大的深紅瞳孔。

    不僅如此,夏極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這所謂的“真理之瞳”其實只有一顆。

    無論是酆都的,還是鋸齒深淵,還是陰間大門的,都是同一顆。

    只是空間在此處發生了奇異的重疊。

    夏極直接招來了靈斗云。

    在飄過一個長河外的密林時,帶上了正坐在巨石上托腮發呆的白閻羅。

    白閻羅尖叫著:“夏極!”

    夏極用手摸了摸她的頭發,一副寵溺的模樣。

    面前這曾經的閻羅,其實是悖論生物,是他與天道的女兒,更是天道刻意做出的悖論武器。

    也許天道看到了她的強大,但夏極只是有些可憐。

    他抱了抱在尖叫的小女孩。

    “跟我一起吧。”

    “欸?”

    “我不是你父親么?”

    “那你要去哪?”

    “找一個人。”

    白閻羅并沒有拒絕,她很親夏極,或者說很親自己的父親。

    靈斗云在蔚藍天空劃過螺旋狀的軌跡。

    夏極舒服的躺在云朵上,白閻羅盤膝坐在一邊。

    “夏極,我感覺你好像不同了!”

    “哪里不同?”

    “你強大了很多,你的《冥王真解》練的怎么樣了?”

    男子微笑了下:“還在打基礎,也就是魂火境。”

    白閻羅尖叫著:“你騙人。”

    夏極逗著她:“沒騙人哦。”

    看著這小女孩,他又想起自己初來這個世界時的邂逅。

    那時候,她在黑卵里,帶著無窮的神秘與可怕,如今卻只是自己膝旁乖巧說話的小姑娘。

    夏極忽然道:“我見到了你娘。”

    “娘?”

    白閻羅愣了愣。

    她對于這個詞極度陌生,甚至就沒想過自己有娘。

    但是她卻知道夏極是她的父親。

    這讓白閻羅產生了一種極度奇怪的感覺。

    好似,她也成了個普通的女孩。

    但她明明是閻羅。

    她終究是尖叫著問出聲:“她是誰?”

    聲音帶著顫抖。

    夏極指了指天空。

    白閻羅悟了。

    她也默然了。

    然后問了句:“為什么?”

    天道衍出自己,自然不會是什么愛情的結晶。

    她問了三個字,而答案就是她誕生以及存在的意義。

    夏極招了招手。

    白閻羅不過來。

    夏極上前抱了抱她,輕聲道:“為了讓你成為武器,生于未來,死于過去的悖論。”

    白閻羅愣了愣:“這不可能,閻羅有十殿,就算紅閻羅,黑閻羅和我一樣,其他閻羅”

    夏極淡淡道:“你怎么知道其他閻羅不死?”

    “不是么?”

    夏極道:“我已經感知到了,我的本體已經徹底消化了兩個閻羅,一個魘。

    生命母河入侵產生了亂神,死亡母河入侵產生了怪異,而天道則模仿他們自己做出了對應的怪物兵器。

    這個兵器就是你。”

    他直接揭曉了真相。

    而白閻羅卻已不知如何說好,只覺心底一陣莫名的悲涼。

    直到夏極將她抱緊,“但你是我女兒。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兒。”

    在深紅光華里,神秘古樸的酆都佇立在夾層空間。

    夏極用精神觸手包裹住了自己,便是如同隱形了般,再無法被任何存在探查到。

    他已經很熟練這些操作了。

    而白閻羅則依然在靈斗云上,飄懸在半空。

    行走在酆都的街道,地面傳來重重的呼吸聲,磚瓦的縫隙忽大忽小,有一種奇異的蠕動感。

    他直接推開了某個門扉。

    屋內的女子正在熟睡,長腿蜷縮,因為早入通玄的緣故,皮膚呈現出晶瑩的白,但她懶懶地夾緊了被子。

    夏極看著屋內,清潔了不少,不再是衣服什么的亂扔亂丟了。

    靠著窗戶的一張長桌,正投下深紅的光芒。

    簡單的木碗清洗干凈放在這桌上,整整齊齊。

    夏極隨意坐在了桌旁的一張椅子上,把玩著桌上的茶盞。

    大約過了幾個時辰,寧夢真才清醒過來。

    她一睜眼就看到了坐在桌前的男孩。

    她脫口就問:“小弟弟,你怎么跑來我房間?”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配资平台来牛金所 股票融资网 浩源配资 股票软件鑫东财配资 股票融资软件ˉ杨方配资 华瑞配资 子基金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 今日黑马股票推荐 上证指数涨幅代表什么1990至2018上证走势图2019上证指数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