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寒门仙贵 蓝白阁

第四百二十九章 别打了

    随着炼体加深,他也慢慢发现,东州能够在大曌与羽明两国生存下来,并且还有所发展,只怕这炼体术有着极大的作用。

    薛鹏神色凝重,催动体内的血气,以骨甲将自己严严实实将身体包裹。

    下一刻,扎尔都朝着薛鹏冲了过去。

    到了薛鹏近前,他左掌藏在腰间,右掌以手刀直刺薛鹏面门。

    薛鹏眼神微凝,左掌向上挑,迎上了这一击。

    砰!

    一阵金石交击的声音迸发而出。

    扎尔都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他化掌为爪,翻手抓住了薛鹏的手腕。

    其掌中火焰竟然从薛鹏手腕处的骨架朝着薛鹏的体内渗入。

    薛鹏只觉手腕处一阵剧痛,只觉这?#36824;?#28779;焰从手腕处开始,沿着他的,一直往上窜?#23567;?br />
    一路焚烧他经络中的气血,火势越来越旺。

    薛鹏脸色大变,这第三境的练体术,怎会如此霸道?

    血力他是不?#20197;?#20351;用了,当即运转神力护住身体。

    神力一出,算是稍微抵住了这股火力。

    ?#36824;?#34203;鹏的行动也稍微一滞。

    扎尔都抓住机会,藏在腰际的一拳猛地挥出,击在薛鹏的胸口出。

    砰!

    薛鹏应声而飞,其拳头上的火焰直接导入他的心口。

    大意了。

    感觉到心口处焚心剧痛,薛鹏暗?#21040;?#33510;,谁能料到这火焰竟能透过皮肤皮肤筋骨。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迎这一击。

    ?#36824;?#27492;时后悔确实晚了。

    一旁,羽翎看到这一幕,瞳孔一缩。

    她自幼生长在东州,对练体术极为熟悉,可不像薛鹏什么都不懂。

    她深知这炼体第三境的恐怖。

    炼体第三境炼的是五脏,心肝脾肺肾。

    分别对应着五?#23567;?br />
    炼到大成,五脏孕育五行,彼此相生相克,初?#25509;?#20307;内完成一个能够循环的小世界。

    此时再行参悟图腾,便可于体内孕育一先天生灵。

    一旦孕育成功,便会踏入修士境。

    很显然,这扎尔都已经将五脏六腑锻炼得无限接近大成。

    其心产生的心火能离体,便是最好的证明。

    羽翎神色凝重,一个闪身,到了薛鹏身后,双手推着薛鹏的后背阻止了薛鹏趋势。

    与之同时,她体内?#20185;?#30340;血气剧烈翻滚。

    丝丝缕缕的?#20185;?#27700;汽,从她掌中侵入到薛鹏的体内。

    之前羽翎已经极其接近炼骨大成,可随着将那侯级的血丹吐下后,她一句跳过了炼骨大成。

    体内血气孕养五脏,生出五行之力。

    ?#36824;?#22905;的这一丝水汽却难以与扎尔都的火焰刀的火力相抗衡。

    羽翎?#19988;?#19997;水汽几乎瞬间被烈焰吞噬,她惊呼一声:“三弟。”

    此时薛鹏双目紧闭,脸色十分难看。

    扎尔都停下了脚步,没有追击。

    他看着薛鹏道:“不想起,就快快捏碎玉简吧。”

    扎尔都算是留了手,如果他全力施展第三层的力量,他会将这个大曌?#35828;?#34880;液一瞬间?#20960;傘?br />
    一旁的重人见方才还生龙活虎,怎么打都打不死的薛鹏忽然动不了了,不仅讥讽道:“小子,你倒是站起来啊。”

    “敢跟我们扎尔都大哥斗,就你,还早一百年呢。”

    “呵呵,别说?#19988;?#30334;年,就算?#19988;?#21315;年,他在扎尔都大哥的面前就?#19988;?#28393;泥?#20572;?#24819;怎么捏,就怎么捏。”众?#35828;饋?br />
    “好了,都别说了。”扎尔都阻止了众人,?#25239;?#20173;是注视着薛鹏。

    对于薛鹏,他心中也是有些一丝忌惮。

    这个大曌人在青云梯走得比他跟二虎还远,如果让他这般成长下去,谁知道他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他实在想不通,?#20405;?#22823;人为什么要让一个大曌人进去血神塔。

    只怕原本在?#20405;?#22823;?#35828;?#30524;中,这个血脉只有三寸的大曌人不会有什么作为。

    但眼下已经出乎了所有?#35828;?#24847;料,这个血脉只有三寸的小子,竟然炼骨炼到了大成,骨架的境界。

    就算是他,也要动用第三境的力量才能压制他。

    东州炼体术,只有第三境才能发挥出一些炼体的威力。

    而威力的大小,也完全取决于一个人肉体的强度。

    这个大曌人此时肉体强度已不弱于他,再给他几年的时间,等他进入第三境,只怕自己都不是对手。

    这个大曌人本身就有一身的术法,修为惊人,如果再炼体再有所成,道体双休,到时候他若对付东州,只怕?#20405;?#22823;人都奈何他不得。

    大曌人阴险狡诈,他绝不能任由他继续在血神塔中成长下去,成为东州的祸患。

    想到这,扎尔都的心中动了杀机。

    他双眸精光连闪,要不要在这里就杀了他。

    到时候就算?#20405;?#38382;责,能为东州除此大患,就算是自己死,也值了。

    想到这儿,扎尔都眼中凶光大盛,凛冽的杀机锁定的薛鹏,迈步朝着薛鹏走去。

    此时薛鹏正以灵识呼唤铁蛋:“别装死了,再装死,我都要被从里面烧熟了。”

    薛鹏的灵识刚动,铁蛋传来一个到灵念:“好饿。”

    “饿你倒是吃啊,我体内的火,你吃啊。”薛鹏焦急的催促着。

    铁蛋感应到了薛鹏体内的火,它散出一阵水汽。

    白色透明的水汽无视薛鹏的不皮骨血肉,侵入到他的体内,将薛鹏体内,扎尔都的那股火焰快速吸收着。

    此时扎尔都已经欺身上前,他那铜塔一般的身躯极具压迫?#23567;?br />
    羽翎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凝视着扎尔都。

    “放了我三弟,我任凭你处置。”羽翎道。

    但此时在扎尔都的心里,薛鹏的威胁已经远超羽翎,自然不可能因为羽翎一句话放过薛鹏。

    “既然你找死,我就先送你去死,再去收拾那个大曌人。”

    扎尔都双目一凝,扑向了羽翎。

    “羽翎姐,我来帮你。”鸿雁大喝一声,便要冲过来。

    “别过来,带三弟先走,他的目标是三弟。”此时羽翎敏锐的察觉,扎尔都看向薛鹏时,那股杀机比?#27492;?#26102;更为强烈。

    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她绝不能看着三弟死在扎尔都的手上。

    “可是!”鸿雁一阵迟疑。

    “没有什么可是的,还不快走,你们在这,只会影响我。”羽翎大喝一声道。

    此时的她已经再?#28982;?#22797;到原来那个无所畏惧的炼体强者。

    有薛鹏,鸿雁,大个能够认同她,她觉得就足够了。

    至于其他人,无所谓了,都无所谓了。

    “好,我走,?#30475;?#37117;是我走,我就是个拖后腿的。”鸿雁咬紧牙关,背起薛鹏,朝着?#26007;脚?#21435;。

    “哪里走!”扎尔都一声厉喝,冲向了薛鹏的方向。

    羽翎身影一闪,挡住了扎尔都。

    “找死!”扎尔都浑身充斥着戾气,燃着赤红火焰的手刀劈向羽翎的头顶。

    羽翎不敢以身体硬抗,双手浮现一柄赤红,表面附着着?#20185;?#32441;路的大剑。

    羽翎双手握紧大剑,深吸一口气,大剑上挑,迎上了扎尔都这一掌。

    ?#38738;輳?br />
    一声巨响,如山石炸裂。

    羽翎掌中大剑被击得飞了出去,整个人也被震得倒退十数步,眼中一片惊色。

    之前她看三弟与为用第三境力量的扎尔都交手势均力?#23567;?br />
    直到扎尔都用了第三境的力量,三弟以肉体硬抗,这才败北。

    她已初入第三境,本以为加上体内还有血煞的煞气,加上不直接接触,能够稍微抵挡一下,可一交手才发现,扎尔都的气力也是如此骇人。

    ?#36824;?#26356;令她心惊的是,她的三弟刚将骨炼到大成竟然就拥有与扎尔都匹敌的力量,这般成长下去,三弟未来的成就,或许还在?#20405;?#20043;上。

    三弟不能死。

    羽翎眼眸一凝,再度扑向了扎尔都,口中厉喝道:“只要有我在,你就不要想伤害我三弟。”羽翎全身的血气完全调动了起来,双眸充斥着紫芒,煞气逼人。

    “螳臂当车。”扎尔都掌中凝聚一把骨刀。

    骨刀上缭绕着赤红的火焰,朝着羽翎劈下。

    风声阵阵,如猛兽嘶吼,烈焰滔滔,要吞噬生机。

    ?#38738;?

    又一声巨响。

    古剑与骨刀交击在一起。

    古剑顿时?#36824;?#20992;切开了一个豁口,赤红的火焰顺着古剑扑向了羽翎。

    羽翎瞳孔一缩,放开了古剑,身形极速后退。

    扎尔都此时又一刀劈下,距离羽翎的面门只有三寸。

    羽翎眼中浮现一抹凄凉色,这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

    这一刻,四周变得十分安静,她听不到半点声音。

    时间的流速?#36335;?#21464;得无?#28982;?#24930;,那古刀正在一点点逼近,一个个念头飞速闪过。

    我要死了么?

    这就是死的感觉么?

    眼看着羽翎就要葬身在这骨刀下,一道流光骤然射出,击中了骨刀。

    “血煞是我的,谁也不能动。”一个娇嫩的声音忽然自天空传来。

    众人刚欲抬头,却有一整狂风席卷而来,吹起满天黄沙,众人睁不开双目。

    片刻,风?#32929;?#23450;,两道人影与一只大鸟落在众人面前。

    “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救这血煞?”扎尔都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脸色难看到。

    年纪较小的女孩嘴?#19988;?#32728;,缓缓道:“我道是谁啊,这不是那个血脉不足三丈的扎尔都么。”

    “啧啧啧,这么多年还在第三境,还自称什么动州的勇士,也不害臊。”少女笑道。

    扎尔都被说得脸色一阵难看,怒道:“你不是第三层。”

    “呵呵,没错,你小姐姐我确实也是第三境巅峰,可?#20063;?#22810;大,你又多大了,你都二十多了吧,可?#20063;?#21313;六,你也好意?#20960;?#25105;比。”

    ?#26263;?#25105;二十,哦不,等我十七岁的时候,我就是修士了,到时候你还是第三层,你羞不羞?”少女调笑道。

    扎尔都脸色铁青,不再跟少女斗嘴,而是看向一旁的那个女子道:“铁琴小姐,你们的?#38712;?#26159;消灭血煞,为何阻?#28216;遙俊?br />
    女子并没有理会扎尔都,而是与少女道:“你这个惹祸精,快点解决这个血煞,我们也该去第三层了。”

    扎尔都见自己被无视,心底一阵暗怒,?#36824;?#20182;也不敢多说什么。

    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这两个女人都远在他之上。

    “好了,人家知道了嘛,闷了这么久,人家都无聊死了,这次说什么人家都要好?#29467;?#29609;。”少女与那女子撒娇道。

    “你啊你,真是拿你没办法,?#36824;?#36825;血煞被煞气?#21482;?#36824;能保持清醒,你可要小心点。?#36856;?#23376;叮嘱道。

    “嗯呢,嗯呢,阿姐你可真是啰嗦。”

    少女说完走向了羽翎,一双眼睛打量着羽翎,微微点头道:“你这只血煞,看起来比较耐揍的样子,可不要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啊。”

    听着少女的话,羽翎心地泛起一阵寒意。

    此时此刻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血灵对他们这些炼体修者恨之入骨。

    为什么血灵见到这些人一定要屠灭。

    在她没有被煞气侵入体内时,他也同这些人一般,视血灵、血煞为恶魔,见之必除之后快。

    即便在遇到尔雅时,她这?#20013;?#20063;?#28216;?#21464;过。

    ?#19997;?#26159;发生到自己身上,当她感受到那充满憎恶、惊惧的?#25239;猓?#28145;切感受到被歧视,被隔离感,她就像?#19988;恢还?#34903;老鼠,人人喊打。

    而她原本帮助的,爱着的人非但没有帮她,还在加入道这群人中,帮着他们来欺辱打杀自己。

    自己不就是沾染了一些的煞气,为什么他们便如此容不下自己?

    他们说血灵、血煞是魔的信?#21073;?#21487;此时在她看来,这些以正义?#22312;?#30340;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此刻,羽翎方才明白,之前的自己是多?#20174;?#26151;与无知。

    羽翎看着在场的所有人,看着这些的被仇恨与怒火充斥了心灵,被人云亦云的观念?#26432;?#20102;双眼,她忽然觉得,这些人是如?#35828;挠?#26151;与无知。

    羽翎用一种充斥着同情的?#25239;?#30475;着众人,其中便包括那少女。

    被羽翎这种?#25239;?#19968;看,少女不知为何,心里极其不舒服,嗔道:“喂,你这个血煞,你这是什么眼神?”

    羽翎一句话也没说,跟这些人,她已无话可说。

    她的余光一直盯着扎尔都。

    此时扎尔都见有人收拾血煞,他转而将?#25239;?#25237;向了薛鹏的背?#21834;?br />
    他也不言语,纵身飞向薛鹏。

    羽翎瞳孔一缩,身影连闪,冲向了扎尔都。

    “你个小血煞,哪里走。”少女身影闪动,扑向了羽翎。

    少女掌中一柄分红色的古剑,一剑挥动,一连舞出六六三十六道剑?#30333;?#25104;的剑网,覆向羽翎。

    羽翎也不与她纠缠,跳开剑网覆盖的范围,朝着扎尔都扑了过去。

    “该死的血煞,有种你别跑,跟我好好打一场。”少女提着土黄色的骨剑朝着羽翎追了过去。

    还是少女的速度要快一些,转眼就追上羽翎,掌中骨剑,挥动,顿时挥出七七四十九道剑影,将羽翎的前后左右尽皆覆盖。

    羽翎眉头皱起老高,感受着头顶那恐怖的威力土黄色色剑影,她脸色一片凝重。

    便在此时,她的心?#32043;?#36215;一个声音,一熟悉的声音。

    “想要我的力量么?”

    “想要我的力量,?#22836;?#24320;你的心灵。”

    羽翎双手持着古剑,血气一震,整个人身影猛的窜入到沙地中,人影消失在原地。

    半空中,四十九道剑影合二为一,刺中了羽翎消失的地方。

    砰!

    一声巨响,黄沙飞扬,却哪见羽翎身?#21834;?br />
    “啧啧啧,又?#19988;?#20010;狡猾的?#19968;錚还?#20320;跑不掉的。”少女双掌浮现一阵土黄色的光芒,随后双手摁在了沙地上。

    感知力放开,她很快就感受到了羽翎的方位。

    下一刻,少女双眸猛地睁开,掌中骨剑朝着羽翎的方位射去。

    黄沙中,羽翎心神一凛,只觉?#36824;?#24378;横的力量朝着她袭来。

    羽翎身影猛的跳出黄沙,?#19988;?#36947;骨剑擦着她的身体射入黄沙之?#23567;?br />
    “好险!”

    羽翎额头复现一丝冷汗,若是她?#20174;?#24930;上一点,只怕已经被那土黄色骨剑给刺穿了。

    看着土黄色古剑上的包裹的土黄色光华,她心里清楚,那黄色的光便是脾脏孕育的土行之力。

    只要被击中,她的身体只怕瞬间就被土质化,身体动弹不得。

    羽翎身?#38712;?#24230;向后跳去,这时她的脑海又想起那个声音:“想要力量么,放开你的心灵,你就能拥有我的力量。”

    “桀桀,只要你得到我的力量,杀这些人如屠鸡宰狗。”

    那声音仿若响在天边,又仿若响在耳畔,飘忽不定,充满了诱惑。

    “逆阴阳、镇魂铃,镇魂守灵护灵台,十方幻境皆不见,神魂永驻万古存……。”羽翎没有回答那个声音,而是念出了镇魂咒。

    镇魂咒一念,羽翎只觉脑海一片清明,神魂凝练,与之同时,她体内的世界中散出了一道青光。

    青光普照着她的体内世界,在她体内的山川大河之中,忽然腾起了道道紫烟。

    这些?#20185;?#28895;迅速凝聚成一道虚幻的?#20185;?#38754;孔,这面孔狰狞而恐怖,妖异而邪恶,发出凄厉的嘶吼声:“这是什么,怎?#20174;?#20986;现了,为什么如?#19997;?#21046;我的力量?”

    “逆阴阳、镇魂铃,镇魂守灵护灵台,十方幻境皆不见,神魂永驻万古存……。”羽翎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半空中那道?#20185;?#38754;孔一阵狰狞。

    “别念了,别念了。”那狰狞面孔凄厉地嘶吼着。

    羽翎却没有停下,直到那?#20185;?#38754;孔变得极其虚幻。

    她记得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诱导她,让她放弃了抵抗,被煞气侵入体内险些成为血煞的。

    而她之所?#38405;?#22815;恢复清醒,便?#19988;?#20026;她脑海曾经响起过那不知名的咒语。

    她本想一举将之抹杀,可她念头一动,此时倒是可以借这东西的一用。

    想到这,羽翎一边念不知名咒语,灵识传念?#23454;潰骸?#20320;到底是什么?”

    “我是煞魂,别再念了,别念了,再念我就要魂飞魄散了,我只给你我的力量,?#20063;?#20877;侵蚀你的灵魂,我永不再侵蚀你的灵魂。”

    ……。

    “你这个血煞,你跑不掉的。”少女土黄色的骨剑再度朝着羽翎斩了过去。

    这一次,羽翎没有没有选择躲避。

    她深吸一口气,周身紫光大盛,掌中骨剑几乎完全变成了?#20185;?br />
    少女见状,眼?#19988;?#25361;:“有意思,有意思,?#28216;?#19968;剑。”

    声音落下,少女一挥,骨剑化作四十九道残影从四面八方以及地面朝着羽翎刺去。

    少女嘴?#19988;?#25361;:“我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羽翎微微眯起眼眸,双手持着?#20185;?#39592;剑朝着少女刺去。

    少女见状微微一?#21486;?#26368;后嘴角泛起讥讽笑意。

    满天的剑影归为一道,迎上了羽翎这一剑。

    轰!

    一声沉闷的声响传来。

    两股强大的力量对撞到了一起。

    羽翎掌中古剑被土气侵袭,整个古剑的表面浮现一层淡淡的土黄色。

    这道黄色朝着羽翎的身体?#30001;?#36807;去。

    这一次,羽翎没有丢下骨剑,因为她骨剑中紫气也正快速朝着少女希去。

    “有意思。”少女嘴?#19988;?#32728;:“我就看看你区区血煞,能有?#25991;?#32784;。”

    少女?#25239;?#20013;尽是鄙夷色,不退反进,加大了土气的输出。

    土气侵入到了羽翎的手腕,羽翎只觉自己手腕一沉,手腕处的经络完全被这股土气封闭,朝着自己的身体?#30001;臁?br />
    此时羽翎见紫气也侵入到了少女的体内,一甩胳膊,血气一震,将长剑衰落。

    “哪里走。”少女见状一声冷?#21462;?br />
    然就在此时,少女眼前的景象却?#19988;?#21464;。

    便见一个小女孩看去只有四五岁,此刻正被脱光了裤子,吊在树杈上抽着。

    ?#20061;九荊?br />
    一根柳条抽在小女孩的屁股上。

    “让你不好好修炼。”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如果薛鹏看到这一幕,他就能认出,这男子正是铁木合。

    少女看到这一幕也?#19988;匯叮?#30524;前这一幕,那个可恶的老头子,还有可怜的自己。

    “呜呜呜,死老头,臭老头别打了,我修炼,我修炼,别打了。”小女孩大哭着。

    小女孩身旁还跪着一个女子,也在求情:“阿父,是我这个做姐姐的疏于管教,您别打妹妹了,日后我一定督促妹妹好好修炼。”

    铁木?#20384;?#21756;一声:“你们虽然不是男孩,但我铁木合的子嗣,即便是女儿,那也要成为强者,今天我非让这个?#24052;?#30340;臭丫头长长?#20999;浴!?/dd>
双色球2017080开奖直播
广州小学生曲棍球比赛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360 打龙虎最好的公式 辽宁十一开奖走势图 宝贝计划彩票预测软件 369电玩app官网下载 闲杂时间赚钱的行业 快三预测计划软件免费 安徽快3中奖规则 现在猫咪网站是哪个了